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至尊圣令

  西夜一个一个翻过尸体,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手段极其残忍,皆被剑气所伤,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但是心脉都断了,到底是谁?

西夜强撑起身体,走了出来,只听到有个房间传来动静,西夜破门而入,看到的却是他惊人的一幕,青歌和车离笑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两人被门倒塌的声音惊吓起。

“啊…”一声尖叫。

西夜便懂了一切,狠狠拽出车离笑,捡起地上凌乱的衣服披在青歌身上,紧紧将她拥入怀中:“对…不起,我的错!”

车离笑慌乱的从地上捡起衣服,胡乱得披上身,看着痛哭的遥远(青歌):“朕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滚!滚出去!”

车离笑不知该如何解释,根本不知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跑了出去将一桶水从头淋到脚,根本无法冷静,瘫坐在地上,为何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呢。

至皓也退了出来,看着车离笑,这一切会不会都是他的安排呢,那心湖他们呢?他一把拽过车离笑:“其他人呢?”

“朕什么都不知道…!”车离笑已经有些语无伦次。

青歌狠狠推开西夜:“你出去,我不要让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都是我的错,是我没能好好保护你,你怪我吧!”西夜自责万分。

“你出去吧,我想要一个人静一静!”青歌一把拉过杯子,将自己蒙在里面。

西夜内心十分不安,走出门外,看着坐在地上的车离笑,抓住他便是狠狠一拳,车离笑口吐鲜血,脸色惨白:“西夜!朕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该死!”又是狠狠一拳!

“你杀了朕吧!”

“杀你能挽回一切吗?”

“西夜,且慢,心湖他们都不见了,知道昨晚发生什么的,现在只是这车离笑!”至皓一把拉住西夜。

“车离笑你说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西夜紧紧扯住半死的车离笑。

车离笑吃劲地开口:“朕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昨晚吃过斋饭之后,就头很晕,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斋饭?到底是谁,这到底是谁干的!”西夜一拳打向数丈远地一棵柳树,树顿时四分五裂。

“西夜,遥远姑娘呢?”至皓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遥远…遥远在房内!”西夜第一次如此方寸大乱。

“你怎么能让她独自一人待在房间呢?还不快进去看看!”

西夜回过神来,急忙冲进房间,只见床上那人嘴唇已经黑紫,西夜冲到床边,试了一下鼻息:“还有气息。”看到她的脖颈有一红点,“一点红!怎么那么傻,我不许你有事!”说完便在手中划出一道伤口,滴了数滴血到青歌口中,只见青歌黑紫的嘴唇渐渐退去。

青歌艰难地睁开双眼,看到西夜血淋淋的手:“你为何要救我,让我就这样死去,不是更好!”

“不要说傻话了好么,我不会让你有事,我不允许。”

“可是我现在,还不如死了干净,”青歌颤抖着虚弱的身体,满脸都是屈辱。

总算待到青歌平静下来,看着她熟睡的面庞,西夜心痛万分:“都是我的错,对你的伤害已经造成,我不知道该如何弥补,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至皓,这里就拜托你了,我会尽快回来,如果她醒来你不要告诉她我去哪,我怕她会担心!想到刚才那场大火,就这样送寺僧上路,希望他们可以早登极乐,不曾想那人这么快就动手了,都是自己的疏忽,害死了这么多的性命,西夜自责不已。

“还是你留在此处照顾遥远姑娘比较好吧,她现在定离不开你!”

“这次对手来无隐去无踪,只怕单凭一人之力是根本无法查出什么的,你不要忘记,我是九岳至尊,我会速战速决的,此处也不安全,你待遥远醒来就去车离国雨行使者暗驿,那里很安全!”

“西夜,一切小心!”

西夜轻拍他的肩膀:“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西夜走后,至皓转过身来,看着一个落寞的身影站在门旁。至皓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遥远姑娘,西夜他只是下山买些食物,他很快就会回来了!”

“他是辛西夜,他会做什么难道我会不知!”

至皓尴尬地挠挠头:“就知道瞒不过姑娘你!”

“她生死未卜,西夜的心肯定很急!”

“她?西夜的她不就是遥远你吗?”

青歌眼神黯淡了下来:“我累了,明日一早再离开吧!”

“那姑娘你早些休息,我就在门外,不会离开的!”至皓坐在台阶靠着墙,现在他是一步都不会离开遥远的。

西夜发出至尊令,这也是他登位之后第一次使用至尊令,仅半柱香便召集了上千辛孤城埋伏在车离国的夜衣人。

“参见尊主!”

“我要知道昨晚佛刹到底有谁离开过?”

“启禀尊主,昨日是卑职当守这一带,午夜时分有个收馊水的老汉下山,他是晌午时分送菜上山便直到那时才下山,而且他每日皆是如此,所以属下并为在意。”

“他一个人?”

“是的,还有六个馊水桶,是往常的一倍!”

“去哪了!”

从第二行第六列出来一夜衣人:“启禀尊主,从山上下来,他便一路向东,在月牙圣地附近便失去踪影。”

“天门夜衣人听令,前往月牙圣地一定要找到那个老汉的踪迹!”

“谨遵圣令!”说完便刷刷消失在西夜面前。

西夜转动着手上的银色戒指:“还不出来!”

车离笑从树后现身:“昨天朕假装中招,亲眼看到一个老汉将他们六人带走,却独独留下朕和遥远。之后进来一个鬼面人,屠杀了整座寺庙,朕本来想阻止,却被打晕,醒来之后就是你看到的那一幕!”

“老汉和鬼面人到底哪个是遥袭风,还是都是他安排的,这一切的一切,我都会调查得一清二楚!”

“可是…遥远…”车离笑吞吞吐吐想说不敢说的样子,哪怕是无心之失,对遥远的伤害已经造成,他难辞其咎。

“她(青歌)的这辈子就交给你了…”

第六十四章 至尊圣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