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小店怪客

  五月的天气还没有要热起来的迹象,但日照时间相对来说已经悄悄变长,习惯了夜生活的人们,大白天基本上都还在睡觉。到了夜里,不用上班的人们才开始出来活动,夜色掩饰了每一张脸,也掩饰了每个人的心灵阴暗处。

“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雨,到现在都没有一点雨星子,看来相信猪会爬树都比相信天气预报来的准呢,,,”一个穿着麻格子衬衣牛仔裤长发小青年在对着同伴抱怨。

“切,,,”另外几个同样留着长发的小青年发出嘘声,唾沫星子溅了麻格子一身,他奋起一脚踢在最近的一个同伴臀上,被踢那位立刻嚎叫一声,闪得远远的,“花痴,你一天到晚都想下雨,是不是还在打豆花西施的主意哟?”一个胖娃儿笑嘻嘻的做着鬼脸,立刻引来一片附和声“就是!你娃穷心未灭色心又起了哟!”

“你娃找死!你娃找死!嘿!看我无影脚!嘿嘿!”麻格子奋起乱踢,笑骂声中,几人溜到一处小小的豆花店前,“崽儿,要追女娃儿,你娃就要趁早哟,听隔壁王大妈说,别人店里早就有男的了哟。”胖娃推了麻格子一肩膀。

“你娃又找死!”麻格子又是一脚,胖娃一闪,他踢了个空,“哪个王大妈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呢?你娃就乱编嘛?”麻格子哼哼着。

“不相信算了,反正你是没得指望咯,,,哈哈哈”胖娃幸灾乐祸,冷不防被麻格子抓个正着,一顿海揉,上下其手。

“不要闹了,到地方了,你们还闹,当心人家西施泼你们一身洗脚水!”另一个尖脸细声细气的说。“哦,,,”几人齐齐应声,发一声喊,一起冲进豆花店里,抢占有利地形。

只见这个小小豆花店,门脸不大,厅堂也只有六组粗木桌椅,对门里弄横着一个柜台,柜台后面是一道门洞,里间是厨房,坏境的确简陋。但是各处卫生做得极为仔细,粉白墙面如同新刷,地面稍粗一点的尘粒也无,桌椅也是擦得油亮油亮的,更兼几盆中等富贵竹点缀其中,平添了几分淡雅,夏天将至,这绿意无疑会给这家店招揽来不少生意。

这时饭点刚过,店里没多少人,加上才进来那群小青年也才总共三桌,靠左居中一桌坐了一对夫妻,此时正有说有笑的吃喝着;靠右离柜台最近的一张桌子坐了一个穿休闲装的小伙子,好像着了凉,他头上带着宽边鸭舌帽,还带了一个大大的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闪烁不定的打量着周围,他手边放着一碗豆花,味碟是清淡的,一盘猪耳朵,一瓶山城啤酒,也不知道他这样带着口罩怎么吃东西,,,

那群小青年来到店里一改喧闹,安安静静斯斯文文的坐着,只偶尔低声交谈几句,他们坐在靠左离柜台最近的那张桌子。

这时就听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一个长相甜美可人系着粉红围腰的女孩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咦?你们又来啦?今天吃点什么呢?”那女孩一点也不像长相那么羞怯,她很自然的和那群小青年打了个招呼,脸上的笑容如已过的三月般灿烂。

“嗯,今天还是来五碗豆花吧,你这里的豆花,甘甜可口,吃过一次还想吃呢,,,”麻格子点了人数,很随意的说。

“好嘞,你们稍等啊,马上就来。”甜美女孩一阵风般替他们放好碗筷,倒上老鹰茶,摆好味碟,就进到厨房,准备食材去了。

麻格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另外四个同伴终于忍不住,哄然而笑,“好香,,,好香,余味无穷呀,,,”胖子摇头晃脑作古人状,“死胖子,等会儿有你好看!”麻格子恶狠狠的瞪了胖子一眼。

不一会儿女孩就托了一个托盘,里面放着五碗热气腾腾的豆花来到他们桌前,麻格子立马起身,帮着把豆花放到桌子上,“再帮忙打盆饭来吧,谢谢,,,”麻格子略略歉意的说,“刚才忘点饭了,,,”

女孩扑哧一声,掩口偷笑,灵动的眼珠随着笑意盈盈左右,“没事,你们再稍等啊。”女孩转身一阵风去了。

“妈的,这里有家豆花店!赶了一天的路累死个人了!进去吃了再走?”一个怪声怪气的声音在店外响起。

“嗯!”另一个声音如寒天霜雪般冷硬,麻格子莫名打了一个寒颤,而另一边鸭舌帽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随即迅速黯淡。

说话间,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一个是长相奇丑但却嚣张跋扈的男人穿着一身不伦不类的红西装,脚下踩着一双运动鞋大踏步走了进来。

他身后跟着一个黑色风衣身形颀长的男人,那男人带了一副韩版宽框墨镜,如刀削般的脸庞挺鼻窄唇,用时尚的话来说,就是一脸尖酸刻薄像,但这样的五官配合在一起,却有一种自然的威严,一种冷冽的威严,那男人浑身上下散发出浓浓的戾气,墨镜后的眼芒如刀跃跃欲出。

那两个人一先一后走进店里,很随意的坐到靠右离门最近的桌子上,坐定后,那丑男高声吆喝:“有人没?!老子要点菜!”

麻格子几个人心里只觉得怪怪的,一时看着厨房处,心里竟希望那女孩不要出来,仿佛她一出来就会遭遇不测似的。

只见那女孩笑容不改从,端着一盆饭走到麻格子桌前,放下饭钵,转身来到丑男面前,“你们要吃点什么呀?”女孩甜甜的笑着,那丑男眼神一亮,肥厚的嘴唇裂开,露出焦黑泛黄的牙齿,脸上五官向上弯起。

“我靠,这是在笑呀?今天真的惊悚了,这整个一夜叉呀!”麻格子在心里嘀咕,再一看另外几个同伴脸上的表情和他一模一样,都对自己的长相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话说有的东西真的需要对比才行的。

那丑男中的极品笑着说:“来两碗豆花,随便再来几个热菜,两瓶啤酒,我们不弯酸的。”

那上升为极品的丑男突然冒出的本地方言顿时让麻格子等人被豆花呛到,桌上喷的狼藉一片。

麻格子手快,只喷了一手,一个个在那里咳个不停,那对夫妻也忍俊不禁。

女孩掩口轻笑,答应一声,摆好一应物品转身走进厨房。

黑风衣突然说话了:“不要闹,这里是内地,不比我们那里,先办正事,再说其他,先生一会儿就来了,到时候别怪我不帮你!”

极品一愣,“先生要来?难道他们真的在这里?”

黑风衣薄唇动了动,却没说话。

极品讪讪撇撇嘴,也不说话了。

片刻,女孩端上酒菜,极品手一抖,筷子掉到地上,他弯腰去捡,起身时那只怪手却顺着女孩光洁的小腿撩进了她的裙子里!

女孩发出一声惊叫,身子一扭,跳到一边,俏脸上红云过耳,眼里充满恐惧神色,一层泪光盈眶欲落!“你,,你这人怎么这样?”

极品怪笑一声:“小妹儿,老子看得起你才摸你,都说了老子不弯酸,摸一下不算弯酸吧?而且这也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你长得太好看!”说着极品向女孩搂去!

麻格子几人看到这一幕,心中大怒,只是刚才被黑风衣的气势压了一头。现在见心上暗恋的对象连番受辱,麻格子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重重一拍桌面,挺身站起,大声怒道:“众目睽睽,调戏妹儿,丑八怪,你胆子也太大了吧!”

极品一听这话,放开女孩,转过身子,眼中先是诧异然后燃起熊熊怒火!“老子最恨别人说我长相,你小子不想活了?”

说着捏了一根筷子,向麻格子走去!

黑风衣重重哼了一声,极品怒道:“你不要管!老子这几天忍得够了!”

说话中,几步走到麻格子面前,裂开怪嘴森然说:“小子,你再说一次老子丑八怪试试?”

说着,把那根筷子抵在木桌上,往下一压,那根筷子嘎吱声中竟然被压进了木桌里!

这一下四周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那对夫妻见势不对,也知道没人来收钱了,在桌上放了一张百元钞票,起身匆匆走了。

麻格子几人呆若木鸡,他更是两股战战,额头冷汗淋淋,极品看着他,厉声吼道:“你给老子说呀!”麻格子只觉一股腥臭扑面而来!腿一软瘫坐回椅子。

那极品狰狞笑着,五指张开慢慢向他抓去!“哟呵呵!几个月不见,帮主风采更胜从前吶!”只听店外飘进一个柔媚娇腻的女子话语,极品听到这话咦了一声,收回了手爪,掉头看向门口。

只见从门外走进五个人,当先一名女子艳丽无双,风姿婉约,只在眼中隐隐流露出风尘之色,一双大眼睛左顾右盼间流波辗转不定。这人却不是野百合还是谁?

左手一人白白净净,半百年纪,皮肤却如年青人般细润光洁,他,就是风光一时的七组组长,程彪。

右手一人神色冷冽,方正脸庞,星目剑眉,他就是方舟时下新任谷主袁强。

另外两人居然就是那本来已经走掉的两夫妻!

极品丑男自然就是斩龙帮夜叉,黑风衣就是有鹰眼之称的许平陆。

看到袁强走进来,夜叉的嚣张气焰立刻消退了不少,“先生,你也来了?”

说来也怪,自从安宁在三个月前脱身以后,袁强就有了一个怪癖,他规定所有下属见到他都必须称呼他先生。

在这三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首先是清肃方舟内部,对于不支持他的或是以前和华老关系密切的人一律隔离审查,若是有用又愿意归顺的当即释放,若是那种没用的,又不愿意归顺的则当众杀死!但是人心难测,有的人归顺难免假意,又或有的人归顺后又生二心,这袁强也算绝顶聪明的人,为了测试人心,他特地引进一批测谎仪,还找来数十个顶尖的心理专家,这样一来人心也被他牢牢控制住了。

其后他又利用手里的资源,四处扩张势力,先后剿灭,吞并各地大小组织集团数百个,其中包括斩龙帮。

夜叉是一帮之主,岂能甘愿为人下属?于是两人闹翻了,数次交手都以夜叉惨败而告终,夜叉看清了形势,只得乖乖服输,做了袁强四大魁首之一,而野百合凭着样貌和床上功夫竟然也做了魁首,夜叉老大不服气,却也无可奈何。

最后,袁强广派人手四处查寻烈凤下落,一方面他对烈一直念念不忘,始终认为烈是他的囊中之物;另一方面,凤从方舟出来的时候带走了历代方舟谷主的独门绝学和无数宝藏典籍的埋藏地图,这两样东西他志在必得,所以这次接到鹰眼的讯息,就立刻带着野百合和程彪火速赶来!

由于这个地方深处内地,很多地方行事颇有不便,所以他特地命令鹰眼和夜叉低调行事,在他没到之前不可节外生枝,夜叉这一路忍得辛苦无比,但就算这样,路上这色中饿鬼还是残害了十几个花季少女,若不是鹰眼适时阻止,受害的恐怕不计其数!

却说袁强三人风尘仆仆赶到这里的时候,恰巧看见一对夫妻急忙忙从店里奔出,一边走还一边打电话,袁强耳尖听到他们正在报警,于是出手砸烂了对方手机,又把二人押回店里!

袁强看着夜叉,眼神似刀,直把夜叉看的虚汗直冒,一张丑脸更加让人不敢直视了。

袁强看过夜叉,又看鹰眼,就这样看了半天目光落在麻格子几人身上,那几人哪里遇到过这种阵仗,均觉得一颗心子碰碰乱跳,思来想去却又不知道到底在怕些什么!

袁强收回目光,淡淡对那辆夫妻说:“你们不用害怕,我们不是坏人,我们是在执行秘密任务,有些事情不方便说,至于你们的手机,事后会有人赔偿的,现在请你们配合,关于我们,你们只当没有见过。”

那对夫妻早被吓得乖了,听到这里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袁强又看了看店里诸人,对夜叉冷冷说了两个字:“走了!”夜叉把嘴一瘪,缩头缩脑从袁强身边擦过。

鹰眼擦擦嘴站起身来,随手掏出一张主席头,大声道:“老板!妹儿!结账!”叫了几声,却不见人来,一旁野百合笑着说:“鹰眼,别叫了吧,几个小钱何必那么较真呢,办正事要紧,,,”

鹰眼却一本正经的说:“你懂什么?饱汉不知饿汉饥,当年我要不是差了那几个小钱,会落得跟你这种人为伍?”

“你!”野百合气得小脸酱红,眼里杀意蓬勃!

鹰眼理都不理她,直接走到柜台前对着里面又喊了几声,袁强眼珠一转,心中一动!急道:“快进去看看!”

鹰眼也觉出了什么,手撑着柜台,翻身闪进厨房,只见里面空空的,不见一个人影,后门开着,一条小径通向不知何处,,,

第八章 小店怪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