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求编辑删除

  莫殇一个翻身将无痕紧紧扣住,对无痕招招毙命的攻势,他都能巧妙闪躲,由此他知道无痕对自己的情义犹在:“我知道我犯了无数的错,可这些错误的根源都是溪图当年从中作梗,如果不是那样渴望和你在一起,我不会那样费尽心机。”

“住口!”无痕狠狠一巴掌甩了上去,“你自己恶性难除,却怪罪到我师父身上,真恨我当年瞎了眼。”

“你这么恨我,我活着做什么?只是在我以死谢罪之前,我们可不可以回到三十年前,第一次见你之时却也好像现在这般剑拔弩张,一听说我是鬼卯的弟子,便要和我拼命,可是我还是爱上你英姿飒爽的模样,从此刻在我的心里,即便时光怎样侵蚀,依旧挥之不去。”莫殇双目含情,这样的绵绵情话最能打动无痕干涸已久的心房。

无痕痛哭道:“我只当你早就死了,这样你还是我心中的莫殇。”

两人紧紧相拥,缠满悱恻,这二十几年的分别之苦,却苦不过无痕此刻的心境,恨不得亲手解决了他,却还是舍不开他胸膛的温度,舍不开这一世情。

山洞之中,无痕细腻的肌肤一点看不出年过半百,她轻轻拉过盖在身上的衣服,还是那股味道,和三十年前没有丝毫变化,只是过去三十年了,多么可怕的现实,原来她已经老了:“我不敢想已经过去三十年了。”

莫殇细细亲吻她的耳畔:“有那么久吗?为何你还是和当初一样,一样得摄人魂魄,此生有你,再无遗憾!我会亲自到你师父面前请死,只愿你和天痕从此再无骂名。”

无痕的眼泪夺眶而出,在莫殇的怀中蜷缩得更紧:“我们好不容易再见,为何还要分别,我会求师父网开一面,师父会听我的。”

“我罪孽深重,不能连累你和天痕。”

“我们一家生一起,死一起!对了,天痕还在那里,师父会不会已经痛下杀手。”无痕这才意识到天痕尚未脱困。

莫殇立刻坐直身来:“谁要敢伤害天痕,我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就算是无痕的恩师,我也会和她清算到底。”

无痕忐忑得看着面前深爱的男人,既然杀不了他,就选择和他一起沉沦,即便与全武林为敌,只要这个男人在,她便无丝毫畏惧之感。

天痕倦怠得睁开双眼,这是哪里,刚刚不是还抱着酒坛倒在路上吗?

“你醒了?”

这声音好生熟悉,天痕慢慢抬起眼皮,期云的倩影出现在眼帘:“我现在是废人一个,你救我做什么?”

期云用手绢慢慢擦拭他额角上了污泥,动作是那般轻柔:“救便救了,还需要理由吗?再说我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单单废了你的武功,我心愤难平,好不痛快啊!”

这还是他认识的期云吗?如此面目全非,一丝阴冷气息蔓延全身,天痕打了一个冷颤:“我早已生不如死,要杀就杀吧。”

期云拿利剑划开他的手臂,贪婪得吸着鲜血,仰天大笑:“没想到你身上留着和他一样的血,从今以后我就是天下无敌,哈哈哈...”

天痕面如死灰,最后一丝意念强撑着一口气,他动弹不得,微微启齿,低喃的话语让人听不清楚,眼角的泪水滑落,里面清楚得夹杂着悔恨,也夹杂着深爱。

看着犹如干尸一般得天痕,期云吓得缩到角落,狂虐得搓揉着自己的长发,口中腥臭得味道让她作呕,很快便冷静了下来,脸色出奇得平静,从这一刻开始,期云死了。一把火将这个草屋烧得丝毫不剩,期云目送天痕离开,直到最后一刻:“你的一生都是我在陪伴你,从今以后我们合二为一,你看着吧,你想要的,我都会得到。”期云嘴角露出温柔娴善的笑容,这个笑容是那样的深不见底。

遥远独自一人站在月牙泉旁,刺骨的寒意侵袭,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看着左手之上的冰霜,已经完全失去知觉,想着和西夜的种种,鼻头泛酸,这一次是真的要离去了。

溪图远远看着她,自从救下遥远的性命,这些时日的相处,她虽不喜欢这个丫头,可还是被她的倔强打动,她心中的信念强大到,让自己这个世外之人也为之动容,想来自己空活百年,以为不曾经历情爱便是最离世的证明,却看到遥远这般执着到释然的过程,似乎经过一场大起大落才能品得个中滋味,或许自己不该如此禁锢自己,不然再活千年也只是不懂情爱的怪物。

遥远淡淡笑道:“我只当这是你对我的关心之言。我也恳求你一事,帮我瞒过他,从此他的身边有默语相伴,还有他们的孩子,我也该放心了。”

这一席话扎得溪图的心真疼,也罢,既然改变不了命运的安排,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

....

车离笑悲悯得看着自己的哥哥,他在如意的墓前伫立良久,他已经放下了车离国,放下了以往的执念,一切都如南柯一梦,他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安慰,只是这悲剧正是由他而起,他可还有面目唤他一声兄长。

车离烈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月牙圣地的上空,窅尚溪改动了入口的机关,从此这里就处于世外,车离国的命脉也得以保留。因为西夜的存在,唐土皇帝特立此处为夏离城,免苛捐重税,还是车离民众的乐土。

“大哥!”遥远柔声一唤将车离烈拉回现实当中。

车离烈一改郁色,看到他们两个并肩而立,总是可以给人明朗的心情:“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现在唯一庆幸的是,你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大哥你是误会了,我来是和如意告别,和你们告别,我要回死亡岛,继续守护‘六月雪’。”

“死亡岛?”西夜一行人纷纷面露异色。

“六月雪损耗太大,已经没有起死回生得能力,她需要得到滋养,所以我要将她送回绝脉死亡岛,从此不再入世,江湖一切都和没有任何关系,大家各自保重,有缘无缘也不会再见!”遥远说得云淡风轻。

青歌上前紧紧握住她的手:“和我们在一起不好吗?什么绝脉死亡岛,都没有听说过,不过这么骇人得叫法,定是地狱一般的地方,我们姐妹再次团聚不易,我不能让你独自离开。”

“二姐!”遥远松开了手,紧紧抱住了她,“那是个世外桃源,是溪图隐世的地方,你们只管放心好了。”

众人一再挽留,却也阻止不了遥远离去的决心。

默语在一侧惴惴不安得看着西夜,他会随她而去吗?自己该阻止吗?苏默语你还要自不量力到什么时候,你的存在只是为了遥远,你怎么还有如此妄念,醒醒吧...

遥远坐在马车之上和众人挥手告别,放下帘幕的那一瞬间,泪水滑过面庞,以为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就不会那么难过,可是真的失去他了,心还是痛到无法承受。

马车即将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西夜跃上一匹快马,疾驰而去,同马车一起消失在人们的面前,默语一下子瘫软在地上,终究他还是义无反顾得奔向遥远。

溪图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深深吸了一口气,蹲下身来在默语的旁侧:“你只管放心,西夜一定会回来的。”随后便站起身来,递给了车离烈一枚银色的戒指。

“这戒指?”车离烈觉得万分眼熟。

“西夜的意思!要你重振辛孤城,这枚戒指意义非凡,你只管接下。车离国虽灭,但是还有更重要的责任等着你担负,不要叫西夜失望。”

车离烈处在震惊之中,迟迟缓不过神来:“可是西夜现在平安无事,辛孤城不该是我接任。”

溪图也懒得和他多说:“那你就在西夜不在之时,替他守护好辛孤城可行?”

车离烈勉为其难得看着戒指,不知为何这戒指似乎有一股魔力,可以让你的心变得无限大,他似乎看到自己站在庙堂之上,接受万民朝拜的景象,那是他从不愿也不敢想象的画面。

西夜一走便再也没了消息,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辛孤城遍布的耳目都无法探听到他的踪迹。

默语诞下男孩依旧在千娇阁苦候,哪怕一生她也是要等的。

车离笑因为车离国灭,反倒更加闲淡无忧,和青歌在月牙圣地仙侣般的生活,羡煞旁人,闲来之际他也会到如意墓前诉诉衷肠,生活更是波澜不惊。

车离烈一直不肯就任九岳至尊,仍以风行使者的身份守护辛孤城,辛孤城民众对他一呼百应,虽盛况不及西夜当年,但也足以号令武林。有一天他突然就带着辛孤城众消失在世界上,没人知道偌大的辛孤城怎会一夜之间变成一所空城。

鬼卯在冰牢中受尽半生磨难,终于在溪图面前安然逝去,临死之前得见溪图是他毕生之愿,这一切都是西夜的功劳,当初救他之时,便要西夜承诺定要将溪图带到面前,果真西夜都做到了。

溪图再也没回去绝脉死亡岛,她选择留在辛孤城,入世体验爱恨情仇。

其中最为美满得要数至晧,有爱妻相伴,三子承欢膝下,夫复何求。

求编辑删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