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吾有妙手安天下?(上)

  杨迪低头默默不语,手握扶杆在出神。陈金泰很急,不时地在车上来回转悠。——他们现在正在开往县城的货车上。他们要去县城请医生。——现在的小站简直成了伤兵营了——全是病号。当然,除去陈金泰和杨迪两人之外。

小萌被吓得有些失魂,虽然已经恢复不少。但是,时不时还会在梦中尖叫哭号。

老梁虽然能下地行走了,然而大概是因为受到刺激,这两日来似乎经常性的发病。经常会突然捂着胸口痛苦的坐倒,甚至直接蜷缩倒地。

刘永红貌似落下了病根,一只手不断地抖动。虽然有时轻有时重,但是终究还是无法完全回复。

梁老人本就身体极差,几乎不能站立。这次受到惊吓,几乎痴傻了。一天到尾的抱着个扫把呆呆坐着,如同一尊泥胎一般不动不语。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仙儿。——这是杨迪给那美女起的名字。她的失忆症还是始终没有半点好转。——这也是老陈要去城里的原因。——货站的保健医明确的表示,自己根本治不了这个病。

其实,杨迪原本是想要自己进城来的。——只是陈金泰并不同意。——自从上次二人发生了点小摩擦后,两人的关系似乎有些隔阂了。——倒不是两人记仇。

杨迪始终想要恢复两人间的隔阂。但是老陈对他却有些抗拒。——他始终感觉杨迪有些神神秘秘。

虽然始终很想要相信杨迪,但是他却觉得杨迪始终对他隐瞒了些什么。

然而每当他想要探寻一下杨迪的心思时候,原本对他十分热情的杨迪便开始变扭的躲闪起来。——这让老陈真心的不敢太过相信杨迪了。

所以老陈越发的躲避着杨迪。而杨迪也开始躲避着老陈。这样一来两人间的关系更加远了。——人们往往就是这样,一旦两人间有所猜疑,那感情必然是越来越差的。

是以这一次进城老陈并不敢让杨迪一个人独自行动,一定要跟他一起进城。这让杨迪十分郁闷,他感到周围人对自己的不信任。——他想要解释,却没有人相信。这样使他愤怒。——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苦衷,为什么他们就不能相信自己?——这样的愤怒甚至让他有一种要拔枪扫射的冲动。

当然,他不会这么做。他也知道自己这样下去不行,会坏事。自己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必须要忍耐。

所以他全力握拳,把自己的愤怒全部发泄在扶杆上。

县城,熙熙攘攘的人群穿梭不断,二三层小楼林立次比。

杨迪拉着陈金泰在人流中缓慢穿行。——陈金泰不断四下观望,颇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倒不是老陈见识少,实在是他太多年没有看见过这么多的真人了。

杨迪则是急切不已。——刚刚从大城市来到这边的他并不比陈金泰,自然对这种繁闹杂乱的小城当做一回事。——论繁华这里可比X市差远了。

所以他只想快一点找到医生回小站。——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办。——为仙儿如果恢复记忆后某些可能遇到的麻烦做好准备,以及为了完成自己的目标也要做一些提前的预设。毕竟这件事很危险,很有可能会出现问题。

县城医院是小小县城中最好的建筑之一,尽管看上去略显灰败老旧,但毕竟是一间高达五层的高大建筑。

灰白的主楼尽显严肃刚毅的风格,院落中的一二层平房楼也显得严谨整齐。无处不显露出一种前苏联式的压抑而顽强建筑风格。——这的确是当年苏联专家设计的建筑,很有些历史了。

白振航的面容如同这座老楼一样的沉稳严谨。阴沉沉的看着对面的杨迪凝眉蹙思。——他是这家医院的副院长兼第一的学术专家,拥有本院最强的医术实力。

并且精通多科,是个全才。医院里一切专业事项都由他来处理。可谓是春风得意,混得很开。而他也很是享受这种生活。

但是现在,他很是费神。——眼前的这名警察的要求实在是太过难办。首先,治疗失忆这种病症绝对不是很简单的事情。要知道失忆的成因就有很多种,所需要的治疗方式各个不一。

而县医院的水平本就不够,缺乏专门针对这种病症的脑科和神经科的专家,只有自己还能顶一顶。不过自己也不专业,怕是很难医治得了。而且他还让自己找人跟随他去什么叫“泰迪小镇”小站去行医。这可太难为自己了。

不说院里人手紧张,本就抽不出人。自己更是根本走不开。别人去耽误工作不说,也管不了用处啊。

便是去了,就他们说的那条件,也根本没法诊断,缺乏设备啊。

老陈很费解,他倒是同意要把仙儿她们送来就诊。但是杨迪却始终拦着。

虽然他有心反对,奈何杨迪说的也有道理。——小站的交通不便,不能将所有人都带到城里来。虽然老陈认为可以先把仙儿带来。

但是杨迪却认为现在仙儿的情况并不适合贸然的更换环境,万一一个不小心走失了恐怕会出麻烦。——这话真的吓住了老陈,仙儿在前天夜间便自己孤身一人走出小站险些迷路深林,险些再次坠崖。

幸好当时杨迪在巡夜途中发现不对,暗中跟随。这才在关键时刻救了仙儿一命。

后来仙儿说自己当时只觉得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在召唤她一般,就走到那山崖上了。吓得众人只道她中邪了。

所以现在老陈还真不敢让仙儿自己出来。

第九章 吾有妙手安天下?(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