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凌空飞度 传说过往 仙兽遇猖狂

  那是一片银白色的光,当它像一道闪电般劈来的时候,安宁感到有些滑稽,难道上天觉得我被箭射死还不够?还要补上一道闪电才作数?

到现在她也搞不清楚自己在这个世上活了多少个年头。

从她睁开眼睛算起只有短短十几天,连半个月都不到呢!

可所有经历仿佛度过了无数个春秋。

她努力回忆了一下,脑海里浮现的每一张脸,每一个片段都那么不堪,都那么残酷,这到底是怎么了?

她想不明白,此时此刻也不想想明白了,下一秒她就会变成和那些糜烂血块一样的东西了。

也许是知道命运的归属,自己的下场的缘故,当她迎向箭雨看到地面上那些残破猩红时,竟没有太多不适和反感,变成和它们一样,多少有点恶心,她却如此坦然,这就是命?这就是所谓上天的安排?

她只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孩子,错误的出生在这样的乱世。

她没错,那是谁的错?

她不想追究,也没法追究了。没什么可留恋的!

一声嘶哑虚弱又清晰无比的呼唤萦绕在她脑海里,烈儿!她心尖处有个地方弹了弹,如电流通过身体,全身酥麻!是他在呼唤!

意识猛然清醒,她想回头,已经太迟了,银白色的光打在了她的身上!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她压倒!

接着那股力量仿佛化作一只庞大的手掌把她抓住,她只觉得浑身一紧,所有骨肉好像挤作一团,她无法呼吸,更别提挣扎了。

万分难受中安宁闭上了眼睛,沉入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

好冷!就像冬天里有人不断对着她的身体泼水!从头到脚,从头到脚,一刻不停的泼着!安宁活生生被冷醒了。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又被吓了一跳!

一座座或大或小的雪山从她眼前身边极速掠过,在她脚下是白得没有半点杂质的云组成的海洋!她在天上!她在飞!

安宁一下子惊醒了!

这里不是天堂,她的整个身子都被冻得麻木,唯独脑子越来越清醒!她被人带着在天上飞!

眼睛看到的飞行速度快得惊人,耳边却听不到一丝风声,连头发都不曾飘散!

她动不了,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却只感觉到刻骨的冷!

“呵呵!小家伙醒了?”她耳边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咦?!谁在说话?”她惊诧。

“呵呵,这里就只有你和我,当然是我在说话了。”那声音说道。

“你?你是谁?这是哪里?”安宁问道。

“我?呵呵,七百多年了!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问我这个问题,七百年了!我被你们人间驱逐了整整七百年!每到年关将近你们否都会燃放炮仗,为的就是我!”那声音激动的咆哮着,将安宁的耳膜震得嗡嗡作响!

安宁几欲昏死过去,但似乎有一种力量让她始终保持着一丝清明!

她悲哀的想,是不是自己又落入某个变态手里,未知的折磨又会是什么样的呢?

“小家伙,你不用害怕,老夫已经不再像当年那样暴躁了,这次路过人间,正巧看到你自寻死路,老夫动了隐侧之心才把你救下,又怎么会折磨你呢?”那声音想是平复了心情,语气不再激烈。

安宁心里暗暗叹息,原来死也是那么不容易,怎么这个世界,遇到的那么多人都能听到她的心里话?这个带着她飞的到底是什么人?

那声音接过她的想法说道:“原来你真不知道我是谁,那我就告诉你,我叫‘年’,本来是昆仑山上的一只灵兽,只因受到仙人法术指引,在山上修行了五百多年方才可以随意幻化人形,后来误入人间,看到各种繁华景象,又误喝了你们那里一种叫做‘酒’的东西,显出原形,当场被视为妖邪!在场的人都要至我于死地!那时我只是极力散躲,并未伤害一人,可那些人依旧不依不饶,还请了一帮修行人来对付我!我被逼得实在受不了了,在龙首山上,我狂性大发,将追我而至的四百七十二人统统杀气,我也身负重伤!我带伤回到昆仑山,那个指引我的仙人将我的伤治好,并且告诫我修行不足再不可妄入人间,当年我年轻气盛,表面上答应了,等伤势一好,我就又偷偷溜到人间,我心想,我也是生灵,你们人类也是生灵,不过就是看我的原形长得丑陋就要打要杀,太可气了!我决定报复当年那些围杀过我的人,可是当我找去的时候,却发现那些人都不在了!一打听才知道,那些人竟然都死了!原来我在山中过一日,人间已经过了一年!我养了一百多天的伤,人间就过去了一百多年!那些人都老死了,但是我还是不服气,就去找那些人的后人的麻烦,不过我也没杀死他们,只是将他们养的牲畜抓走以示惩戒,结果在那些人当中出现了一个智慧超绝的,不知道他在哪里知道了我的习性,针对我怕火怕光的弱点设计了炮仗这种东西,每当年关将近的时候就叫家家户户都燃放炮仗,就这样把我驱逐了一次又一次,这一过就是七百天!人间七百年!这七百多天,我也在不断修炼,其事我已经不再惧怕火光了,在修炼中我领悟了很多东西,当年的恩恩怨怨我早已不放在心上,只是难忘人间的繁华,偶尔还是会到人间走走看看,哈哈!现在我的酒量可是无人能敌了!想当年在一个叫金光顶的地方,我和一帮人间修士斗酒,把他们全灌趴下了,尤其是那个李耳,听说醉了足足一个月,那小子还因此顿悟了天机!写下了那什么道德经!成就仙果!你说这叫什么事?”那个声音说起话来喋喋不休,好像几百年没说过话,不过这人所说的没有一点纠结之处,条理明析。

安宁听在耳里,只觉得万分的不可思议,那人所说的是真的吗?“年”可是上古凶兽!怎么可能是他说的这个模样?!这可是神话传说呀!

她有一瞬间失神,记忆里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仿佛是前世又仿佛是来世,那记忆隐隐约约。

那声音又再度响起:“小家伙,我救你可说在有意和无意之间,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你很特别,你不属于这个世界又在这个世界醒来,你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连你自己都无从知晓,我虽然修行已堪破生死玄关,看得尽人间前后五百年,但还是看不透你的来历,不过指导我修行的那位仙人一定可以帮到你,我带你去的目的地就是那里,你不用担心害怕,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安宁弱弱的问了一句:“那我叫你什么呢?还有我们还要飞多久?我怎么感觉我全身都冻僵了,会不会我的身体就没有了?”

“哈哈哈!”那声音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小家伙真有趣,我既然能带你飞,就不怕会损伤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可以把你复原了!放心,放心,等到了地方,保证你还是现在这副娇滴滴的美身体,不过,我推断,这幅身体应该不是你的,人间有一种说法,叫做借尸还魂,嗯,你应该属于这一种,至于来历嘛,我是看不透地,至于称呼,你可以叫我年公公。”

“年公公?!怎么像,,,像太监的名字,,,”安宁低低的说道。

“小家伙胡说八道,岁数大的老爷爷,你不叫公公,难道你要叫婆婆?太监,那是你们人间帝王给编排的名儿!说起来你这醒来得真有点蹊跷,这人间乱像似乎因你而起哦!”

“我?!我有这么大的魅力?能挑起人间乱像?难道我是天上仙女下凡?”安宁在心里狠狠的臭美了一下。

“想得美!等会你见到那位仙人,你才知道什么叫做仙女!”“年”打断了安宁的遐想,“不过,魅力是什么东西?是一种法术吗?听你说起,似乎很厉害的样子,你会吗?”

安宁红了脸颊,低声答道:“不是法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反正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里突然就冒出这个词语来,我醒来后来后就老有些连我都不明白的话,我也不懂的东西,好像是另一种记忆,反正不是法术之类的东西。”

“呃,记忆又是什么东西呀?你这小家伙越来越让我琢磨不透了,,,”“年”说到这里突然低低嘘了一声,“嘘!小家伙别出声了!我要凝神听听!前面有怪异!”

话音刚落,安宁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震得她头皮发麻,眼前金星乱冒!

紧接着她感觉年猛的向左一偏,一道巨大的阴影快速的掠过安宁眼前!

“呔!何方妖人敢挡我去路!”“年”大吼道,另一只手在虚空中抓出一把似刀非刀的东西,看在安宁眼中更像一把炒菜用的‘锅铲’!

“年”拿住‘锅铲’的把手,铲头向前戟指!

安宁头部无法转动,看不到前方的景象,只得竖起耳朵听动静。

这时就听见前方传来一阵阴测测的冷笑,然后听到年又是一声大吼,戟指着的‘锅铲’应该和什么东西撞在一起,发出“当”的一声金铁交鸣!

安宁觉得“年”向后退了一段距离,方才稳住身形,又是一股

磅礴大力汹涌而来!

安宁呼吸顿时为之一窒,“年”将手中‘锅铲’形法器舞成一面盾牌把他和安宁的身形圈护其中,又是当的一声巨响!

在“年”闷哼声中,握在他手里的锅铲瞬间崩散!

安宁看不见的是,年的身形容貌在那个瞬间一阵恍惚!

她只感觉到从头到脚如一道电流通过!所有器官所有骨骼缝隙猛地紧缩!脑子里反馈的信息是无比的难受无比的痛苦!偏偏又保持着绝对的清醒!

那股力量被年的法器所阻消失,如一道清风拂面而过,“年”在空中定住,久久没有动作。

安宁感觉到的难受来得快去得也快,她突然发现身子又有了知觉!脖子也不再僵硬。

于是她转过头看向前方,只见正前方的空中停着一群奇装异服的人!

这群人分为三个方阵:左边一群约六七人,穿着画满骷髅的绸衣,戴着狰狞丑陋的面具和奇怪的帽子,他们两手分别拿着短短的类似马鞭的棒子和像一张薄饼似的的鼓!

中间一群只有四人,穿一身粗布麻衣,头发都为棕色,短短的自然成卷,他们都单手持着一柄银色短矛!

右边一群人数最多,有八到九个,这群人身材矮小,穿着也是粗布麻衣,不过都短短的,露着手肘和膝盖,他们也带着厉鬼面具,手里垂着一把长刀!

这群人立在两座十分巨大的雪峰之间,很明显就是要挡住“年”的必经之路!

“年”没有动作,那群人也没有动作,双方僵持着,安宁忍不住艰难的扭头看向年,却大吃了一惊!

第三十四章 凌空飞度 传说过往 仙兽遇猖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