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雪崩,遇难

  飞雪山还是依旧寒冷,但有一块雪地上有一颗炙热的心。

慕灵紧紧地抱着小白,视乎只要一松手小白就会和着白皑皑的雪相溶在一起。

一阵寒风吹起,让人不禁寒颤。然而这阵风又是刮醒了黑衣人,现在不是站在这里而是要杀了眼前的女人,一步步的走向她,但她依旧沉浸在悲伤中根本没有发现黑衣人的靠近。

剑光一闪,但还没来得及落下,突然,山摇地动,狂风四起,雪像是赶集一样滚滚而来。不一会儿,原本有些颜色点缀的雪山又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但雪还是在滚,山还在颤动,风也依旧的刮...

“这是哪里...”无尽的黑暗,仿佛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存在过。慕灵不停跑着,却总是找不到出口。

突然,出现一道光点,慢慢地慢慢地扩开,形成了一个光环。慕灵毫无犹豫的跑了进去,光环又成了一个小小的光点。

“灵儿”亚麻色的中短发,在月光下微微发亮,清风越过,带着亚麻色的发丝飘起,精致的五官,犹如天宫的雕刻,尤其是那双清澈明亮的双眸,充满了溺爱,白色黑边的西服更是衬着他修长完美的身材。

“哥哥”慕灵跑上前想抱住他,但他穿过了自己的身体走到另一头去了,慕灵现在才发现自己是透明的。

“哥哥”那一头是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女孩,不...那就是她。是的,她记得这是她十七岁的那天,那晚父亲请了商业界所有的知名人士,但可惜的是她一个都不想认识。整个生日晚会的布置可以说是富丽堂皇,但她却是高兴不起来,终于乘着空隙她偷偷地溜到了唯一一个摄像头监控不到的花园角落里。她大口的呼吸新鲜的空气,好像刚得到释放一样。

“灵儿,生日快乐”穆珩摊开手掌,一颗雪白的珍珠呈现在她眼前。

“哇,好美啊”月光把余辉散在珍珠上,让它披上了一件轻纱,那若隐若现的美让周围的事物都暗淡下来。

“这是我昨天潜水时淘到的”

“谢谢,哥哥,这是我收到最好的礼物”说着便跑住了他。

“傻瓜,我是你哥哥”两人在月光紧紧地相拥在一起。

“哥哥...”站在旁边看着的慕灵泪已经溢出了她的眼眶。

突然画面又换了,是她和哥哥接受特训的画面...然后又是她的出逃...她在马场的奔驰...最后是她带着哥哥最喜欢的白莲花到坟墓区...一切的一切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画面又突然黑了,接着出现的是她和上官柔在地府地情景...然后是她与墨寒相处的点点滴滴...最后一幕是她原来不曾经历的,在他们藏身的洞外,出现了几把攀岩锁,几个黑衣人爬了上来,向洞里走去...又是一样画面又黑了,而这一次再也没有任何的情景出现了。

“墨寒...”看到最后那一幕,慕灵大叫了一声,突然看开了眼。

映入眼中的是四周凹凸不平的黄土墙,和床前陈旧的一套桌凳,上面摆着一个茶壶和缺了一角的碗。

“刚才...那是梦吗?”可是感觉是如此的真实,还有那最后一幕,他千万不能出事。

“你醒了”门外走进一个女人,上着灰色带补丁的上衣,下穿快洗白了的蓝色长裤。发丝用一根木簪简单的挽起,容貌也只能用清秀来形容。

“你是谁?这里又是哪里?”慕灵疑惑的打量着那女人。

“姑娘先喝口水吧”边说边拿起桌上的茶壶往碗里倒水。

被她这么一说,慕灵真的感觉嘴巴干干的,伸手接过那碗水仰头全喝光了。

“谢谢...你的手好美”不经意间慕灵突然瞥见了那女人的手,修长的五指白嫩得没有一点皱纹,看她的身着和屋里的摆设显然是一般的穷苦人家,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手。

“是因为这里的山上有种香草,用它来泡手就能保持这样”没有半点的慌忙,只是淡淡微笑。

“是吗,竟然有如此的草,可以给我看看吗”慕灵小心的试探着。

“已经用完了,等姑娘好了,我带你一起去采”

“在哪里啊”

“就是姑娘晕倒的飞雪山啊”

“是雪崩”对,没错,他们遇上的是雪崩,那小白去哪了“你又没看见我身边有只白雕”

“没有啊,我本来是想去山上拾些材,但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后来就发现你躺在雪地里,一半身体都被雪埋住了。我花了好大的劲才把你从雪了挖出来。”

“哦,谢谢你了”

“姑娘你以后就叫我玉娘好了,你现在身子弱,得多休息啊”

“玉娘,你也别姑娘姑娘的叫,叫我灵儿好了”

“好,那灵儿你先休息,我先出去了”笑脸相对,转身离去了。

“姑娘”玉娘刚走又进来一个相貌平庸身着褴褛的男人。男人眼神空洞,一只手木棍,另一只手挥舞在半空中。很明显他根本看不见。

“我是玉娘的丈夫,阿诚”

“哦,你好,玉娘刚走”

“不,她不是,玉娘也许经...”

“相公,你怎么在这里,灵儿现在需要休息,我们不要再打扰她了”玉娘不知又怎么回来了,然后扶住阿诚离开了。

慕灵摇了摇头,真是奇怪的夫妻两。不过她没有时间去管这些了,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回去找到墨寒。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摸了摸胸口,呼~~好险,火莲还在。

雪崩,遇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