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雁门旧地遇凶顽 林中原来是故人

  雁门山,古称勾注山。

它“外壮大同之藩卫,内固太原之锁钥,根抵三关,咽喉全晋”。

相传每年春来,南雁北飞,口衔芦叶,飞到雁门盘旋半晌,直到叶落方可过关,故有“雁门山者,雁飞出其间”的说法。

而且它是由漠北进入中原腹地的要冲捷径,所以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有秦以来中原各代帝王都有重兵把守其险要关口,这关口名曰,雁门关。

雁门关依山而建,关口城墙周长二里,墙高一丈八尺,石条座底,上砌城砖,有关门三座。

关内常驻边军八百人,有都尉一名,部都尉两名,由于朝廷长期以来的和亲政策,此关防御已渐渐薄弱,守关将士由于远离故土,心中郁闷,常常玩忽职守,偌大一座关口竟时常出现仅有十余老弱兵卒守门的景象!

现在那老青二人看到的就是这般模样,老者不禁张目结舌,青年也觉得不可思议。

待过了关口,走上官道,青年人回头向那巍巍城墙看了一眼,对着老者问道:“义父,这,这雁门关防守就这般形象?”

老者也回望一眼,道:“我也不知,当年我也是由此出到大漠,那时还有雄兵列陈呢,现今看来也许这几年连年和亲,把这雄关都和成庄户人家了,只怕那塞外的狼子野心一到,这大门也不必守了。唉!现如今为父也是一介布衣,我们还是早早赶路,回乡去吧。”说着长吁短叹,又回头张望一眼,摇摇头继续前行。

青年听了,也没了语言,默默跟在老者身后。

走了又有一里路程,二人来到了一处官道转折所在,前方有三条道路分叉,一条羊肠小道向西迂回,一条车马驰道向东,另有一条宽阔官道向南,向南官道处隐隐传来潺潺流水声,此时正是午时刚过,阳光明媚下成荫绿树更加苍翠,兼有芳草延绵,不知名的野花点缀其间,更有飞鸟鸣啼,小兽窜蹦草丛发出噗噗声响。

那青年一直是懵懂中醒来后看到的也是大漠风沙,长河落日,何曾想见有这美好景色,竟一时看得痴了。

老者微微一笑,道:“溪儿,我们在这里稍事休息,吃点东西吧。”

青年收回心神,道:“孩儿正有此意。”

说完两人拿出干粮肉脯,就着水囊席地分食。

待食用完毕,凤溪收拾了剩余食物,老者却不起身,而是指着这一片景物问道:“溪儿,你觉得这里的风景如何?”

凤溪眉目舒开,由衷赞道:“好美!又好熟悉!”

老者笑道:“我儿当然熟悉,当年为父就是在那里把你寻到,然后把你带到塞外去的。”

老者说着伸手一指南向官道,“当年为父离开家乡,走到那里,就看到你浑身湿透躺在小溪之中,那时你已经昏迷不醒,为父将你弄到路边你也不醒,那年你才十岁大小,于是为父就将你背着,这一背就是十年,时间过得真快啊。”老者感叹着。

青年脸上红云飞起:“义父活命之恩,凤溪永世不忘。”

老者接着说道:“说来也怪,你后来醒了,人却一直懵懵懂懂,既不说话,也没有任何行动,为父也曾相人无数,知你可能失了心智,还好你还懂得进食,这才慢慢长大,更奇的是几天前,你居然清醒了!还开口能言,短短几天时间,你就能和我交流了!还有一身好力气!只是不记得以前的事,连自己姓名都不记得了,这次为父带你回归中土,一方面塞外确实不能再留,另一方面也是想到中土寻个名医好好看看你这失忆之症。”

青年眼中流露出感激之色,哽咽道:“义父,我,,,我,”说不出话,人却跪在了老者面前,抱着他的小腿轻轻抽泣。

老者摸着青年头顶,老眼润湿,温言道:“乖孩子,起来吧,其实你也让为父老怀宽慰呀,若不是你,为父在塞外这十年怕是难得熬过去了。”

青年在老者脚下抬起头,那脸上泪水纵横,看得老者心里又是一酸,几乎就要落下泪来,他赶紧把青年拉了起来,俯身拍了拍青年膝盖处的尘土,接着说道:“为父为你取名溪,也是为了纪念当年在溪水边得到你的意思,也是纪念我离开故土时的心情。来日你若回复记忆,找到家人,大可不必再叫这个名字了,为父,为父也替你感到高兴。”

青年断然道:“义父,孩儿不管记忆回复与否,就算寻到家人,也必不改名,我就叫凤溪,一世如此!”

老者这下再忍不住泪水,抱着凤溪失声痛哭!也不知是老怀宽慰,还是悲感十年流离岁月。

“好个父慈子孝!”一声断喝打断了两父子两人。

老者抬头看向声音来处,他心中震惊:毕竟他也曾为带军之将,耳目向来十分敏捷,来人能够无声无息的出现而不引起他的注意,又是在这偏僻地方,怎能不让他吃惊!

凤溪也向声音发出处看去,只见一条身材高壮的黑脸大汉站在东向驰道边双手环抱,冷冷地打量着他们。

那黑脸大汉相貌丑陋,满面胡须,一双怪眼布满阴霾,浑身上下透出一股邪气!

那大汉接着笑骂道,:“怎地不哭啦?接着哭呀,老子最喜欢看人乱哭,哭得越悲切老子吃得越开心!”

老者心中一凛,将凤溪往身后一拐,泪也不擦,挺胸抬头,提气问道:“你是何人?我父子道中赶路,并没惹着阁下什么事吧?”

老者身量本也极高,只是在沙漠中行走时弯着腰,此时一挺胸抬头整个人不但显得高了,且有一股凛然气势油然而生!

黑脸汉子似乎一愣,脸上露出欢喜表情,口中笑道:“哟呵!老头儿原来还很猛烈呢!看来今天老子捡到宝贝了,就你二人够老子慢慢吃上两天了!看你这架势,似乎还会点功夫,来来来!先陪老子过两招,老子一高兴,说不定就给你一个痛快!”

话音刚落,黑脸大汉就飞扑过来,一双大手一上一下带着呼呼风声直奔老者面门前胸!

这是塞外蛮族惯用的摔扑之术!老者看得分明,大喝一声:“你这匈奴蛮子!”

袍袖抡起,左手出拳直直轰出,右手翻掌回护头胸,脚下更向前平踢!这一招三势是他看家绝技,一经使出尚有数般变化。

黑脸大汉只顾拿人,出手不知护身,未及近身膝盖已吃了一脚,接着左掌心又是一痛,这样还没完,老者一脚踢中大汉膝盖并不收势,而是顺势往下一踩,左手拳中对方左掌,右掌接住对方右手,身子向前一撞!

只听得哎呀一声痛吼,黑脸大汉整个人被撞得往后便倒,其实老者这一撞完全可以把大汉撞飞。

只因他气恼对方口出不逊,存心要一举灭了他的威风,所以踩下的脚如铁钉一般把那大汉的脚牢牢钉住,黑脸大汉只觉得那只脚掌似要碎了般剧痛,忍不住放声大叫!

大叫声中他的身子又反弹向老者,眼看着老者一双拳头在那里等着呢!

大汉怪眼中惊恐万分,还没闪念间,脸上咽喉处各中一记铁拳,这时老者才松脚,黑脸大汉发出咯咯怪响飞出一丈开外嘭的一声重重砸在地上!

这几下动作只有眨几下眼的功夫,凤溪在老者身后还没看清,那大汉就飞了出去砸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就在这时忽听得咚咚声响从树林里传来,似有什么巨型怪兽向着这边急速奔突,老者姿势不变,仍然护着凤溪,眼瞧着巨响声传来处。

紧接着又是喇啦啦一声巨响,东向驰道旁的两株白杨树居中折断轰然分开倒下!

烟尘中出现一条光头铁塔般的巨人!

他精赤着上身,肌肉虬结,血管膨盘!

那巨人大踏步赶到黑脸大汉身边,踢了踢那大汉,瓮声瓮气道:“鬼六,你死了没有?”

黑脸大汉哼哼两声,晃了晃脑袋,身子挣扎着动了动,还是没能起来。

巨人慢慢转过头,三角怪眼瞪着老者,如刺猬似的胡须里的血盆大口对老者大吼道:“老不死的!是你把他弄成这样的?”这句话经由巨人口中吼出直如晴天打雷一般!

凤溪只觉耳中嗡嗡,气血翻涌!

那老者眼里显露诧异之色,沉声道:“狮子吼?阁下可是天山力士伊利邪?”

巨人呸了声,道:“老不死的,少给老子来这套,老子问你,是不是你把他弄成这样的?”

老者道:“不错!”

巨人哈哈笑道:“妈个巴子!你这老不死的,看不出来还很有点名堂!来来来,快和老子打一回!”

巨人说打就开打!铁塔般身子移动却快,眨眼间便到了老者面前,蒲扇大的手掌带劲风扑面,对着老者就扫了过来!

老者见来掌势大,且迅猛绝伦,一时不及硬挡,当下将凤溪挽起,脚尖点地,带着凤溪向后飘退了三步,堪堪避过这刚猛一击!

巨人咦了一声,又是一步踏上,招式不变,仍然挥掌扫来!这一掌来得更加迅急,让人避无可避!

老者见状,大喝一声,反手呱的一下拔出了腰间长剑,剑如流星朝那巨掌刺去!

巨人啐一口笑骂道:“老不死的,打不过动刀子了!”话语声中,巨掌其速不减迎着剑尖拍到!

就在剑掌将触的一瞬间,巨人手臂陡沉巨掌打横竟让过剑锋切向老者手腕!

老者赞一声,来的好!另一只手早已蓄满劲力,对着切来的巨掌就是一拳!

只听啪的声响,劲气四溢,巨人巨掌弹回,身形稳稳站着,而老者却蹬蹬蹬连退三大步才拿桩站稳,地面更留下深深脚印!

那巨人也不追击,站在那里似在沉思,过不多时,他脸露惊异表情,说道:“有名堂!”

退了一步,又说了句:“有名堂!”又退一步,如此连说四句,连退了四步,接着张口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白如纸张!

老者喘息良久,见到巨人连退四步,开口对着凤溪说道:“溪儿,看到没有?这就是我凤家绝技之一,连环劲!为父老了,体力不及,不然此刻这怪物已然倒地了。”

凤溪此时心中的激荡不已,义父的形象在他清醒这些天里一直都是和蔼慈善,如今又多了几分英雄气概!

青年眼中尽是仰慕之情,嘴张开了,却觉得语言无法表达,只得楞在那里!

对面巨人伸手擦了血水,咳嗽两声,坏笑道:“老不死的,有两下子,想不到这偏僻地方还有你这身手,可惜了!”

老者听到巨人说出可惜了三字时,隐隐觉得不妙,不由得心生警戒,再一次蓄满劲力灌注全身,长剑也发出嗡嗡声响。

这时又是一阵响动,从巨人出现的树林陆续又纵出几条大汉,个个身穿汉服,袖口紧扎,相貌与黑脸大汉类似,绝不是中土人模样。

最后更有两匹黑色骏马拖拽乌黑车厢从林中驶出!

老者脸色稍变,那群大汉中响起一个声音道:“这不是凤天南凤大将军吗?可曾识得故人否?”

老者寻声看去,只见那群大汉从中分开,一人背手缓缓而出,此人不及这群大汉身高,所以刚才老者并没有看到,这时看到不由惊呼道:“石大人!?怎么是你?!”

第二十一章 雁门旧地遇凶顽 林中原来是故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