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强易折 屈人何不可

  “以后?她还有以后?七天之后,这世上也许就没有她这个人了!”马车旁的石板路上施施然走来一个黑衣人。

“主人。”绿儿恭恭敬敬的欠了一礼。

“这个女人属黒的呀?什么都是黑的!除了这个宠物,,,”安宁心里嘟囔着。

只见那黑衣女子穿了一身新的黑衣,没带头罩,秀发收束成团云髻,蒙了一张黑面巾只露出一双眼睛,眼睛旁的皮肤凹凸不平,且有半块猩红斑迹!只这露出来的部分就难看无比了,更别说面罩下的其他部分。

见到这个女子这样,安宁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入手果然粗糙硌手!她心里大叫:“啊!我和她一样了!我也变丑八怪了!”

正难过间,黑衣女子已经走到她面前,啪的一声打了她一个耳光!“你要想在临死前被几十只禽兽折磨,我马上就恢复你本来面目!”

一听这话,她的熊熊怒火顷刻间烟消云散,用手捂着变肿发烫的脸颊,眼里含着委屈的泪水却倔强的不肯流下!

黑衣女子看着她,神色变幻不定,她也恨恨的看着那女子,绿儿在一旁左看看右看看,一时搞不懂她们这样相互看着能看出什么问题来。

黑衣女子突然说:“你怎么醒了?你怎么不白痴了?”

“你才白痴!”安宁狠狠的回了一句。

“呵呵,白痴的你起码不会痛苦,清醒着的你会后悔生而为人!”黑衣女子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道。

她不禁打了个寒战。

黑衣女子说完就不再理她,悠悠说道:“那些人说不想看到她,今天晚上我们就在这里过夜,明天一早随他们出发,绿儿,你去弄点吃的给她。”说完自顾自走到一棵大树下,纵身窜进浓密树冠不见了。

绿儿扭着身子来到安宁身边,看到她还在发愣,于是伸手碰了碰她的肩头,“我要把你锁在车上。”

“为什么要锁我?”她愣愣说道。

“免得你逃呀,,,”绿儿说。

“不用锁了,我在这里。”树上传来黑衣女子的声音。

绿儿看看她,摇了摇头,自去准备食物去了,只留下她一个人还在发愣,“我不该醒来吗?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但是为什么对于这里的一切我都那么陌生?而且在梦里我见到的所有人和场景都不是这个样子呀?”

一个女子声音响起在她脑海深处“白痴就专门做白痴的梦,真是痴人说梦!”这竟然是树上人所说!

“靠!她居然也听得到我心里想的!”她大惊叫道,

“靠?是什麽意思?”那声音带着的调侃。

“你个死变态!偷听我心里说话!”她大叫道。

“变态?这又是那里来的乡野秽语?呵呵呵!安老儿如果听到他的宝贝女儿醒来就是这些污言秽语,只怕当场气死了吧?”黑衣女子呵呵笑道。

“你有种下来当着我说!躲在那里偷听,说怪话算什么东西?”安宁怒极。

“你说什么?”树上人被激怒了。

安宁只觉眼前一花,黑衣女子就站在她面前了!

啪的一声,她脸上又挨了一巴掌,这下一张脸两相对称了。

她还没回过神来,一只冷冰冰的手卡上了她的脖子,气流顿时受阻,窒息感袭来,她抬起双手拼命去拍打扭掰那只铁箍似的手,却哪里掰得动!只觉得气不能进出,心子咚咚乱跳,头顶像要裂成两半!只一会儿,她的眼前就开始金星乱冒,脸憋得通红,舌头也慢慢伸了出来,“我就要死了,,,也好,,,但是这种死法真的好窝囊,,,”

就在她即将毙命之时,那只手松开了,她往后就倒,咚的一声后脑着地。

气流进入她的鼻孔,她猛的咯了一声,接着张开嘴大口大口呼吸,兴许吸气太急,她一阵剧烈的咳嗽,头脑之中嗡嗡作响,好半天才恢复过来,黑衣女子双手环抱冷冷的看着她,眼里满是鄙夷。

安宁伏在地上喘息稍定,抬起头,咬紧银牙恨恨的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黑衣女子,心里默念“今天你没杀了我,你会后悔!我发誓你一定会后悔的!”

黑衣女子阴恻恻的声音传来,“安宁,这只是开始。”说完又隐入树冠中去了。

安宁又咳嗽一阵,恢复了一点力气,她手撑着冰冷的地面,脑子里空白一片,自从醒过来所遇到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折磨苦难:石台暴晒,闺房遇险,以至于如今命操人手,更有未知种种。

她此时此刻竟强烈盼望见到那不曾谋面的父亲和二哥来,仿佛只有他们才能把她从这无尽的梦魇中拯救出来。

这样一想,想到难过处,一颗女儿心渐渐柔弱,眼鼻处酸胀热气一激竟伏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这一哭似乎要把所有的苦楚统统倒出来。

不知哭了多久,心里的郁闷稍稍消解了点,安宁慢慢的坐起身来,抬起袖子擦干泪水,抿着嘴,眼里透出决绝意味,心里想:“这是我第一次哭,也是最后一次哭!以后我要让所有欺负我的人在我脚下哭!”

“志向很好,可惜呀,,,可惜”树上人时时不忘奚落。

安宁突然抬头对着树冠展颜甜甜一笑,她的脸很丑,但是那个笑容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给人一种很干净很舒服的感觉!黑衣女子在树冠里看到那个笑,心里一颤,却说:“疯病又犯了!”

安宁站起身,拍拍身上尘土,就像拍掉那些弱小不堪般啪啪作响。这时,绿儿抱着几只已经剥皮去脏清理干净的野兔扭着回到马车旁,同时它还带回来一些不知名的野果野菜和一捆枯枝。

安宁走上前去,心里想道:“绿儿,我来帮你吧。”

绿儿转过头定定的看着她,眼里流露出明显的不可思议。安宁可不管它的惊讶,伸手接过枯枝放在地上,熟练的码成一个环形尖堆,她又看了看剩下的枯枝,从中捡出两根稍长有分叉的,寻了几块石头夹住两根长枯枝,又从发呆的绿儿手里拿过一只野兔,用枯枝穿了夹在两个支架当中,做完对着绿儿小手一伸,想道:“拿来!”

“什么?拿什么?”绿儿显然有些反应不过来了,“点火的呀,不然生吃呀?你可以,我不行的!”安宁又是一笑!看得绿儿眼睛直直,手里托出一个火折子。

红红的火苗贪婪的舔着已经有点熟了的兔肉,散发出的香气勾人馋虫蠢蠢欲动!火光映上安宁的脸,红红的,她专注的表情看上去有点像庙里的仙人塑像,不食人间烟火!但是注意看,她唇边口水已经流了出来!

绿儿缩在一边,她本能怕火,以往都是它照看主人的起居饮食,每次生火做饭都是它的受刑日!现在看到安宁主动帮忙,心里对她的好感又多了一层。

兔肉烤熟了,油脂冒出,外焦里嫩,模样十分诱人,安宁拿着这只兔子却不吃,她捅了捅绿儿,看着它,手却指着树上。绿儿会意,眼珠转动,一阵风刮过,安宁只觉眼前一花,手上的兔子已经不见了。

她浅浅一笑,又穿了一只,烤得比上只还好看好吃,她一边猛啃兔肉一边斜眼时不时的看看树冠,狡黠的眼神像极了一只狐狸!

第十四章 强易折 屈人何不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