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二章 至尊天痕

  坐在院中,心中不由得一紧,此刻解忧唯有杜康,拿着一坛酒狠狠灌下,却越喝越清醒,突然感觉有一人靠近,随手扔过去一个酒坛:“陪我喝酒。”

“你已经落入别人的陷阱,居然还喝得下酒。”那人带着金色的面具,看不清模样。

“风,你说这世上我能信谁,谁不要害我?”西夜狠狠将酒坛砸在地上。

风行使者扶住摇摇晃晃的西夜:“别人已将真心奉上,可是被你一伤再伤,倘若你不是辛西夜,我早就将你碎尸万段。”

西夜一下子甩开了风行使者:“你懂什么?我不受伤吗?”

“她的事,我管定了,决不让你这样胡作非为!”说完了转头离去。

“还不出来!”西夜感觉到身后一个人偷偷摸摸地躲着暗处。

六月雪冒出头来,一直盯着风行使者的背影:“他是谁?”

“四行风!”

“他就是风行使者,雨行使者是青歌,雷行使者是夏岑,还有上次匆匆一面的电行使者,你的手下还有多少神秘人士啊?”雪儿发现西夜也是深藏不露。

西夜用凌厉的眼光看着雪儿:“不要肆意窥探我辛西夜的秘密,就算是我的夫人,你也会死得很惨。”

对于西夜的恐吓雪儿半点没听到,只有夫人二字,深深印在了脑海中,面色僵了许久,内心澎湃翻腾,即便没有此身份,她也决定决不会离开此时的西夜。

西夜看着她痴呆的模样:“走了!”

“去哪?”雪儿笨拙地跟着他的脚步。

“我带你闯荡江湖!”说完跃上马背,“从此天地任君驰骋。”

黄显带着几位门主紧跟着天痕身后,天痕实在是被逼无奈:“你们到底为何跟着我?”

黄显作揖道:“天痕少侠是莫殇之子,本就是辛孤血脉,现辛西夜做出此等为人不耻之事,不配做九岳至尊,我们需要一个英明之人担任,此人非天痕少侠莫属。”

天痕一听到九岳至尊之位头便大了:“我自由自在惯了,实在是做不来,只怕是耽误了你们的大事,你还是另选贤才吧。”

众人纷纷下跪:“莫殇大侠仁义,本是辛孤城继任人选,可惜英年早逝,难道天痕少侠不想查知尊父被害的真相吗?”

爹的死因,天痕不是没有追查,可是根本无半点线索,可是九岳至尊这个烂差事自己也实在不愿接:“天痕自知不是能力有限,真的不能贻误大家。”

“因为辛西夜我们辛孤城已经和全武林树敌,倘若没有人带领我们走上正途,只怕辛孤城民只能任人鱼肉,我们即便是死也不再让辛西夜做我们的尊主,天痕少侠你忍心看到一城老少就此枉死吗?”说完众人纷纷叩首。

天痕看到众情难却只得勉强应了。

“我等参见九岳尊主,既然天痕少侠已经答应,辛曻以为首要就是找辛西夜寻得九岳至尊令。”

天痕迟疑了一下,他不想与西夜为敌,也不愿再见那个人:“我们只消取回至尊令,不必与辛西夜多番纠缠,还有请各位兄弟,帮忙找寻遥远的下落。”

“尊主客气了,这新任尊主果真仁义,想必辛孤城弟兄以后有好日子过了。”

遥远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车离烈一步不敢离开她的身边,如今这辛西夜伤她这般,自己定要一世保她周全:“妹子,你不要走了,我们找家酒馆,吃些饭菜吧。”

“我不饿,也不累,只是突然发现天大地大,已无我的容身之处,或许就是罪孽,倘若我安心待在冷月宫,我怎会到这般田地,想来我现在定是大家的笑柄,两度遭人抛弃,我有何颜面存活于世。”遥远回想往昔,她曾经最厌恶不能从一而终之人,母亲的教训犹在眼前,可是自己偏偏踏上她的老路,原来情到深处无怨尤,果真如此,可是她的死生相随换回来的是什么,背叛,欺骗。

“遥远,我总算找到你了!”天痕激动地从后面追赶上来。

曻紧随其后:“遥远姑娘!”

“你们怎么会在一起?”遥远看到辛曻,心中也大为开心,她做天门之时,还是水门的他,总是对自己万般照顾。

“姑娘有所不知,天痕已是我们的新任尊主!”辛曻说得尤为激动。

遥远也露出欣喜的表情:“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天痕总算承担起自己的使命了,应该唤你尊主才对。”

天痕看到遥远开心,自己的心中也跟着喜悦了起来,但还是面露难色:“我莫天痕天生闲散,这样一个重大的胆子压下来,我看我命不久矣。”

遥远强行挤出一个笑容::“天痕你可是莫伯伯的儿子,总是妄自菲薄,一点赤练传人的气势都没有,看来我得帮莫伯伯好生的调教你一番。”

“就你,小时候缺根经,长大之后更是有头无脑,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你还是顾自己周全就好。”天痕的语气虽是调侃,但是眼神却充满了心疼。

“好心没好报!”遥远转身不理他了。

天痕一见遥远生了气,心中急了起来,连忙上前安慰道:“有遥大小姐鼎力相助,相信我这个九岳至尊定是安枕无忧。”

这下总算说了一句中听的话,遥远的脸色总算是缓和了下来,刚抬眼便看到了这一生都不想再见的人。

西夜雪儿牵着马走了过来,西夜的眼睛在遥远身上停留了片刻,继而转向天痕:“听说你做了九岳至尊,恭喜你!难道你们忘记了荣登九岳至尊的要求了吗?就是要打败前任尊主,可是我横看竖看,你莫天痕都不是我的对手,不过这九岳至尊我也腻了,这个给你!”从怀中掏出令牌丢给了天痕,“也省得你们一天到晚追着我要。”

遥远走上前来:“还有至尊玉呢?这至尊令是你在位的时候设立的信物,但是鬼卯的至尊玉才足以号令整个武林中的辛孤人。”

西夜对上了遥远的双眸,看来还是她心思缜密,潜伏在各处的辛孤暗哨只有至尊玉可以调配,至尊玉是自己留有的最后筹码:“至尊玉如此重要,我自然不会随身携带,它在一个既隐秘又安全的地方,这当然是要天痕凭自己的真本事才能得到,不然你们以为九岳至尊之位是这么好做的吗?”说完便得意地离去。

雪儿满是愧疚的走到遥远的面前:“遥远…姑娘!”

“雪儿,好自珍重!”遥远看着雪儿的目光十分的冷淡,看着她总有是在照镜的感觉,她幸福和自己幸福不也一样吗?想到此处,心中顿觉安慰了许多。

雪儿开心得握着遥远的手:“对不起!我并非有意抢夺你的西夜,给我些时日,我定还你个完整的西夜,我走了,你多保重。”走的时候她的目光在天痕身上留了片刻,不需多言,已懂彼此,今生无缘,来世相报。

看着雪儿越走越远,天痕的心被刺痛着,这一段时光让他以为世上除了楼漪还有深爱自己的女子,可是结果还是孤独一人,一直都是自己在追寻,似乎真的累了,只想要一个安心的人陪在身边,可是即便是这样,似乎也是自己的奢望,真的好想念楼漪,她的一颦一笑都是那么清晰,只可惜自己不知珍惜,到如今只能抱憾终身:“看来除了楼漪便再也没人是真心陪在我左右!”

“天痕,逝者已矣,我们都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当局者迷,希望你早日解脱,才能告慰楼漪的在天之灵。”遥远安慰道,自己还欠天痕一个解释,楼漪死得不明不白,当日自己拔剑对着遥忆,怎知楼漪会突然出现,现在遥忆已死,当日之事更是无人知晓,自己始终亏欠天痕,只怕无论做什么都不能弥补。

第八十二章 至尊天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