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灭门恨(2)

  那少年眸色黯沉,过了半晌才极是惋惜地叹道:“如此,真是可惜了!”

锦儿忙不迭地接过将要落地的瓷杯,不觉额上已沁出了薄汗,怎么闹得会人尽皆知的地步,爹明明跟她一再言明过此事糊弄住安府则可,会尽力压住消息外传。如今,竟连一个不相干的路人都知晓了吗?

啊!西侧桌上突然传来那少年的一声惊呼。

锦儿焦灼着抬眸,只见那少年面露尴尬之色,不停地四处张望,而方才系在茶座旁的包袱却是没了踪影。

“糟了糟了,我的包袱被方才看热闹的人偷偷顺了去!”

被他这么一喊,本不多的围观之人反而突然变多了,众人都揣着看热闹的心思围上前来,店小二一听客栈里来了个吃霸王饭的主,也黑了脸凑了过去。

本来有些嘈嚷的茶肆顷刻间静得可怕,一众人都等着看这个衣着光鲜的贵公子今日如何收场。

“这位公子的账,在下包了就是!”

“这位公子的账,在下包了就是!”

两道截然不同的声音自同一个方向传来,循声望去,原是方才边上一黑一白的两位翩翩公子。

锦儿顾不得应晚风投来的异样眸光,抢先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唤了小二来取走。

少年隔着有些拥挤的人海朝锦儿做了一个不甚标准的抱拳姿势,“在下木子水,今日大恩不言谢,日后必有重酬!”语罢便匆匆离去。

人群一哄而散,锦儿轻提起茶壶斟了清茶,而方才那个插言的大汉又再次开了口。

“这卢家也不知道招惹了什么狠辣角色,未出阁的闺女才蒙了难,昨夜两夫妇又被人害死了。”

坐在大汉对面的男子猝了他一口唾沫,不悦地骂道:“你小子够缺德,卢家可没招惹你,你这样咒骂人家。”

那大汉一听也急了眼,蓦地拍桌起身扯着嗓门吼道:“嗨,我小舅子卢全就是卢府的管家,今儿早回屋时跟我说的这事,你是不知道那个卢夫人死的有多惨,浑身上下都有虫子在咬。”

茶肆里又传出阵阵唏嘘,那大汉还在饶有兴致地卖弄着些听闻。

没有人注意到方才坐着一黑一白两位公子的茶座何时已经人去楼空,仅余一只横躺着的瓷杯和倾洒了满桌的茶水。

卢府门外

除去仵作和地上平放着的两具尸首,卢府四周稀稀拉拉围了不少人。

卢夫人身上爬满的虫子已经让人辨认不出她本来净雅的容貌,而卢兴年的情况显然好不了多少,据说昨夜行凶者杀人之后纵了火,他一人被活活烧死在内室,待到府上的人扑灭了大火,找出的已是这副浑身焦黑的尸块了。

匿在人群角落里的锦儿五指紧拢,指甲险些嵌进皮肉。

虽然路上应晚风已经再三跟他保证那不过是卢老爷找来的代替品,看到地上的纵横爬着黑色小虫,锦儿的眼角还是不听话地溢出了泪,素来温婉的阿娘,即便是假死,她也不愿意在外人面前这般丑陋吧!

还有那两条无辜替死的人命!

灭门恨(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