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028章 夜空行天灯

  “不知一日?”,仕祥犹豫半解,他铭记离营后父王吩咐的三日时限,若明日申时他们才能拿到城门钥匙,怕是,小心翼翼斜睨到顾儿也有些不情不愿,顿时冒出“不求于人”的想法,可,他们已向剑先生坦言。

经一番深思熟虑,仕祥终是决定答应剑子李“一日”要求,应允点点头,不免还是抵不住疑惑问,“莫非剑先生是希望我和顾儿明日随你展剑艺游玩?”

“非也。”

简单回了两字,剑子李负手走出屋子,仕祥只好牵了顾儿跟上,三人互吐宽言慰语,步子时缓时快,身影渐渐远离了塌院。

攀谈中,仕祥得知剑子李在城外所说送长棍剑去都督府,实则仅是口急恐骗官兵的荒唐理由,他此次会来翼城的目的很了然,行走江湖多年,早已耳闻翼城奇在石雕,他岂会放过来亲眼目睹方泽,却也让他感受到城内百姓疾苦,唉!琅朝盛世已去,更何况,如今被沙场上运筹帷幄料事如神的安乂王打定了主意,再苦作挣扎也是枉然。

天色临幕,仕祥和顾儿随剑子李游荡在街道上,两人依了剑子李劝言,换下了一身乞丐装扮,脸上虽是一并洗净,近了看,显然眼下滑到唇瓣骇见一条长长印胎的血疤。

顾儿总是低眸瞅自己脸上突然多出的东西,嘟起小嘴使劲一吹,便将血疤吹掀了起,仕祥见了,忙以身遮住街道边投过来的异样视线,宠爱笑笑帮贴了紧。

三人踩着夜深,穿巷避开过翼城西北街两个官道口,一途剑子李脸肃如谨,无只言片语,仕祥和顾儿默默跟着,心里莫名逐渐云开明镜。

总算步停在一家客栈前,仕祥问出心里所想,“剑先生是如何得知西北街有两条官道口?您带我们走了那么多条街,先生是否在暗示我们,危急关头,一定要避开这些守卫森严的官道?”

“明白就好”,剑子李正色笑了笑,突然走到顾儿身前,不知中了哪门子邪,拎了顾儿抱在怀里,此举让仕祥见了不觉愣了愣神,刚刚他仿佛是看到父王那般宠爱的抱顾儿在怀。

“走,进去,今晚你们放宽心好好歇息,明个儿的一日都是我的”,不理会仕祥的诧异,剑子李抱了顾儿踏进客栈。

黑夜中传来一阵马蹄踏响,她扬眼张望,微弱的灯光下,赤棕放缓的马步愈见清晰,勒马走近,端坐马上的男人勾起俊美的嘴角,身披的赤凰裘如往威慑凛然,一双厉眸看向马下的小身子瞬时变得柔和,俊颜上笑了笑,宠溺唤了一声“顾儿”。

“哥哥”,床榻上紧接着一声呢喃,小身子翻转了身,顾儿难过的小脸上蹙了眉,她看见坐在马身上的男人戾转了马头,又决然扬鞭离她而去。

“哥哥别走”,顾儿急喊忙伸胳膊想抓,眼看身影消失在黑夜里,展开手空空如也。

房间内亮了灯光,仕祥拿了蜡烛走到床榻前,见顾儿小脸上难过蹙眉,泪水还糊满了眼,将蜡烛放了一边,心疼的轻拭眼泪,察视到落在床榻上的纸笺,捡起翻开,盯着四字思虑了片刻,紧紧捏在手里,心里暗誓一定将顾儿平安无事的送到安乂王面前相聚。

晨起三人略略吃了早饭,剑子李照旧如昨晚带仕祥和顾儿游逛街道,见识了东南街萧条冷清,助了一些百姓饭饱衣囊,三人才回到初次去的塌院。

未时,剑子李嘱咐仕祥和顾儿不妨再看看锦囊,下步该如何打算,自己则说去配城门钥匙,暂且离开了塌院。

顾儿迫不及待的催促仕祥再看安乂王下一封纸笺写的是什么?

取了锦囊,纸笺上赫然再次出现“夜空行天灯”五字,顾儿自然是想不明白是何意,她怎会想到那三个月里做的天灯现今派上用处。三个月练做天灯,勤练武功都是为了此次进城,确切说,一切谋划都掌握在安乂王手中。

第028章 夜空行天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