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美娇娘 在劫终难逃

  老道耐着性子竖起耳朵听了一阵,觉得再无人打扰方才插紧门闩慢慢踱到她的床前,只见他脸上堆满怪异的笑,眼里似要喷出火来,一双手不停的握紧松开握紧又松开。

良久才听他长长呼出一口浊气,伸出手,一把掀开她身上的丝被!她发出一声惊呼,欺霜赛雪般的**毫无保留的暴露在那老道面前!她惊恐的看着老道,急急去拖丝被,手伸到半途,竟软软垂下!她心里咯噔一下,不曾想自己竟如此不济,连动手拖被的力气都无法使出,脸上惊惧更甚。

老道眼前一亮,瞳孔收缩,一股热血冲脑,嘴里说道:“小娘果真被附体了,贫道这就来为你驱邪消灾!”

说完一个向前一扑,压在了她的身上!她极力挣扎,手刚动,即被箍在头顶,张开嘴想要呼叫,却被丝被一角塞住,只急得发出呜呜声,一颗晶亮泪珠无声滑落!

老道呼吸急促,两眼充血,张开大口向着她最为高耸的丰盈之处*去!

就在这时,只听呼啦一声怪响,那老道脖子上骤然出现一条绿色藤蔓,大力传来将老道一扯!

她只觉得身上压力骤消,耳边听到一阵脆响,转头看去,正看到那老道被卡在小轩窗上,头在外身子在内,手脚不住挣扎抖动!猛然一声闷响,那老道身子猛地一震竟如泄气的皮球般瘪了!继而嗖的一下连人带衣服被吸到小轩窗之外不见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这诡异的一幕,心中惊骇难言,秀目旁泪痕尤在,*胸随着呼吸急剧起伏颤抖。

她回想刚才,几乎被那禽兽老道**,转眼间危机解除,她的身子更似被抽空了一样,半分力气都没有了,阵阵凉风拂过,她又出了一身大汗,霎那间毛孔收缩,鸡皮疙瘩坟起。但觉奇冷无比,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喷嚏,咽喉处顿时火辣辣痛了起来,脑子也开始迷糊起来。

朦胧中,她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接着看到从窗口溜进来几根绿色的像蛇一样的事物!那事物溜到她床前盘成了一团,那团东西慢慢升高最后化成一个人,那人看不见面目,分不清五官,手长及地,身若无骨,站在那里不断扭动!

她心头一动,努力睁大眼睛,再看那怪人身边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人!那人全身漆黑,脸上也带着黑布罩头,只露出两只眼睛,那眼睛黑多白少似一潭秋水波光粼粼。

黑衣人看见床上横陈着的**,咦了一声,手一挥,纱被向前一卷顿时裹住了床上人的身体,接着从那黑衣人袖中飞出一条绳索,三缠两绕把那玉人儿捆得粽子一般!

她看着黑衣人的眼睛,只觉得那眼波似有某种吸引人的魔力,让人不由自主产生出莫大的信任感,只觉得无论那人做什么,说什么都是对的!

黑衣人捆完床上人,将手一指。一旁绿怪物咯咯数响,扭动到床前,双手前探变长围着床上的“肉粽子”缠了几匝如抱婴儿般把她抱了起来。

黑衣人手再一挥,房门无风自开,绿怪物抱着床中人扭着飘了出去。

黑衣人看了看室内各处,从怀里抽出一块树皮扔在桌上,一扭头,走出门外,木门在她身后关上,从他来到到他离开,那道门始终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天上又是那轮圆月,月下如雪,男子站在那里,遍身镀银。

他在那里笑,她就站在他的面前,闻着他的气息,她向他伸出手去,即将触到他的时候,他却突然凭空消失了!

她大急,在如雪的月光下发疯似的四处乱跑乱叫。突然,场景异变,她竟然身处不知何处天台上,四面浓烟滚滚,烈焰熊熊,空中四处盘旋巨大的直升机!

她怀里躺着那个男子,对面是那个满脸鲜血的老道士,他枯瘪的身子恐怖的扭曲成不同的形状!他张着大嘴似乎在叫,衣袖翻飞,不断引来道道火焰向她袭来!

她怀里抱着男子,只出一手与那老道相抗,火焰如道道流星划过夜空,但到了隔她一米左右的距离就似撞上一堵看不见的墙纷纷如烟花般爆散开来!

老道见火焰无功,老脸一沉,将身纵上半空,居高临下双掌合并,身如巨箭向她击去!

她将怀中人轻轻放在地上,站起来,掌心向上如举重鼎,掌心口对着老道双手形成的箭头。

老道飞到离她手掌一步的距离就犹如又撞上了那堵无形之墙,整个人定在空中,狰狞的面孔显得更加狰狞!他猛然张开嘴,似乎又在大叫,却依然没有声响!

她愣住了,仔细回顾,整个空间虽然有各种状况,竟没听到半点声响!

就这么一分神,老道突破了那道无形阻力,她先是感觉手掌剧痛,接着一股刚猛气劲顺着手掌剧痛处传来,周身百骸无一处不痛,整个人被击得高高飞起,向着那烈焰火海坠落!啊啊啊!她嘶声狂叫,这次却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凤!”她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一处洞穴中,穴壁上四处插着火把,对面地上一堆人形藤蔓摊成一个“大”字,再细看,那人形藤蔓左右手的地方各有断裂痕迹,从胸到腹被生生撕开,腰部仅有几根蔓条相连,遍地绿色汁液!人形藤蔓头部只有两只眼睛,此刻那眼睛里满是痛苦神色,眼旁依稀有道道水痕。

在人形藤蔓头顶方向站着一个黑衣人,一身紧衣千疮百孔,黑色头罩也垮在颈部活似一个大号口水布!

那黑衣人长发披肩,身形妙曼,樱口瑶鼻,美目如水,长长睫毛随风轻颤,两弯柳叶眉如远山含黛,一眼看去却是一位绝色美女!

此时黑衣美女眼中透出不可思议的震惊,小巧玉手捂着左肩,指缝间鲜血潺潺,“你!怎么可能!?”她的声音如黄莺婉转,却带着微微颤音,带着惊怒!

有风吹来,她没有回答黑衣美女的问话,因为她觉得遍体冰凉,回顾自身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丝绸棉絮碎散身周,其中更有节节断绳。

“咦!”她惊讶之余抬手捂住羞人处,“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没死?”她连着问出一串问题,对面女子神色更加惊疑,“你搞什么鬼?你怎么会法术?你到底是谁?那女子也抛出大串问题。但是两人都显得酷似对牛弹琴,鸡同鸭讲。

“我是谁?咦?我是谁呢?”她被那女子的问题问住了,梦里!她在梦里碎碎念念的那个名字!“凤!”她低下头喃喃说着“我叫凤,,,”

黑衣女子大声道:“你叫安宁!你父亲就是当朝太尉安烈!你二哥就是当今天子身边的红人安青!”

她猛地抬头“你说什么?!”

话音未落,黑衣女子手一挥,自袖间飞出一枚圆溜溜的东西直奔她面门而来!她抬手一挡,手臂微麻,只觉得那暗器软绵绵的,一挡即破!空中爆出一团粉红烟雾,她吸入少许雾气,顿时头脑发麻,一阵天旋地转,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黑衣女子走到她身前,踢了她几脚,见没有反应,才软软坐倒,看着地上*体女子,捡起地上布条包扎好伤口,嘴里还在自言自语,“这安宁是个白痴呀?怎么看起来不像呢?她的法术武功都有一定造诣,不像是阴物附体的样子导致的,,,这是怎么回事?”想了半天不得要领,干脆不想了,只恨恨看着她姣好的面容,咬牙道:“你不要怪我,要怪就去怪你父亲吧,,,安烈,你害我义父全族惨死,害我离乡背井十年,隐姓埋名受尽屈辱,幸得我天生命大,才没被折磨死,我不死,我就不会让你好死!我也要让你尝尝骨肉分离之痛,身败名裂之苦!哼!我掳了你的宝贝白痴女儿,用她来对付你的宝贝儿子,呵呵呵!那一定很有趣!嗬嗬嗬!,,,”

洞穴外,星月渐隐,启明星闪烁最后的光明,天,马上就要亮了,,,

第十二章 美娇娘 在劫终难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