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当年(一)

  叶纤喘了口气,休息了一下,才又继续道,“当我成功以后,就在我还满心欢喜的时候,慕容啸天却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原来,他居然想不老不死,永保青春。后来我才想起,他一早就跟我打探过这些事情,这种体质因为可以解毒,同时也能排出自己身体的毒素,并且滋养身体,有很大可能可以保持身体的年轻,当初我师父失败后总结经验的时候曾说过,这种体质的改造幼儿成功的可能性最高,只可惜当时师父已经没有药材再试一次。这些我都跟他说过,所以他才打起了你的主意,要不然怕是他要自己亲身尝试了,可惜这样就苦了你,他想要达到目的,居然要每日饮你的血,且不说你小小年纪如何受的了每日放血,慕容啸天他把你当成他的药材,这让我如何受得了,在苦劝无果的情况下,我只好冒险,一边安抚慕容啸天让他再给我几天时间考虑,一边计划带你送出宫。"叶纤的眼中此刻闪烁着当初的那种愤恨,不舍,又决然的光芒。

“这里原本是我一人生活,不过你出生以后,慕容啸天又找了一位奶娘,帮助我来抚养你,她人很好,真心的爱护你,到后来我与她虽名为主仆,可实际上我早把她当成了亲人,她也是看着你长大的,我把实情告诉她以后,她也决定跟我们一起走,当时我们已经差一点就成功了,只是后来事情败露,娘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自己留下来阻挡,让奶娘带着你先逃。”

叶纤泪流满面的注视着诺冰,“你当时见娘受伤怎么都不肯走,娘只好安慰你说一定会去找你,你那时已经懂事,虽然不知道慕容啸天的目的,但也是似乎觉察到什么,整日闷闷不乐,不管是这里的一切,还是娘的承诺,娘都希望你可以忘记,所以才给了奶娘那颗忘忧丹。”

虽然叶纤诉说的时候把自己的经历都是轻描淡写的带过,可是,诺冰怎么会感受不到她的那种悲痛,难过,愤怒,不解,却又无可奈何的复杂的感情,对于女儿的疼惜,对自己无能无力的悔恨,不得不铤而走险的决心。

“你们走后我就受伤晕过去了,我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是没想到不知过了多久,居然醒了过来,醒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慕容啸天,他问我你去了哪里,我一听你已经逃出去了,心中真的很开心,”叶纤调整了一下情绪,又继续道,“过了大概快一个月的时间,慕容啸天跟我说,他们已经找到了你们的所在,可是奶娘却不惜放火自杀,他们最后只找到两具已经烧焦的尸体。我当时悲痛欲绝,就想跟你们一起去了。可后来一想又觉得蹊跷,奶娘那么疼惜你,怎么会就这么带着你焚火自尽,在我最痛不欲生的时候,她不止一次的劝慰我说,活着才有希望。所以我心中一直希望这中间有什么隐情,所以才苟延残喘的活到今天,没想到,我真的等到了,等到了见你,只是,你却又置身危险之中。”

一时间,诺冰有些唏嘘,那位奶娘,应该就是诺冰在马车里醒过来时见到的老妇人,当初她们应该是成功逃出了皇宫,却在后来的途中发生了一些变故,所以原来的冰儿才会殒命,被诺冰侵占了身体,那老妇人自是将诺冰放在了东陵国之后,自己引开了慕容啸天的追兵,后来更是以这种极端的方式,让慕容啸天以为诺冰以死,从而换来诺冰以后的自由。

纵然知道那老妇人不是为自己,诺冰心中仍然不免一阵悲伤。

当年(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