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惊变

  邓国辉看着安宁,眼里突然流露出复杂痛苦纠结的神情,如同此时的天光,明暗交锋。

“今天会下雨吧,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也是这种天气,雨将下未下,那天牵着你的小手,感觉很有力,你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他缓缓的说。

安宁神色大变,手一抖,半截断枪掉到地上!“老师!”

陆夕和程彪同时愣神,老邓是烈的老师?这比华国登上火星都还令人惊异!

“也是这样的天气,我看着我的妻子和姓华那个老狗在我的床上!”“邓国辉”脸上扭曲,“当时我就想冲进去杀了那对狗男女,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却忍住了!事后妻子对我说,是那老狗对她用了强!你们看那老狗平时衣冠楚楚,但背地里竟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于是我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毁掉他的一切,他的家人,他的心血,他所有的一切,所以我一直隐忍,所以我尽心尽力的培养你们,让那老狗抓不到我的一丝把柄,那老狗想必也心里有愧,每次分给我的好处比谁都多,而且让我直接联系上家指派你们所有的行动,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恨!凭什么他是谷主我却不是?凭什么他可以为所欲为我却不能?我哪样不如他?,,,啊啊啊”“邓国辉”嘶声吼道。

安宁越听心里越惊,眼里流露出不可置信,脸色也显得苍白了起来!

“邓国辉!你到底在说些什么?”程彪终于忍不住了,他厉声喝问道。

“你闭嘴!程彪!你也不是什么好货!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就光彩了?为了升官,你何尝不是把你那些手下当作垫脚石?姓陆的小子身手好,你偏不用他!只因为怕他抢了你的风头!嘿嘿,那小子也是一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你就把他硬塞给我!好啊,我就借这块石头砸你的脚!”“邓国辉”狠狠的说道。

陆夕听到这里不由双眼圆睁,眼里尽是迷茫和愤怒。

“邓国辉!你闹够了没有?!”程彪怒吼道,从身边一个军人手里抢过枪,对着“邓国辉”猛扣扳机,但却没有子弹射出!

程彪一愣,却见那些蒙面特警齐齐扑向那些军人,手中寒光闪动,片刻间解决掉了那群绿迷彩!

这时就见“邓国辉”在脸上一抹,现出一张苍白的脸,那人不过四十出头,看上去挺正直的样子却因为激动而显得有些狰狞!原来他一直带着一张人皮面具,只是做得太过完美,以至于骗过了所有的人!

“邓国辉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死了,我叫袁强!”那人说道,“我是烈的师傅!”

程彪大惊失色,仓惶道:“你想干什么?”声音竟有些战抖!

“我们不干什么,”一个人接口道,说话的是安宁先前所抓的“人质”,他也在脸上一抹,现出的是一张飞扬跋扈但是奇丑无比的脸。

“夜叉!”安宁惊声道!

“嘿嘿,原来烈又叫安宁?”夜叉贪婪的看着安宁,“真是人如其名,真是又安又宁呀!”

“哼!”一辆装甲车门敞开,野百合从里面走了出来,脸色阴沉。

“哼什么哼?!哼!”夜叉瞪眼看她一眼,又目不转睛的看着安宁。

野百合脸色更加阴沉了。

那边安宁看着昔日的老师,眼眶微微泛红,“老师,你,,,”

袁强惨笑一声!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恨!“这么多年,我一直兢兢业业,为了组织的重返大业,呕心沥血,可到头来却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那老狗平时道貌岸然,骨子里阴私刻毒,他怕事情暴露,竟然用下作的手段逼死了我的妻子!我好恨!那些和我平时称兄道弟的人居然躲我!深怕惹火烧身!诺大一个方舟!竟然没有一个人肯为我打抱不平!还好那些人只是装聋作哑,没把我卖了,我好恨呀!我恨所有人!于是我想了很久,想出一个计划。他不是想重返故土吗?我就想方设法助他实现!一方面不惜重金利诱,一方面分派精锐渗透到各个领域,程彪!你以为你每个月户头上多出来的那几个零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吗?那是催你上路的冥纸箔金!借你的手已经有一股力量正在崛起,只是你和你上面的蠢货不知罢了!鹰眼,他也是我们的人!”

程彪听到这里,白净的脸上更加白净了,几乎连五官都被净化掉了!

“烈儿,你是我最得意的学生,原本我想告诉你一切,让你和我一起实现我的计划,但是,你却爱上了凤!你恐怕不知道吧?那小狗竟然是老狗的私生子!”袁强无不痛惜地说。

“啊?!”安宁乍以听到这样的秘密,禁不住惊呼出口!

袁强满目幽怨的看了安宁一眼,接着说:“那小狗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烈儿,你本来是我的,我怎可以让其他人得到你!可惜当时我羽翼未丰,不得已只有和那老狗虚与委蛇,暗地里我也在培植我的心腹势力,你可知道枭对你一直倾心仰慕?”

“我,,,我一直知道,我一直把他当成哥哥的,,,”安宁嚅嗫道。

“哥哥?!呵呵!他可不是这么想的!两年前,当他知道你和那小狗好上了,当时他就想找到你们,却被我阻止,飓不是也喜欢那小狗吗?我便设下圈套,把她送给了枭,事后枭只有对我言听计从,然后又折磨飓,疯狂在她身上泄愤!直至把她折磨致死!”袁强无不得意地说道,仿佛死的是一只小动物般。

“原来,,,原来飓不是死于行动失败!却是你!”安宁心中大恸,瞬间泪涌双目,拳头握紧,咯咯作响!

“还不止这些!你可知道?你每次行动过后为何都会留下烈手印?哈哈!那是我叫枭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你名声在外!让你树敌无数!其实说到底你们也只是那老狗的棋子,工具!既然是这样,他用我用又有什么区别呢?只不过他在明我在暗罢了,你不知道?每次你的行动都是慢性毒药,一分一分把你拖进无边地狱!当有一天你力不从心与世界为敌的时候你会死得比飓惨一千倍一万倍!”

袁强这些话如一把把匕首直直捅进了她的内心深处,字字诛心!此时她真恨不得立马冲上去拼个死活!

但袁强手一挥,“你想拼命?不急,等我把话说完,你有的是时间,”他狞笑着,“更何况,我还有一个惊喜要给你看呢,,,”

说着看了夜叉一眼,只见夜叉举手在头顶上画了一个圈。

只听风声呼呼,一个方形铁盒从天而降,落在人圈之中!夜叉走上前去弯腰拾起铁盒交到袁强手里。

袁强拿着铁盒缓缓打开,只见里面装着一颗人头!

看见那颗人头,安宁惊呼道:“华老!”

“哈哈哈!”袁强仰天大笑!“老狗用小盒装,小狗用大盒装!我要让他们父不如子!哈哈哈!”

“什么?凤,,,”安宁倒退一步,先前傲视群雄的气势荡然无存,只觉得身子空空的!

这四年里除了信仰的力量在支撑她,更因为那个人的存在,只要一想到他,每次行动过后所受的伤,所遭的罪都如清风拂过。

一想到他阳光般灿烂的笑脸,她都会想要扑到他宽广的胸膛永远不出来,虽然最近这两年和他见面都是隔着千山万水,但视频里他的一颦一笑,一悲一喜都令她芳心醉倒。

此时乍然间信仰崩塌,心上人或有噩耗,你叫她如何承受得了?!

这时一直沉默的陆夕上前一步扶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子,脸上流露出痛心的表情。

天!终于暗了!大地笼罩一派阴霾,直升机前端射出笔直的光柱照得人群中心如雪般白!

袁强衣摆随风烈烈,脸上志得意满直如御驾亲征大功而返的帝王一般!四周人影憧憧。

“哈哈哈,烈儿,你知道你的弱点在哪里吗?哈哈哈!你的弱点就是挫折太少啊!你以为就凭你就可以单人匹马完美完成那几次任务?哈哈哈,那是我在背后替你清扫了大部分路障呀!你以为斩龙帮里都是饭桶脓包?那也是为师的欲擒故纵呀!就是为了引出那个小狗,但是那个小狗一直不上当,所以为师精心设计了这次计划,你怀疑过这次任务对不对?那是我布下的陷阱,又岂是你可以看得出端倪的?为师知道你的性子,对于要做的事情你就一定要去做,就算错了,你也要去做,为师故意不出面,你就更加要去做了!今天是你和那小狗约好见面的日子吧?他还叫你不要接这次任务吧?你是不会听他的话的,我故意安排这个完全没有挑战性的任务给你,就是要让你放松警惕,而野百合这个烂货差点搅了老子的局!还好老子早有防备,打电话给鹰眼,布下这个陷阱,陆夕你恐怕不知道吧?在车上老子就可以要了你的小命!结果你当时意乱情迷,没听老子打电话,老子一想还不如就让你个傻小子去对付烈儿,我也很想看看你和她到底谁更胜一筹呢,结果你小子那么不经事,哈哈哈!真是笑死老子了!”

陆夕听得嘲笑,心里怒意翻腾,眼中似要喷出火来!

“这只是我计划的一部分,老狗那边却是我必得一役!你们以为鹰眼为何要离去?他是去杀这老狗去了!由于我放出了风声,有人要对付烈,而且是大名鼎鼎的鹰眼!凤那小狗必定慌神!我又想法切断了基地和外界所有的联系,那小狗心急如焚,枭自告奋勇和他一起来了,老狗不放心,也跟来了,嘿嘿!正好被鹰眼截住搞掂!哈哈哈!我终于报仇了!嘿嘿!我终于报仇了!”

“袁,,,老师,,,”安宁眼中没有一丝生气,空空洞洞的,她如幽魂一般说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不管你怎样对我,我也是感激你的,别的我不想再提,只是想问一句,凤,他是死是活?现在何处?”

“嘿!你到现在不顾自己都还在关心那小狗?也罢,你想见他,我如你所愿!”袁强说完又看了夜叉一眼,只见夜叉向天空挥了挥手,只听得轰哐一声巨响!在夜空中动人心魄!这次落下的是一个人型大铁箱!

安宁猛地挣脱陆夕的搀扶,巍巍走向那个大铁箱,只见她痴痴的看着那个大铁箱,走近了,噗通一声跌坐在地,双手扶在箱顶,口中喃喃说着“,,,你说过我们要在一起,永远永远不分离,你还说过只要我一句话,你会放弃一切和我在一起,,今天你说你要来,你说我会有危险,我没听你的话,我真傻,我还以为是你又在和我开玩笑呢,,,嘻嘻,你总是和我开玩笑,但是你呀,说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呢,,,”

一阵风吹过,把那女子的温柔言语拂进在场每个人的耳里,,,野百合只觉得鼻子一阵酸楚难明,眼泪悄悄滑落;陆夕站得最近,他只觉得对眼前这个女子又多了某种说不清的朦胧愫情,似是感动似是怜惜;程彪垂下了眼皮;夜叉舔了舔舌头;袁强则两眼望天,浑似大风过耳,吹过便散,,,

安宁轻轻叹了口气,摸到铁箱封口处,缓缓打开了箱子,里面侧躺了一个棕衣男子,一头乌黑长发遮住了面目,颈侧一处手指般大小的创口,血已经凝固了,使那创口更加触目惊心!

安宁痴痴的盯着那个男子,伸手拂开了挡住他面庞的长发,露出了苍白如纸的面貌,,,

第六章 惊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