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决心已定

  大伟并不认识一落,他还是单纯的学生的时候一落就已经是道上的大哥了。阿全的心思完全没有放在和黑哥的交谈上,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一落,他想看看大哥多年来天天张嘴闭嘴“老二老二”到底现在比自己强多少。计划的设定是大伟和黑哥两个商量的,一落也没有心思听,他不耐烦的抽着烟,是那种他最喜欢的牌子,以往他总是很小心的慢慢的吸,慢慢的吐,仿佛在享受一种美食似的,而现在,他的这个动作只表明他比任何人都更心烦,他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下见到自己多年没有见面的三弟,当年他走的时候二弟还做不了什么主,一切都是在他和大哥的教诲下小心从事。

“阿全先生,看来你对我的这为兄弟比较感兴趣,”黑哥指了指一落,“这位是我的好兄弟欧阳一落。”

“久仰大名!”阿全连正眼都不瞧一眼黑哥,这令黑哥很不爽。

“这样吧,一落你一会儿请远道来的两位兄弟吃顿饭,用最高级别的。”

“黑哥太客气了。”大伟用胳膊捅了捅阿全,他想提醒阿全在这里我们不是老大。但阿全完全误会了他的意思,站起来说:“还是不麻烦黑哥了,如果生意商量的差不多了,我想我们可以回去了。”

“好吧,既然二位不肯赏脸,那请便,一落,你去送送两位。”黑哥显然很不满意阿全的做法,在这里他还是老大,他并不想在自己小弟面前表现的低人一等,这不是海南,不是日本,即使你有在大本事,在我的地盘上还是我说了算。

阿全扭头走了出去,还是大伟赶忙向黑哥道歉:“黑哥,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个兄弟就是这样,在海南除了我大哥没人能制的住他,您还请多包涵,至于那件生意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因此受到影响。”

“大伟兄弟不要误会,生意归生意,我不会食言的。一落送客。”

到了没人看到的地方,一落停下了脚步,一把抓住阿全的肩膀,紧紧的拥了上去,“老三!”

“二哥!”虽然阿全口口声声都是不服一落的话,但做为亲兄弟,从小都是在两位哥哥的照顾下长大,对两位哥哥的感情还是不同寻常的。

大伟一下子愣在原地。

“二哥,这么多年你怎么样,大哥天天都在念叨你。这次来北京还特意交代我一定要找到你,没想到......”阿全有点激动。

“老三,这里说话不方便,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说吧。”一落在激动中仍然保持着高度的警觉性。

江洋查阅了有关安顺场的有关资料,他已经准备好要去弄个明白了,可是他还不知道石潭会不会去,不管怎样,这次,他下定了主意,即使石潭不去,他也要去。

“老公,如果你要去,我也要去。”苏蓉撒娇一样的话此时却显得异常的坚定,她了解了整个事情的原委后,做出了这个决定,她不会再让江洋一个人冒险了,她宁愿和江洋一起去死。

“你听我说,这次不同以往,以往我可以迁就你,这次可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很可能会发生意外,我不会让你牵连进去。”

“如果你有事,我怎么办?”

“我不会有事的,我怎么会有事呢?”江洋轻松的笑了笑。

“不能不去吗?石潭说如果那个故事是真的,你们可能会死。”苏蓉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江洋搂住苏蓉,亲吻着苏蓉的额头,他真正感觉到女友对自己的爱,他怜惜的抚摩着苏蓉的头发,眼睛注视着远方,他也不知道前方会有什么样危险等待着他,也许真的会死,他不愿再想下去,抱住苏蓉,紧紧闭上了眼睛。

“江洋,即使我们找到了那四卷法术又能怎样呢?”石潭不像江洋那样为了假设就可以不顾一切的去冒险。

“找到那四卷法术,我们就能破解你的先人是否真的修炼过长生之法......”

“你还在想这个事情。那又怎么样,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我还是逃不过一甲子的天煞星劫难。”

“按照鼎上的铭文我们只能做这么多,假如我们还能找到更多的线索呢?我是说如果我们去找那四卷法术,如果成功或许我们能破解天煞星之迷。”

“你怕死么?”石潭说出“死”这个字的时候,认真注视着江洋。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我们这么容易死吗?”

“我是说如果,你会怕吗?”

“你说呢,我怕,但如果让我最好的朋友独自去面临死亡,我会更害怕。”

石潭终于露出了笑容,一种宽慰的笑,他明白江洋看似玩笑的话正是他的心里话,他开始为有一个这样的朋友而欣慰。

“地图!”石潭从书架上抽出一张折叠的四四方方的地图扔给江洋,江洋在接到地图的一刹那,露出坚定的微笑。

宾馆里,烟雾缭绕,一落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大伟终于见到了大哥天天说的“老二”,他终于理解为什么大哥那么希望二哥能回去帮忙了,单单这种冷静就比阿全强。

“老三,大哥的这次的生意是和黑哥做的?”

“不是,这次上和日本的山田组做的,货被阿彪那个混蛋给掉包了,弄到了北京,大哥这才让我们来的。二哥,你是怎么跟的那个黑哥?”

“自从我们分手后,我独自来到北京,就跟了他,这小子看上去很讲义气,其实心里是个阴险毒辣的家伙,当年就是因为做文物生意,让老子替他坐了7年牢。”

“什么?你还替那个混蛋坐了7年牢?”大伟惊叫起来。

“二哥,做完这次生意,我给你砍了他狗日的,看来你在他手下不是很顺心啊。”

“不要胡来,至少现在不要,在北京,他还是说了算的,这是他的地盘,我们还惹不起,这次生意,我不仅要他破产,还要他去见阎王爷!”

阿全和大伟看到一落目光中露出杀气,都不敢说什么了。

“安顺场,位于四川石棉县城西北11km松林河与大渡河交汇处,地势险要。”江洋指着地图上安顺场的位置说。

“这么大的地方我们怎么找?”石潭提出了疑问。

“到你曾祖父的墓地找!”坚伯突然想到了什么。

“墓地?”

“对,墓地,老爷在世的时候曾说过石家的祖坟就在当年翼王兵败之地。”

“隔了这么多年,墓地早找不见了。”石潭从没听父亲说过自己家的祖坟。

“我记得老爷说过的,好像是在山河回流之处,左柏,右槐,前松桑环绕之处。”

“这不是线索吗,山河回流之处显然是大渡河拐弯的峡谷,左有柏树,右有槐树,前有松树和桑树,你想想,大渡河几百年是不会变的,那几棵树呢,现在总也有两百岁了吧。”

“但愿是这样。”

“坚伯,在我们走后,这个鼎,你要千万看护好,不能有差错。”

“少爷放心,在少爷回来之前,我不会开藏风阁的。”

在藏风阁不远处的小宾馆里,一个高倍望远镜正监视着江洋他们的一举一动。

第八章 决心已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