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诺情

  卢府当夜值守的护卫卢永似乎看到有一道白影划过,他揉揉惺忪的睡眼,再看向院落四周,却没看到什么,遂继续掌起灯在院落里巡视。

这厢卢夫人方遣退了下人,随着卢兴年踏入内堂,她一敛了方才在侍者面前的忧色,厉声质问道:“老爷,你实话说与我听,锦儿的事情是否另有隐情?平日你一向娇惯锦儿,这次安家的婚事明明尚有回转之余,你却非逼着她嫁!”

她是猜到了几分还是已然知情?卢兴年沉吟片刻,不动声色把心头的忧思隐去:“安家这次提亲了给足了我们卢家面子,何况安公子身份显赫,锦儿嫁过去有何不可?”

卢夫人神色凝重地静默了许久,方开口道:“安家不是省油的灯!你若真敢耍弄他们,一旦被撞破,莫说是锦儿,我们整个卢府都保全不得!”

坐在侧首的卢兴年并没有察觉到杜映珍唇边噙了一丝苍凉的笑,仍是自顾自地说道:“夫人,我是想锦儿好才让她跟了安公子,跟昨日的事没有半分牵连!现下当务之急,还是快点寻回锦儿才是!”

见杜映珍还是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卢兴年不免多说些体己话,算是把杜映珍打发走了。待到那一袭深紫色的襦裙再不可见,卢兴年面上的和煦也渐渐冷了下去,他瞥见墙上那幅繁华戏叟图,不耐地唤了侍婢墨香进来收画。

繁花似锦,伴叟承欢,人已去,诺能空。

“老爷,这画收了搁在何处?!”

思绪被一声清脆的女声打断,卢兴年只觉心头一针钝痛,他的目光恍惚地落在墨香手中的物件上,又像是在跟自己言语:“这里不需要你,走吧!”

锦儿,爹不奢求你能承欢膝下,只愿你一人长安。这,亦是我对凝儿的承诺。只是,那个能护你终身的人,断然不会是他安庆绪!

暮云居

锦儿在暮云居歇了十余日,应晚风大多早出晚归。她大都从翠羽口中得知些外面的动静,好在诸事太平。

春日暖暖,一池的新荷也将盛绽,锦儿百无聊赖地坐在池塘边撕花瓣,微不可闻的脚步声渐渐朝她坐着的方向靠近,她陡然回头时那个翩然而立的公子已行至她身后,男子一袭黑色锦袍,高大的身影在青葱翠竹的掩映下愈发英姿卓然,锦儿有一瞬间的失神,顿了一顿方道:“大风师兄,你可回来了!”

男子似乎很是享受她偶尔的小迷瞪,微微勾起了唇:“恩,我们出去查探点消息!”

“我?”安家的人跟娘亲手下的人指不定正满大街地找她,她怎么还敢出去?

许是看出了她的疑惑,应晚风正了正嗓音:“现下的你不方便直接抛头露面!”

锦儿登时就泄了气,他的意思就是又要间接出去!间接出去就等于又要大肆乔装!或是脸上贴个大黑痣,或是装成六七十岁的老妪,甚至还时常要在肚腹里里绑一团大棉絮,天知道她以前每次出门耍耍都得忍受路人投来多少异样的目光。

一诺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