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章 心死诀别

  两人回到辛孤城内,发现原本沉寂的气氛变得欢悦起来,到处张灯结彩,遥远赶到九岳神殿,看到西夜坐在殿堂之上,似乎有什么要事在办,一见遥远,便命所有人退下,却又不主动跟自己说话,两人只是静静待在神殿之中。

终于遥远按捺不住,先开了口:“城内是不是要办什么喜事,最近你都不跟我说话,我知道这样唐突来问你不是很恰当,算了,你当我没问,我先出去了。”

西夜上前拦住了她:“我怕你因为遥忆的事还有介怀,所以不敢打扰,可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我们总是要坦诚相见。”说到坦诚二字时,故意加重了语气,看到遥远脸上微变的神色,西夜心中了然,“再过十天就是心儿的百天,我想在这之前完成我们人生中最大的事,请你成为我的妻子,让我守护一生,可好?”

没想到西夜会如此突然,遥远慌然无措,呆滞了好久,西夜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的眼神,半声气不敢出,好像等了许久,才见遥远点了头,西夜激动地紧紧抱住她,终于可以和远儿在一起了。

所有人从殿外走了进来,皆是恭贺之词,隔着面纱尚且可见遥远腼腆含羞的模样,众人不禁大笑。

在殿外的雪儿的心悬着半截,看来他们成亲已经势在必行,可是自己要怎么阻止呢,他们好不容易在一起,难道就这样让他们分开吗?

夜深了,雪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穿好衣服不知不觉走到了九岳神殿,屋顶上似乎有人,一个纵身跃了上去,走到那人身边:“有情人终成眷属,恭喜你。”

西夜的脸上幸福得神色不言而喻:“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拥有幸福,可是突然一下子降临,我居然有点惶恐,又注定是个无眠之夜了。”

“倘若她是毒药,和她在一起你顷刻就要死亡,你还会不顾一切和她在一起吗?”雪儿心里知道西夜的选择,但凡他有一丝犹豫,也让自己有理由为他保命。

“会!”

几乎是雪儿都没有反应过来的速度,看着西夜坚定地模样,自己再也无话可说:“我走了!”下了屋顶,雪儿便一路直奔马厩。

西夜看着雪儿远去的身影,面色阴沉了下来,是时候了,了结一切!

雪儿日夜兼程,不吃不睡总算在两天后赶到了六月宫,等不及人来通报,便冲了进去,听到孤主在平日练功池,便甘愿冒赐死之罪,闯了进去。

廖无痕看到雪儿神色慌张,也未尝怪罪:“出了什么事?”

雪儿重重得喘息道:“孤母,不知世上可有心心相印之毒?”

“心心相印?”

“遥袭风说他对西夜下了心心相印之毒,不知孤母可有解救之法?”雪儿好不容易平息了下来。

廖无痕一听是遥袭风所说,心中疑虑了片刻:“却有奇毒,而我并无解救之法!”

雪儿的心跳漏了半拍,这可如何是好:“那雪儿先行告退!”

看着雪儿来去似风,廖无痕心中疑惑更大,已经许久没了遥袭风的消息,这老头又要作何盘算。

天痕在城墙上看着远方,雪儿又不告而别了,这次他没有出去找她,总感觉雪儿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但是她不讲,自己也不会过问。

至晧一路大笑地走过来:“大喜的日子,不喝酒跑到城墙来吹什么风,待会就要拜堂了,我们几个正在筹划着要怎样将西夜灌醉,一直都是他使坏整别人,这次要好好看看他出丑的模样。”

新婚的花车绕了辛孤城一圈,所有人都欢呼雀跃,花车到神殿台阶下等了下来,远儿在期云的搀扶下一步一步地向西夜迈进。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忽然远处有人骑马飞奔而至,众人一看是雪儿姑娘,天痕急忙上前:“你总算回来了!”

雪儿只看了一眼天痕,心中着急万分,也顾不得天痕:“我有赶上吗?”

这还是他的雪儿吗?此刻她的眼中没有自己,天痕强装无所谓的说道:“自然是赶上了。”

“那就好。”说着便走上前去,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西夜的身上,“你们不能成亲。”

辛曻拦住了雪儿的去路:“没想到是来捣乱的,雪儿姑娘,今天是我们尊主成亲的大好日子,你若乱来,我辛曻第一个不饶你。”

雪儿完全不理会辛曻的话,继续朝着西夜走去:“你们不能成亲,今日你若和她成亲,你定会后悔!”这句话她是对着遥远说出来的。

“那你就将事情说出来,我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能阻止我和遥远在一起。”西夜看着远儿,字字铿锵有力。

雪儿见他如此痴情于遥远,既开心也无奈:“很好,那我问你,你辛西夜这一生是否只娶一妻,不会三心二意。”

西夜脱口而出:“自然!此情天地可鉴,若享齐人之福,定教我不得好死。”

雪儿的嘴角露出满意的笑:“既是如此,你怎能再娶,你忘了吗?五里崖底你我拜过天地,今生你怎能再娶。”

无数鄙夷的目光向刺一般扎进了雪儿的心中,但是此刻名声清白跟西夜的生命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西夜没想到雪儿会将此事说出来:“当日你为救天痕,跟我在一起只是权宜之计,你不也说情势所逼,不得已为之吗?”

雪儿紧紧咬住嘴唇,一股血腥的味道充斥着喉腔:“权宜之计也是事实,如今你负我再娶,岂不违背刚才誓言!再说我们已有夫妻之实,这辈子你只能有我一个妻子…”

这句话重重地敲在了遥远的心上,遥远一把扯掉了长长的裙摆,打掉了头上的凤冠,欲离去,被西夜紧紧地拉住。

“你听我解释,我...我真的...”西夜竟一时语塞。

“不必解释了。”遥远狠狠推开西夜。

西夜追上她:“我真的当她是你!”话一出口,换来的是一巴掌。

遥远感受到从未有的心碎,以为这个世上只有西夜不在乎她的皮相,没想到事实确是这般:“不外如是!”

“不要离开我...”西夜几乎是恳求的语气,看着遥远停下了脚步,缓慢地转过身来,西夜激动万分。

“事情已经发生,你当对别人负责,莫叫我看不起你!”遥远决然地走了出去,车离烈一路追了上去。

第八十章 心死诀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