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篇 异世录 第三十二章边塞流矢 单于失策 佳人陷险境

  世上到底有没有鬼怪神仙?流传千年的传说到底是子虚乌有还是确有其事?史书中记载的仙山是否存在?那些令人悠然神往的故事,从山海经到聊斋志异,这一切都是虚构的吗?作为现代人的我们都无从考证,所以本文中的故事不写事实,只讲故事。---作者前言

安宁被绑架在十字形拖车上无力的垂着头,汗水顺着她光洁的额头一颗颗滴落在地上,她觉得自己就快死了,身体仿佛只剩一具空壳,她就像回到那个初次醒来的下午,烈日灼热,恶毒。

手腕处火辣辣的承受着身体的重量,头疼得要炸开了一般!

队伍在前进,凤溪,阔真等也赶到了。

安宁被推在最前面,左右两个蛮汉骑马护持,再往左是一脸冷傲的灌莹和绿儿,另一边国师图图和他的四个弟子一字排开。

第二列高耸的白毛大纛下栾缇军臣居中。阔真,石波,凤天南,凤溪左侧排布,哈刺,慕容拓,和另两名形容彪悍的大将右侧排开。

第三列十数将军紧紧跟随,再往后则是一眼看不到边际的十万铁骑,其中还混杂着两座由八匹骏马拖拽的圆台,一台上八名精赤上身的壮汉手握粗如儿臂的鼓锤捶击着面前的巨型战鼓,另一台上八名带着面具奇装异服的萨满巫师手持法器跳跃舞蹈,呜哇乱叫!

每一个匈奴战士脸上都带着肃穆的表情,身子挺得笔直!

凤溪侧目看着前面十字架上的安宁,心里像被捅破了似的锐痛,他苦忍着,手臂上凸起青筋条条,眼里血丝满布,他弓身伏在马背上,却不知道不远处一双美丽的大眼早已洪水泛滥。

阔真捂着胸口,只牢牢盯着痛苦煎熬中的凤溪。

栾缇军臣暗暗叹息着,凤天南和石波咬着牙,目光全都落在十字架上的安宁身上!

灌莹一脸冷傲,直视前方,绿儿骑马跟在她身边,架子另一边是国师图图紧绷着胡桃皮似的的老脸,警惕的看着前方,眼角的余光却不时瞟往身后石波,凤天南的方向。

大军通过武州塞时,进入距离马邑城约百里的地方,沿途四处散奔着马,羊等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家养的大型牲畜,却没有见到一个人。

栾缇军臣心里暗暗纳闷,这里不该这样荒凉才对呀,在塞外这些牲畜有时比人还珍贵,这沿途到处都是散奔的家畜,却无人管束,不太对劲,难道这其中另有蹊跷?

想到这里,他将手一挥,马上有传令斥候传下指令,大军停止前进。

鼓声停歇,巫师不再舞蹈,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四周竟静悄悄唯独只听得到风声呼呼而过,大旗猎猎作响。

栾缇军臣招来一名精干斥候头目,命令他带队迅速查看周围动向,限时回报。

斥候头目领命而去,二十几骑分散开来,烟尘处宛如莲花盛放!

不多时,陆续接到回报,四周只见牲畜不见人烟!

栾缇军臣转念一想,聂壹昨日还遣人来报,说是已经杀了马邑城中都尉,安青也被逐到这里附近的一个亭堡,怎么不见他来接应?莫非失手被擒?还是另有别情?

正想间,最后那个头目回报,前方左侧十五里处有一亭堡似有人迹!

栾缇军臣一听,立即下令,由这斥候头目带路,全军向那亭堡进发,一路上偃旗息鼓,不得喧哗!

号令一出,大军缓缓而动,果真没有多少声响!

这样前进了十五里,远远可见一处方圆数十丈的圆形亭堡,亭堡上隐隐约约可见人影晃动,汉军大旗迎风招展,亭堡最高处建了一个台子,上面堆积木材若山,那应该是通报敌情的烽火台了。

栾缇军臣见了,马鞭扬起,大声道:“儿郎们!给我围了这座堡垒,活捉里面所有人!”

众军齐齐发一声喊,声彻云霄!

战鼓轰轰擂响,长号对天长鸣,战士紧绷着的那根弦随着喊杀声断裂!

整个匈奴战阵全力向前冲刺,到了距亭堡一箭之地,阵形以中段为轴,两翼突出,形如剪刀向亭堡扑剪而去!

铁蹄踏碎平静寰宇,只为了拿下这小小弱如弹丸的边镇亭堡!

说来也怪,这铺天盖地的威势,惊天动地的阵仗居然没能撼动那小小亭堡!它就像一座没有生命的塑像伫立在奔流而至的千军万马中巍然不动,静寂无声!

栾缇军臣微眯双眼,忽然听到嘭的一声巨响!

那声响就像平地一声雷般响亮!继而天空中又传来一片嗡嗡声,就像无数马蜂一起煽动翅膀!

他抬头看向空中,微眯着的眼睛猛然张大!

周围将官也发现了天空中的异样,号令声四下响起:“箭雨!举盾!箭雨!举盾!”

漫天密密麻麻的流矢带着嗡嗡声笼罩着匈奴战阵突出来的两翼狠狠攒钉而下!

顿时一片人仰马翻,惨叫马嘶不绝于耳!

有的骑兵看着前面的同伴举起了盾牌,却没能挡住,那些箭矢不知是何种材料制成,一支支没有尾羽,却力量极大!

三两支箭矢直接把铁制盾牌射烂!

盾下人马先被洞穿,接下来的箭矢竟把那已成尸体的人马打得稀烂!红黄绿白如诡异的花朵绽放!

前面惨状一起,后面的还没来得及惊惶就步了后尘,更后面的见状纷纷勒住马缰!

这一停阵形立时溃乱!不少骑兵竟被前后对挤的乱军活活挤死撞飞!

匈奴骑兵称雄塞外数十载一直靠的就是那股彪悍冲劲,宁死不畏的气势,战术一向以快速灵活为胜,围困攻城本就不太擅长,当看到不堪一击的亭堡,心里根本就没当做一回事,结果被这一通攢射,情状又无比惨烈,巨大的反差使这些狂傲目空的家伙本能的馁了气势,以至于乱成一团!前锋两翼损失惨重!

由于中军未动,栾缇军臣表情略一错愕,随即下令两翼回收,重组阵形,以箭矢射程之外重新包围,誓不放过亭堡里一人!

两翼回收之后,将官一清数目,这一阵竟折了五百余人马!

栾缇军臣听了报数,脸上腾起潮红一片,栗色长发无风激荡,幽蓝眼珠迸射摄魂厉芒!

他在马上直立而起,刷的拔出腰间五尺长刀遥指亭堡怒喝:“把安宁推到阵前!全军前进!”

众军时才吃了亏,都憋着一口闷气,听到圣主下令,无不高声怒喝应答!

匈奴大军上空刹那间弥漫无边杀气覆盖住整片天空,就连阳光也被阻隔!

亭堡中依然没有动静,怒吼声中,护在中军前方的近卫部队左右散开,露出十字架上仍然无力垂头的安宁。

灌莹,图图紧随其后,刚才被护卫部队挡住了视线,众人未能看清前方情况,待前方空旷,灌莹,石波凤天南等人一看之下无不震惊得目定口呆!只见前方一片狼藉,人马残骸散布四方,亭堡前的空地已被血迹涂染成猩红,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十分冲鼻刺眼!

好在这几人曾经经历过战场杀伐,场景虽惨烈,都还忍受得住,灌莹也曾在修罗屠场里浸染,即便如此,乍一见到这满眼残碎尸骸还是脸色苍白。

而阔真和凤溪就不行了,两人同时呕吐起来!

阔真是真吐,凤溪则趁乱以内催逼腹腔而吐!

同时他身子前倾将胯下烈马向前压迫,马儿吃痛,不由向前挪动数丈。

灌莹待怒吼声稍歇立刻发声喊道:“安青!你个冷酷无情的!你不顾你妹子的死活了?!”

这一声她用足了内力,直如九天凤啼震憾人心!

这时十字架上安宁也抬起头来,她脸色如纸,娇艳丰唇干涸开裂,边角还带着变紫发黑的血痂沙土,水润灵动的眼眸空洞迷茫,仅余一丝倔强还能看出些许生机。

她看着那亭堡最高处,那里不知何时站上了一名头戴冲天羽红缨双飞翅盔,身穿龙鳞锁子甲,披大红金丝披风的英武将军!

安宁勉力细看,那将军眉目间依稀透出几分熟悉,他就是那个疼她宠她的哥哥安青?!

她唇角动了动,想喊又发不出声音,一直倔强着不肯流下的眼泪如溃堤的洪水滚滚而下。

模糊不清的视线里她看见亭堡上那个将军猛地挥了一下手臂,嘭然巨响声中漫天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黑点!

黑点落下的方向笼罩了正被推进着的安宁!

第三篇 异世录 第三十二章边塞流矢 单于失策 佳人陷险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