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心中的期限

  现在辰时方过,银穆的寝宫外传来笃笃的叩门声,不用猜也知道是喧竹来叫他去找青魅商议夺回王城的事,可是银穆现在真的很累,他挣扎着起来要去给喧竹开门,可是他挣扎了好久都没有起来,喧竹看叩门很久还未见有人开门,以为王出了什么事,就急急的撞门而入,进去后看见银穆脸色惨白痛苦的在床上挣扎着,便急急的跑向塌前扶起银穆,急切的询问道:王,除了什么事?你的脸色这么这般惨白?银穆无力的摇着头说道,我没事,看来今天我是去不了,魅儿那里了,就由你去告诉魅儿,我改日在去找她商议吧。王,你到底怎么了,昨天还好好的那,才一夜未见怎会变成这般模样?没事,我可能是偶感风寒吧。不可能,王,我们是妖,就算是偶感风寒也段不会像你这般啊?你现在的模样倒是像失了元气。唉,还是被你看出来了,是,我不似乎偶感风寒,我是失了元气,还记得你昨天说过的话吗?我就是为了给魅儿炼制克制她身上怨气的法宝才会如此。但是你不可告诉魅儿,我不想她担心我。王,你对魅姐姐这般好,可是你不让魅姐姐知道,她又怎会爱上你啊。我对她好,因为我爱她,我不需要她知道,更不需要她感激我而对我好,好了你先出去吧,告诉所有人,没我的吩咐谁都不可以进来打扰我。是,王,那你好好休息喧竹先行告退,银穆无力的摆手说,去吧!

喧竹来到青魅的房前,青魅的房门大开,她知道青魅一定是在等她和王,喧竹走了进去,青魅看见喧竹一人前来,便上前问道:喧竹妹妹,银穆怎么没有和你同来?魅姐姐,王,今天来不了了。为什么?他怎么了吗?王,他生病了,王说等过些时日他好了便会前来与你商议。他是故意躲着我吧?好啊,他不来我去,我到要看看他得了什么病?魅姐姐,王说了等他好了自会前来,魅姐姐还是不要去的好。喧竹知道她这样装作神色坦然,在加以阻拦,魅姐姐一定会去,哪怕王怪她,她也不忍心看王为了魅姐姐做那么多事,魅姐姐却毫不知情,她想要魅姐姐知道,王是多么的关心在乎她,为了她王连自己的身体生命都不在乎。她要再加一把火让魅姐姐现在就去找王。哎呀魅姐姐,王真的说了不允许任何人去打扰他,王真的生病了那,王还说了,一定不能让你去,魅姐姐还是不要去了,不要为难我的好。喧竹,银穆真的说不让我去,还是特意吩咐不让我去?是啊,魅姐姐,我还会骗你吗?那我还非去不可了,我也好看看他得的什么病,大敌当前他还这般与我计较。说完青魅就拂袖而去,直奔银穆的寝宫,门口一个侍卫也没有,房内静悄悄的,其实门口的侍卫早就让喧竹调走了。青魅径自推门而入,看到床上有人,以为银穆是故意和她赌气,不愿见她,刚想说,银穆,大敌当前,你怎会这般小家子气,可是没等她说出口,便听见床上传来虚弱的声音,谁?我不是说过不见任何人吗?是谁未经我的允许就闯进来的?这是银幕哥哥的声音,怎么会这样的虚弱,原来银穆真的生病了,青魅此时责怪的话都没有了,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银穆,她看到银穆的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是什么病会病的这般厉害。银穆见来人也着实大胆没有识趣的离开反而大胆的坐在他的床边,要不是他现在身子虚弱没有力气早就杀了这个人了,他的床岂是他人可以坐得的。什么人,我的床其实尔等可以坐得的、还不快滚,那个滚字还没有说出口,银穆转过身来看见的竟然是魅儿,魅儿怎么会是你、你怎么来了?银穆想要坐起来,可是真的没有力气,青魅看到银穆想要起身,就扶着银穆做了起来,给他弄了个枕头靠在床背上,银幕哥哥,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我还一位你是在和我赌气不想见我才说你生病了,原来你是真的生病了,狐医来看过了么?说了什么病吗?没事的魅儿,看看你又哭了,我就是身体不太舒服,休息几天就好了,魅儿乖,银幕哥哥有礼物送给你,说着银穆就把昨晚炼制好的九珠青莲拿了出来,魅儿把手伸出来,银幕哥哥给你戴上,嗯,青魅乖乖的把收伸给了银穆,看着银穆给自己戴上,不过凭着植物天生的感受力,她感觉到了,这里面的真气很强大,而且这股真气她很熟悉,是银穆的,还有这个珠子上的淡红色和银穆精血的血液的颜色完全相同,她戴上了之后,她感觉到了,心中很是澄净,还有被一颗充满爱的心包裹住的感觉,这感觉就是这个东西是在心里长的而后被取出来的一样,在看看银穆,脸色惨白明显是失了真气所致,一瞬间她就明白了,银穆哥哥你很傻你知不知道?为什么用你的真元你的精血,还要用你的心脏作为炼器?告诉我这是为什么?魅儿不是的,你看你想多了是不是,银穆宠溺的看着青魅,温柔的说着,银幕哥哥不要骗我,你忘了吗?我是植物修炼的人身,我对所有东西的感受力是你们所有的妖都比不了的,这明明就是你用真元和你的精血在你的心里炼制的,魅儿虽然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的,但是魅儿怎么受的起这么大的礼啊?魅儿答应我,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把它摘掉,因为它会保护你,有它就像银幕哥哥在你身边一样好吗?还有你以后不可再有那么强的杀念,你会入魔的,青魅是什么人绝顶聪明的妖,此时的她已经弄明白这珠子的用途了,怪不得她一戴上就感觉心中澄净了,以前银萧师傅也曾说过青魅的杀念太强,可是就因为自己就要让银幕哥哥受这么多苦么?青魅擦干眼泪对银穆说道,银幕哥哥你放心,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戴着它,好,我有些累,魅儿你先走吧,不,我要留下来,照顾你,银穆知道就是他让魅儿走这时候魅儿也一定不会走,那就让她呆在这里吧。之后银穆便沉沉的睡去。看着这个万般为自己着想的男人,青魅怎么不动心,可是现在不行,青魅知道那只是感激,自己还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喜欢他,银穆给我十年,等这件事完事后,给我十年时间让我看清自己的心。青魅在心里给自己暗暗下了,这样一个期限,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她没有完全放下南宫逸。现在青魅的心里就是好好照顾银穆让银穆快点好起来,青魅给银幕输送了一些真气,帮助银穆快点好,但她不敢输得太多,她怕银穆察觉,会还给她。

第四十章 心中的期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