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六章 真相大白

  天痕将遥袭风至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没想到你也有今日吧!”

遥袭风不屑地抬起了头,脸上尽是轻蔑地笑:“想我遥袭风精明了一世,机关算尽,没想到临了临了还是被关在了兽人塔。我知道你想赢辛西夜,你想证明自己不比他弱,不是我遥袭风看不起你,你根本不是辛西夜的对手,他够狠够毒,你妇人之仁,难成大事!”

“是吗?”说完便狠狠朝着遥袭风的肚子一拳下去。

袭风口吐鲜血:“你注定要败给辛西夜,哈哈哈...”一阵大笑。

“你笑什么?”

遥袭风心中从未有过此刻的宁静:“我笑你可怜可悲可叹,以为什么都得到了,可惜终究是一场空!和我一样,以为什么都得到了,最后还不是妻离子散,报应不爽!”

天痕朝着他的腹部又是一拳:“我和你不一样!”

天痕刚从兽人塔中出来,雪儿便迎了上去:“天痕,抓住了遥袭风,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天痕疲惫得摇了摇头。

雪儿看到他这么累的模样,本不该在这个时候烦他,可是怎么说也是和遥远姐妹一场:“遥袭风毕竟是远姐姐的父亲,总该让他们见上一见吧?”

“依你吧!”

“那我可不可以进去看看他?”雪儿的眼神中带着些许恳求,心一直悬着,直到天痕点头,才如释重负。

遥袭风看到雪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心中一阵狂喜,可惜她毕竟不是遥远:“雪儿姑娘,这里你不该来!”

“我真的很不解,世上怎会有你这样的父亲,为了拆散遥远和西夜,居然利用我对西夜下毒,那么卑鄙的手段你都用得出,我真不该对你心存仁义!”雪儿对眼前的这人恨之入骨。

“你说什么?下毒?”遥袭风的一脸不解。

雪儿顿时就糊涂了:“那日西山之上,你亲口对我说利用我对西夜下了‘心心相印’之毒!”

“‘心心相印’是何物?“遥袭风不解道。

雪儿犹如五雷轰顶:“你的意思是你根本不知?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遥袭风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雪儿一手扶着墙,跌跌撞撞得走了出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心中充满了恐惧,抑或这一切只是阴谋,而自己只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面前,雪儿视若无睹得走着。

“你就这么不愿再见到我吗?”

这个声音?雪儿猛得转过身去,脸上充满了惊恐:“西...西夜,你怎么会出现在此处?”

西夜眉头紧皱:“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我就那么让你害怕吗?”

“我什么都知道了!”雪儿的声音充满了幽怨,“我没想到你竟是这样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西夜的脸色出奇得平静:“你都知道了!”

“是!我知道上次车离一役之后,你根本没有放过遥袭风,你废掉他的武功,将他禁锢在佛刹之中,所以这些天出现的根本不是遥袭风!”不曾想过最为信任的西夜,也是满腹诡计之人。

“你信了遥袭风的一面之词,便怀疑我?”西夜的眼神寒如冰霜。

雪儿强忍住痛苦的眼泪:“他的武功的确被废数月之久,他的肩上还有那日我留下的印记,怎会有错?”

“没错,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阴谋,所有的一切!从一开始就是...”西夜猩红的双眼如同魔鬼一般,“就那样轻易地结束他们的生命,我怎么能享受到报仇的快感,我越是痛恨的人,我越是会让他们好好活着。”

“你当真?”雪儿声音颤抖着,更多得是对自己有眼无珠的悔恨。

“我只是把你们加诸在我身上的痛,原封奉还而已!”

雪儿还抱着最后一丝的希望:“那遥远呢?你那样在乎她,你怎么忍心将她也算计进去。”

‘遥远’这两个字,像针一样深深扎在西夜的心上:“不要再提到‘遥远’两个字!”

“遥远!”雪儿脱口而出。

西夜惊愕地转过头去,一个瘦弱的身体在风中瑟瑟发抖。

“你对我说的话,犹在耳畔!为什么我每次鼓起勇气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你总是让我发现你本身就是一个谎言,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我,这就是你想要的报复吗?你何不痛快了结了我的性命,那样我非但不会恨你,只会感激你!”遥远痛苦得喘息着。

西夜的脸色煞白,急于辩解却发现根本不知如何开口:“我无话可说!”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让仇恨蒙蔽住双眼,一直做正直善良的西门月不好吗?”遥远哭喊着。

西夜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抱住了遥远虚弱得身体:“做了母亲的人,不该激动!今日我就让你们知道真相,其实你并非遥远...”

“什么?”听到这样的话,任谁都不敢相信。

“孤母对天痕真是用心良苦,她知道天痕心中最放不下的就是遥远,因此在霸刀山庄外救走了遥远,他要给天痕一个完完全全心里只有他的遥远。”这一切他早已知晓,风使者早就将一切查得一清二楚。

雪儿惊讶得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你的意思是?”

“没错,你才是遥远,孤母将遥远的记忆锁在‘六月雪’中,在将‘六月雪’移植到雪儿的体内,在你昏迷不醒之时,为你灌输你是六月雪这件事。”

雪儿木然地向后退了数步:“这不可能,这么荒谬的谎话你也编得出来!”

“证据就在你们身上,那朵百合花。”

遥远的身体颤了一下。

“拥有遥远记忆的雪儿姑娘,不知你是否记得,小时候因为受伤留下了疤痕,为此你哭闹了许久,我忍受不了你的折磨,便去孤母那寻了主意,孤母一听说是在脖颈后处,便给了我六月宫独门的守宫砂,可是她说植入之时会有些疼痛,我知道遥远最怕疼痛,便省去了守宫砂,直接用‘醉花墨’勾勒了百合图案,所以在五里崖底,我就开始怀疑!雪儿姑娘是六月宫之人,身上有的自然是真正的百合宫砂?可是花心却不会变成红色…”转过头看到雪儿或者应该唤作遥远,看到她呆讷的表情,“你也不必验证,我已经把花芯点缀成红色,这才瞒过了孤母的眼睛!”

“你早就知道我才是遥远,所以接下来的事情...”

第九十六章 真相大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