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三章 异变跌宕 神鬼莫测 风云起篇章

  “不要!”那是谁的叫号撕裂人心!

安宁错愕的看着漫天闪着寒光的重箭向着自己落下,耳边刚听到这一声嘶吼,随即就觉得有三股力量将她包围,一股前推一股后拉一股直接把她裹在其中!

三股力量有大有小,裹住她的力量最雄浑,竟将其余两股全部逼开!

啪的一声脆响,架子齐根而断!重箭也已射到!

惨叫马嘶声响起,拖拽架子车的马匹和她两侧的蛮汉瞬间化为齑粉!

在她周身闪烁诡异耀眼的火光伴随着刺耳酸涩的锐响!

所有人都只看到一个形如鸡蛋的光罩将她裹住,所有的重箭不断击在光罩上有的反弹有的就此泯灭!

灌莹和图图在巨响声响起的刹那就飞身后退,堪堪躲过一劫!

不过也挂了彩,图图被一支反弹的箭射穿了左肩,灌莹右腿裤脚破开,露出雪白的小腿,一道三尺长的血口显得格外触目惊心,两人脱离险境第一时间都没顾得上伤势,目光被场中的安宁所发生的异像吸引,张口定目!

不止灌莹和图图如此,隔得不远处的栾缇军臣和他身边众人全都被镇住了!

箭雨停歇之后,光幕散却,安宁毫发无伤的站在原地,身周一尺直径内没有半点杂物,所有重箭或断折或弯曲更有甚者呈融化的汁液散布在直径之外!

天地间一片寂静,落针可闻,只听得安宁低微的呼吸,只看得安宁轻轻颤动的身形摇摇欲坠。

她缓缓的转过身,潮红的脸上挂满了细密的汗珠,长长的睫毛抖动着,泛光的眼眸看向不远处委顿在地的凤溪,她凄楚的叹了一口气,转头摇摇晃晃的向着亭堡走去!

“别了,这个世界,只有这样,我才能得到解脱,别了,梦里的爱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相聚!”

亭堡上的安青愣了一下,刚才的一幕实在太过震撼人心,他越发肯定这个女子绝对不会是他的妹妹!

面目可以伪装,血浓于水的感应骗不了他,那个女子周身散发出来的只有毁灭和死亡!她绝不可能是安宁!

他果断的再一次挥动手臂,身后巨大的床弩向着天空发射出毁天灭地的力量!这一次的目标只有那正在接近中的女子!

安宁离得近了,她看见了安青的内心,她回应:“是的,哥哥!这个人不是你的妹妹,她只是一具没有灵魂没有自我的行尸走肉,谢谢你,哥哥!谢谢你解脱了我!

当闪耀噬人光芒的重箭从天而降的时候,凤溪挣扎着嘶吼:“烈儿!不要!”

刚才他拼尽全身力量挡下那一轮攻击,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半点力气可用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安宁被笼罩进那一片光幕,虚弱的嘶吼着!

谁都没有注意到,不知何时,天空中聚满了乳白色的云,那些云拥积到安宁头顶形成一个巨大的螺旋形漩涡,重箭落下的时候,漩涡中出现一道白色的闪电迅速劈在安宁头上!

重箭落地噗噗作响!没有血肉横飞的场景,只激起一层沙土,安宁不见了!

凤溪晕了过去,全场依旧持续安静,亭堡上的安青眯着眼睛抬头看着正慢慢消散的云朵,若有所思。

栾缇军臣只觉得发生的一幕又一幕太过匪夷所思,震惊之余,他抬头也看见了天空中的异像!

随即振臂高呼:“儿郎们!草原战神已经降临!擂起战鼓!奋勇向前!”

不少士兵也看见了天上的异像,听到头领的呼喊无不精神鼓舞,纷纷拔出腰刀,齐声呐喊着纵马向前!

安青见状转身消失不见,不多时,亭堡中门大开,涌出一队头扎红巾的精壮士卒,这些士卒人人手持丈二长戟,涌至离城三十步形成一个半圆停下,戟锋向外,戟尾杵在一个个早已挖好的浅坑里,又听一阵急促的梆子声响起,亭堡中门又涌出一队持弩的重甲兵分列在长戟兵身后,最后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那是一台形状像大床一样的巨大弓弩,两侧装有搅绳,弩面布满箭头向上的重箭,这台床弩底部有可以移动的轮子,由四匹烈马牵引,左右各有两名彪形大汉手控机括,安青骑着一匹红鬃烈马,手持丈五长枪随在床弩一旁,另一边则是全身裹着厚厚铁甲的王亭尉。

从一出场,这个完全没有经历过战场杀戮的小小亭尉就一直在发抖,面前呼啸而来的千军万马早就吓破了他的胆!

他一双眼睛四处张望着,如果不是安青在这里,他恐怕早就投降了,而且安青说只要他们能够抵挡住两个时辰,大行王恢在代郡的三万兵马就能赶到,可他看着眼前铺天盖地的架势,两个时辰?只怕一柱香的时间也抵挡不住了!

栾缇军臣看到那台床弩被牵引出来,当即一挥手止住前进的势头,那张床弩的威力实在太大,他不想造成太多伤亡。

王令一出,万马止步,刷的一声,所有骑士手中长刀架在马头前,形成进攻姿势,宛如一圈长着锋利内齿的搅拌机,随时可以把中间的任何东西搅成碎屑!

相距一箭之地,双方势成僵局,紧张的气氛在敌我阵营上空盘旋,只有阵阵粗重的喘息声格外明显。

栾缇军臣挥动马鞭,越众而出,他用马鞭指定前方横枪怒目的安青高声道:“前方可是安青安太中?”

安青也控马上前,回道:“正是!你是何人?为何犯我边界?”

栾缇军臣哈哈一笑:“我是何人?枉你随伺你家天子身边这么多年,竟然不知我是何人?!既然如此,我就来告诉你,我就是大草原的共主!匈奴最高的单于!栾缇军臣!”

安青也哈哈一笑,道:“原来是你!我家天子倒是时常提起,说得最多的就是你!抢了东西就跑,还跑得比兔子还快!哈哈哈!”

栾缇军臣闻言大怒,十万大军齐齐发喊,声彻环宇!这动静太大,竟将汉军阵前的持戟兵震得跌了一地!就连王亭尉也给震下马来!

安青提枪往地上一顿,枪尾入地数尺,只听得他一声长啸,声音竟隐隐直追那万人齐喝!

啸声稍歇,安青怒道:“栾缇军臣!我大汉对你不薄!现在你率大军前来犯我边界意欲何为?!在你眼里我这弹丸之地,蝼蚁之众挡不住你,但也不会就此退却!就算血溅五尺,肝脑涂地我也要坚守此地!”

栾缇军臣碧目射出寒芒,他盯着安青说道:“安青!你的确是个人物!但是你可曾顾及手下的性命?你们中原有句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们中原人在我这里谁不是得到比在中原时更高的地位更好的际遇?!你不惧生死,可别连累你手下这一干猛将!”

“呸!大丈夫顶天立地!死也要死得有骨气!只有那些软骨头才会摇尾乞怜!”安青怒喝道,“栾缇军臣!你要战便战!少在那里婆婆妈妈的!让我看不起!”

安青话音刚落,就听隆的一声,他所在的地面突然塌陷,从中飞出无数带绳链的金属爪子!

那些爪子将安青连人带马抓住,绳链似乎也是金属的,它们牢牢缠在目标身上如附尸之蛆!

安青大喝一声,奋力挣出双手勾住地洞边缘,那股力量却似大得惊人,他竟没能坚持多久就被拖了进去!

地洞中传来阵阵愤怒的吼叫和拳脚厮斗声,不多时从地洞里激喷出冲天血柱!一切归于平静!

所有人再一次目定口呆,鸦雀无声。

栾缇军臣也觉得惊诧莫名,那王亭尉被溅了满脸血早已昏死过去,只剩下一众兵士在那里不知所措。

栾缇军臣收拾心情,扬起马鞭对那些群龙无首的兵士说道:“尔等首领已殁,还不快降?”

众汉军脸色发红,只听噹啷一声,一个年纪稍长的丢了戟,紧跟着所有汉军都放下了武器,垂头站在那里。

栾缇军臣从容打马上前,他指着昏过去的王亭尉问道:“他就是你们的头?”

一个汉军低声道:“是的,他的远房表舅就是大行令王恢。”

“哦,把他带走!”栾缇军臣吩咐道,左右随从下马把仍然昏迷的王亭尉带到一旁。

栾缇军臣又指了两个汉军说道:“你们到那个洞里看看,回来告诉我里面的情形我就放你们回去。”

那两个汉军相互看了一眼,咬咬牙点点头,两人寻来亭堡里的火炬绳索,一起下到洞里。

过了半个时辰,两人回来禀报,洞里除了一具马的尸体和一些衣服碎片以外什么都没有,地洞的来处已经被封死,不知通往何处。

栾缇军臣点点头,对那两个人说:“你们可以走了。”

围得水泄不通的铁骑让开一条道路放那二人离去。

栾缇军臣抬头看了看天空,一旁负责刑讯的头目过来禀报,那个晕倒的已经醒了,他全都招供了,在马邑城郊山中埋伏的兵力部署,以及代郡留守兵力等等。

栾缇军臣听了,仰天长笑道:“想不到汉天子竟如此好客,让这么多人来迎接我!得到这个小小亭尉,免了我更多损失!刘彻呀刘彻!你该想不到了吧!哈哈哈!”

他的笑声中隐隐带着些许落寞和苍凉,他知道从这件事情开始,他和汉王朝的关系从此正式撕裂,两者之间只有战争没有和平!

他嘴角扬起,冷冷吐出一句话:“踏平这座亭堡!杀!”

那些投降的汉军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奔突而至的铁骑,雪练般的刀光已经把他们搅成碎片,亭堡轰然垮塌,尘烟四起!

第三十三章 异变跌宕 神鬼莫测 风云起篇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