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黑 影

  黑哥是个聪明的家伙,他能让一落替他坐牢已经说明了问题,要知道一落可不是听人摆布的主,当年连自己的亲哥哥都管不了他。日本的山田组特意找了他,他们也不相信单凭阿力一个人本事就能把货安然无恙的搞到手,他们做了两手准备,必要时候希望双方自相残杀,他们好渔翁得利。北京有他们的卧底,在黑哥手下做了多年,当然黑哥很聪明,他故意让所有的大哥都来参与此次生意,就是想看看有没有人对他不利,说到底,他还是对一落不放心,一个失踪多年现在又突然出现的人尤其是在这个重要的生意的关键时刻是不是真的值得信任,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判断了,即使一落真的替他坐了7年牢。

同样,现在的一落当然也知道黑哥的心思,他也不相信自己刚一出狱就能得到黑哥的重用,特别是在多年未见的情况下就把眼前这么重要的生意交给他,并且交易的对方竟是自己多年没见的亲兄弟,他不知道黑哥是否知道阿全是自己的三弟,在没有挑明的情况下最好谁也别主动说明。对于生意的本身,他是有所了解的,也听到了不少怪谈,但这已经不是他的管辖范围了,牛二接受了那个寻找铜鼎的倒霉的任务。

江洋和石潭出发的当天,苏蓉正在管里训练,她的心情不是特别好,当她知道江洋要去找的东西时就总也是忐忑不安,坟墓,他们要寻找的是坟墓,想想就知道有多可怕,而且那个坟墓似乎还很特别,她只能用特别这个词来形容,因为她看到江洋永远自信的脸就无法使自己再想更可怕的事情了。

到四川的火车像条长蛇,尤其是在过山洞时,就像刚从地下钻出的长蛇。江洋和石潭一路上没有太多的谈论,也许是做的时间太长了吧,江洋竟然浑身不舒服起来,他在座位上躺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在各个车厢来回的走,石潭还算安静,他想不出自己不安静的理由,一个大活人,听了一堆像传说的故事就去寻找死亡,他自己面对着车窗外的大好河山竟也笑起自己来了。窗外,因为寒冷,高耸的山都更加的冷峻了,看不到一点生气,现在出游的人不是很多,所以车厢里并不是很挤。他在思索着他们的漏洞,他们对本次行动的漏洞,也许没有漏洞吧,要不就漏洞太多了,他紧皱着眉头不知怎么办了。

“现在行动吧,我看时候到了。”

“不要着急,一木,再等等,中国有句古话叫欲速则不达。”

“可是我们已经等了好久了......”

“还不是最好的时候,中国人最喜欢窝里斗,我们等着混水摸鱼。”

“可是......”

剃着板寸的男子挥了挥手打断了那个叫一木的人的话。

“阿牛,现在所有大哥都不在,我就不隐瞒你了,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把它办的隐蔽些,尽量不要惊动道上的人。”

“我明白,大哥,你看是不是要一落帮忙,他毕竟对这方面还是有经验的。”

“还有,就是,你要小心一落,我知道你们关系不一般,但我提醒你,一落比你我都更聪明。我要这次生意做的不出漏洞,明白吗?”

“明白了。”

牛二多半没有理解黑哥的话,不相信一落,这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而且还替你坐过牢呢,怎么要怀疑一落呢?

深夜,静的只有冬天的风飕飕刮的声音。几个黑影偷偷走到藏风阁的后墙,当头的一个对手下们说:“弟兄们,今天牛哥交给的活都记清了吧,跳过这面墙,到最中央的那个屋子里找,千万要小心。”手下的一个小弟刚爬上墙就突然跌下来,昏迷不醒,“怎么回事?他怎么了?”

“大哥,听说这个藏风阁有点邪门,有不少人从他旁边过都差点晕倒。”

“不早说,他妈的,还闹鬼了,快,把他抬回去。”

几个人匆匆跑掉。

“牛哥,不行啊,那个藏风阁进不去,昨晚我有个弟兄差点摔死。”

“你们是吃白饭的?老子安排这点事都他妈的干不成?”

“不是,牛哥,那里已经闹的沸沸扬扬了,都说藏风阁里闹鬼。”

“老子不信,什么他妈的鬼,走,瞧瞧去。”

众人都拦不住,只得不情愿的尾随在后。

半路有个戴墨镜的算命先生见人就招手,这可惹毛了牛二。

“瞎子,你冲老子招什么手。”

“相见即缘,我看先生面色不好,印堂发黑,恐有不祥之照啊。”

“他妈的死瞎子,你认识老子吗,在这混还净给老子败兴。”

“先生不信,可先算上一卦,如算的不实不要您钱,我收拾东西走人。”

“看来你不到黄河不死心了,非要个老子算一卦了,那好,老子就成全成全你,你说,我印堂发黑,为什么?”

“先生最近阴物惹身,阴气袭身。故此印堂发黑。”

“大哥,这瞎子说的有点意思啊。”一个小弟把手捂在牛二的耳朵上小声的说。

“这么说算你对吧,那你说我怎么办?”

“欲降阴者必先阳其身。”

“什么意思?”

“先生是不是遇见鬼了?”

“你说怎么办吧?”

“好办,鬼不在白天出现啊。”算命先生笑道。

“什么?啊?”牛二好像突然想通了什么,“说的好,算的准,死瞎子,不,先生,以后你就在这片混,如果有事就打我牛二的名。”随手掏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了算命先生。

“多谢先生。多谢。”算命先生在牛二走远之后摘下了墨镜,露出了狡猾的笑。

牛二心里欢喜的很,他想你不是邪门吗,你不是闹鬼吗,算命先生说的明白,鬼白天不出来啊,我为什么非要在晚上去呢,在这片我还能怕了谁不成?明抢!

在坚伯还没有反应的时候,牛二的小弟就闯了进来。他们把坚伯绑在一把椅子上,牛二在轮回鼎上来回的走。

“就这个东西?”

“大哥,是的,就是这个大家伙。”

“怎么像个煮饭的东西,老头,这是什么东西?”

“轮回鼎,”坚伯面无表情,眼睛淡淡的看了牛二一眼,“你们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我们老大叫我把这个东西弄走。”

“不行,你们不能把它拿走,你们不知道它的用途。它会伤到你们的。”

“我们知道,我们可以用它来煮饭。”

牛二的小弟们哈哈大笑。

“大哥,别跟这老家伙废话了,把东西抬走吧。”

“好,动作要快。”

黑哥也很奇怪这个东西会那么邪门,他并没有很快向阿全说事情已经办妥,他在想,在想一个一石二鸟的办法。

“要不要把一落叫来?大哥。”牛二问。

“晚上吧,不过,现在是不要向任何人透露我们已经把东西搞到。”

“对了,大哥,那个老家伙,那个老家伙怎么处理?”

“关起来,等我们把货出手以后在把他放了,做的干净点。”

“知道了,大哥。”

第九章 黑 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