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灭门恨(1)

  锦儿那将赴刑场的苦相落入应晚风眼底又是一喜,他极力忍着笑夺过女子手上的花托,牵起锦儿穿过长廊。

“先言明一点,这次我绝对不扮有身孕的妇人。”

“不对,那个媒婆痣也不要贴。”

“喂,大风师兄,你再不说话。我,我就不去了!”

碧色的裙裾不停地在身后晃动,应晚风始终默不作声地走着,直至女子开始用劲挣开被他紧箍着的左手时,应晚风有些不耐地微微侧目,女子裙摆上的点点粉末撞入他的眸,他翩然俯下身子为她轻轻去揩裙沿上的花粉。

略带薄茧的指腹隔着丝绸缎面轻轻摩挲,发出嘶嘶的声响。锦儿呼吸一瞬间也随之变得有些急促,待到她回过神来觉得应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应晚风已打点好一切起身离去。

锦儿脸颊登时滚烫得要命,这时男子迷人的声音终于缓缓响起,“不必担心,今日换个法子。”

晌午时分,定州最繁华的茶肆揽月阁正是生意最红火的时候,人烟袅袅,茶香四溢。

坐在靠窗位置的一位黑衣公子悠然地啜了一口茶,由衷地感慨道:“这种地方还能品上如此正宗的雨前龙井!真是意外之极!”

而与他相对而坐的白衣公子却不免有些拘谨,他略带考究的目光一直有意无意地流连在西侧的桌上,那边也坐了一个相貌不俗的白衣少年。

在互相偷看了几个回合之后,一身男子装束的锦儿悄声问向应晚风:“那人一直往我这边看!该不是发现我女扮男装了吧!”

应晚风压低着声音一本正经地回道:“或许他是垂涎你的男.色!”

于是,应大公子的脚上被狠狠地关照了一下。不过应公子脸上笑意愈发浓了。锦儿气结,又狐疑地朝侧首那桌的男子看去。

再四目相对时那少年忽然执起折扇利落地起身,上前一步说道:“小可有一事不明,可否请教这位公子?”

锦儿怔了片刻方知这位少年口中的公子正是自己,她颔首尴尬地笑道:“但说无妨!”

“听说定州城内第一美女卢府的千金即将适配范阳安将军的嫡子,小可特从长安赶来为睹姑娘芳容。只是不知卢府的府邸现在何处?”

锦儿闻言口中清茶全部喷出,伴着无法间断的咳嗽声。

再细看面前这位少年,虽面容黝黑如墨,却身形娇小,根本不像是练家子,揍一顿也胜之不武。锦儿忍下了动手的冲动,只咬牙切齿地问向应晚风:“定州第一美女的称号,谁封的?”

那厢应晚风兀自镇定地品着茗,“定州城里纨绔整日就喜欢拿各府的千金闺秀比划高低,谣传罢了。”

至于外界同时也盛传卢府千金因身染恶疾而一直卧床不起,定州公子哥儿不敢染指榜榜上有名且位居第一,自然不能在这个时候提及的。未等锦儿搭话,一旁的大汉却是突然插言道:“那卢府的丫头是长得有几分姿色,不过数日前已被贼人劫走,公子你来迟了一步。”

咣当两声响,锦儿手上的杯子倒向桌沿,少年手中的折扇亦同时掉到了地上。

两人皆是脸色骤变。

灭门恨(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