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凶行显踪(上)

  黑暗无尽,寒冷刺骨。天地间一切尽化虚蒙,所剩的只有一点寒意。

水温渐冷,意识便也随之模糊。心中的念头是那般的混乱,只想睡,只想睡。

小萌蜷缩身形,尽量让自己暖和一些。不想缩得过了,鼻尖侵入水中。一股冰冷水流急冲脑中,化作火辣辣的刺痛。一个激灵,涕泪齐流的大声咳呕恸哭起来。

梁三壮在房中不停来回走动,没来由的只觉心中一阵烦乱。几次三番但觉一股无名火直冲心霄。

刘永红呆呆看着丈夫,周身不住颤抖。只觉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悸动,只觉周身一片寒冷。

俨然梁三壮猛然抓起地上的一只木凳,挥手扔出将桌上的杯子打了个粉碎。

刘永红吓得周身冰凉,不敢言语一声。——梁三壮本是一老实巴交的农民,对于刘永红更是疼爱有加。从来也不曾在刘永红面前有过一丝过激的行为。

不想今天梁三壮竟是如此失态。

刘永红却也是惊魂骇魄。直觉的似有不幸事情将要发生。

方晨伍趴在地上侧耳倾听,一双铁眉皱成一团。杨迪等人站在一旁看得是满头问号。

猛然间,方晨伍站起身形,对着杨迪等一众人大手一挥:“走!”说罢抬腿便行。

一众刑警也是一言不发跟身就走。一边厢,只留下杨迪陈金泰二人愣愣发呆。

老陈看看杨迪,不禁闷闷发问:“小杨。你说他……他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声不发就走啊?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了吗?怎么也不跟咱们说说?要不……”

老陈正自闷闷自语,便见杨迪拔腿迈步向外就跑。“哎哎……小杨……”陈金泰叫嚷几声,也是赶忙跟上。

方晨伍大步疾行,蓝色大衣化作一阵疾风扫过地面,在苍茫雨雾中留下一条白色水线。

身后一众刑警列成一排人墙,任由漫天飞雨打落在身。化作一面移动的滩坝一般,在方晨伍后方缓缓推进跟随。

人墙后方,远远的两条人影疾奔追赶。——正是杨迪陈金泰二人在苦苦跟随而来。

俨然间,方晨伍身形一震,“嗯?——”转头向着一旁远远眺望。

身后刑警动作整齐划一,见方晨伍停下,当下齐齐站定,犹自化作一排,不见一丝混乱。

杨迪终是年轻,跑动比起陈金泰快速得多。不过片刻功夫,已经奔行到方晨伍身后。

但见方晨伍侧头眺望,面上一丝犹疑神色。杨迪不禁发问:“方队,您这是……?”

方晨伍闻声惊觉,挥了挥手,对着杨迪微微一笑说道:“没事,我刚才好像看到有人从那边的丛林中穿行。”

杨迪一惊:“方队,那我去看看……”“不必了!”方晨伍伸手止住杨迪:“我也没看清楚,也许是野兽也说不定。还是找人要紧。”

说罢回身招手,一群人急忙跟上,片刻间走得无踪。只剩下呼呼带喘的陈金泰方才缓缓跑来。

“等……等等我……你们……唉……这群人……怎么跑得……跑得这么快……你们等等我!”老陈不禁愤愤,远望一群远去身影,泪牛满面。

“你确定要这样走?”仙儿眨着一双秀目,看着身后的罗半仙发问。

“根据老夫的推算,当是如此。却不知仙儿姑娘某非有什么见解不成?”罗半仙手缕胡须,满面春风,一双眼闪着异样光芒笑眯眯的盯着仙儿说道。

仙儿眨着眼,俏皮的歪头看着罗半仙。想了一想,终是点了点头道:“那就是吧,跟着你走就是。”

“姑娘请走先,”罗半仙摊手倾身,向仙儿做了一个绅士礼节:“老夫身后跟随便是。”

“不敢,还是请老先生先走啊。”仙儿微微一笑,也是一个礼节,请罗半仙先行。

“不敢,姑娘先请。”罗半仙继续谦让。“不敢,还是老先生先走啊!”仙儿眨着眼一副可爱模样。

“还是该请姑娘先走才是。”罗半仙笑的满面含春。

“哎呀,告诉你我不敢走嘛!你怎么老让我先走啊!”仙儿跺脚微嗔,却是一副可爱模样。

“呃……”罗半仙霎时间一脸愧色,嗫嗫说不上话来。只得一低头,埋头走进那莽苍深林之中。

仙儿跟在罗半仙身后蹦蹦跳跳的跟随,满脸的欢乐,一双妙手还对着罗半仙背后隔空一阵戳戳点点。

不多时,二人便消失在那无尽的深林之内。

小萌哭罢多时,累了,也困了。只觉脑内一片空白,脑袋一歪,便沉沉睡去。

周身的水温已经一片冰冷。那身上的寒冷,却逐渐消去,渐渐的,竟隐隐有一丝丝暖意升起。

那暖意渐渐扩张,如同置身母亲的怀抱。小萌露出一脸笑意,伸展了身体,靠在墙壁之上美美沉睡。只觉这一睡便不愿再醒来。

第十七章 凶行显踪(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