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途径盘河(二)

  遥远一人坐在河边,看着河内的倒影:“我有错吗?”她觉得河内那个带着银色面具的人,怎么这般惹人厌恶,这真的是自己吗?

嫣荷慢慢走来,手中拿着他们刚刚烤好的鱼:“肚子饿了吧?吃一点吧!”

“不用在我面前假仁假义,我说那样的话,你心中不恨我?”遥远看着嫣荷面容十分淡然,似乎将一切都放开了,为什么这个面容那般熟悉,熟悉到让她无比心痛。

嫣荷浅浅地笑道:“恨?我为什么恨你?这世间就是如此的冷漠,谁又能改变得了呢?我被浸猪笼之时,我爹娘就在旁边,他们觉得有我这样的女儿,丢了祖宗的脸。我真的别无所求,只是御琛本来有很好的前途,我不想毁了他,这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说完朝着盘河镇的方向走去。

“嫣荷…”

遥远回到破庙,众人看到只有她一人回来,御琛急忙上前:“嫣荷呢?她说去找你的!”

“回盘河镇了!她让我带一句话给郑公子,‘今生无缘,来世再续’!”

‘嘭’期云狠狠给了遥远一巴掌,同时也将她的面具打落,众人看到遥远灼烧的面容吓呆了!也包括西夜,他不是惊讶她丑陋的面容,而是发自内心的心疼她的受辱。

天痕被吓得目瞪口呆!

遥远脸上的灼伤痕迹是真的,是她研制了很久才成功的一种毒药。遥远捡起地上的面具:“天门银面护卫皆是如此,有什么好惊讶的!”

期云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转身离去,此刻去盘河镇说不定还能救下嫣荷。

“来不及了,她已经死了,我看着她被活活烧死,这是她留给你的!”遥远递给御琛一个同心结,上面还绣着二人的名字,“她还叫你不要再回盘河镇了,要你带着她的梦想去参加科举,希望你可以高中,她不想要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

御琛哭着跪倒在地,痛苦不堪;“嫣荷,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我们想要的那片乐土。”说完便冲了出去,骑上一匹马,扬长而去。

“嫣荷呢?”西夜看到遥远一个人站在树下。

“死了!”遥远淡淡地说。

“你是遥远,我再清楚不过!”西夜其实另有所指,遥远这四年来背着他救下的那么多人,他怎会不知。

遥远眉头紧皱,微微侧颜刚好到余光可以看到西夜的角度,她不敢直视,感觉西夜是一清二楚的,总以为高明得可以瞒天过海,可是他为何这样,难道当初的偷天换日他也知道,越想越是害怕。只得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西夜什么都没有做,她却已经自乱阵脚。“我把她安置在很安全的地方,她现在有了身孕跟着郑御琛,这样他们两个谁都逃不了,我不是想救他们两个,只是觉得孩子是无辜的!”

“那我不无辜吗,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西夜一句反问,这也是他早就想问,却不愿问出口的。

遥远一脸错愕,那个唯她独尊的西门月做错了什么!“因为你是西门月!”遥远憎恨这个名字,六岁的她就知道因为他,娘亲再也不会回来,库房的各种毒药都用在了他的身上,偏还会让神医救治他,如此折磨他成了唯一可以让自己开心的方式。

“我却很庆幸我是西门月,至少爹陪伴了我十年,月姑姑让我知道有娘是什么感觉!”

“你是在向我炫耀吗?”遥远恶狠狠地看着西夜。

西夜仰起了头紧闭双眼:“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羡慕羡慕你,月姑姑每次做了什么饭菜,总是会说这是远儿最爱吃的,还有你最爱的玉露桂花糕。”

“玉露…桂花糕!她原来是会做的,看来你真的比我这个亲身女儿重要!”遥远落寞得转身离去了。

西夜拉住了她:“你和月姑姑长得好像!”

遥远冷冷甩开了他的手:“那我应该感谢你,毁了我这容貌,让我可以和她不一样!”

“远儿!...”西夜突然感受到天痕的气息在一步步逼近,“如果你不是遥袭风的女儿,我们或许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我姓遥,是遥袭风的女儿!就像你是西门月,永远都无法改变…”

看着遥远离去的背影,西夜的眼角悄悄落下了泪:我叫辛西夜,我以为你会懂。

天痕的面色变得极其复杂,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心中的不安愈来愈强烈。

遥远坐在庙里的角落,天痕冲了进来拉着她又出去了,正好和回来的西夜迎面相撞,两人相视了一眼,就将遥远拉走了,他们走到河边,席地而坐,此时天色已黑。

“好累!”遥远看着璀璨的星空,深深叹了一口气。

“呶!我的肩膀在这,随时给你依靠!”天痕说着将肩膀靠了过去。

遥远之感觉鼻头一酸,眼泪也不争气得落下:“谢谢你,天痕!”

天痕笑道:“傻子,跟我永远不要说谢字,我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决不会给那人伤害你的机会。”

遥远轻轻靠上了天痕的肩膀:“我斗得过他吗?我能保护好我想要保护的人吗?”

天痕在心中暗暗立誓,他要成为可以守护遥远的那一个人。

在丛林中。

“你现在应该在车离国,为何来到此处?”西夜对着一个黑影说道。

“属下最近得知一件事,当年主上父亲之所以被那批武林人士所害,是因为中了一个名叫‘三声叹息’之毒,即便十四年过去,杯子上依旧残留余毒,毒王为了确认毒性已经死了!”风行使者将杯子递给了西夜。

西夜睁大了猩红的双眼,是这个杯子,原来害死父亲的不是旁人,是她!

西夜整理好心情回到了破庙中。

“我不要再和她一起,有她没我!”嫣荷之死让期云再也没有办法忍受。

“期云!你不要再闹了,”天痕不懂期云现在怎么变得如此刻薄。

“要不这样吧,我们兵分两路吧,这样一直争吵下去也不是办法!”楼漪提议到:“我和遥远还有盟主一起,期云你就和天痕一起吧!”

“不行!”“我不同意!”天痕和期云异口同声。

楼漪低声和期云说道:“我们几个人中只有天痕容易上她的当,而我和西门月正好可以看住她,这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期云闷声想了一下:“要不我和西门月还有她…一起!”

天痕顿觉无语,不就是想拆散他和遥远嘛!“既然你愿意和遥远一同走,还闹什么闹,还有分开的必要吗?”

“你这家伙,几天不教训你耳朵又痒了是吧!”期云本想为楼漪和天痕创造机会,谁晓得那家伙如此不识好歹,以后再也不要管他的死活了。

第十七章 途径盘河(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