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主意(二)

  “当然”苏然一笑“难道熙老板要在门口待客吗?”

女子掩口一笑,又看了诺冰一眼,“公子,姑娘里面请”。

诺冰淡淡一笑,眼神微动,她有一种感觉,这两人是认识的,虽然那女子掩饰的很好,但她开门那一刹那,分明是想喊另一个称呼,看到自己后才改口的。

诺冰也没有声张,她相信苏然如果真的是想隐瞒此事,一定有他的理由。

随两人进入屋内,一层层的轻纱罗帐无不彰显着这件房屋女主人的妖娆。

“公子现在可以说了吧。”将两人带入屋内,落座之后,女子娇笑着问道,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让人觉得风情万种。

“我们呢,是想和熙老板做个生意。”苏然首先开口道。

“哦?”女子有些意味有些玩味的看向苏然。

“我这位朋友有新的曲子,不知道熙老板有没有意呢。”苏然看了一眼诺冰。

诺冰诧异的抬头看着苏然,他居然是为了这件事,她刚才也只是随口提了一下,没想到,苏然居然如此迅速的真的为她办这件事,诺冰的心中似有一股暖流在流淌。不动声色的平复自己的心情,等待着女子的回答。

“这。。恐怕要让公子失望了,我们凤舞酒轩,不缺酒,不少茶,不停歌,不断舞,要为我们作曲的人,排队恐怕都要排到大街上去了。”

“可以保证你没有听过类似哦。”苏然故意用吊人胃口的语气笑着说道。“既然我们都来了,不妨听一听,熙老板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诺冰在心里暗笑一声,苏然还真是对她有信心啊,听都还没有听过,就敢说的如此笃定。

女子眼睛在诺冰身上停留了一会,有看向苏然,才笑道,“好啊,那妾身就洗耳恭听一次,姑娘是用什么乐器,妾身这里可只有古筝。”

苏然征询的眼神看着诺冰,他确实不知道诺冰是什么乐器。

诺冰俏脸一红,有些窘迫的说道:“我不会乐器,只能清唱给熙老板听了。”既然苏然喊她熙老板,那自己这样喊应该也是没错的吧。

女子一听,掩唇轻笑了一下,道:“有劳姑娘了。”

从刚才诺冰就在想如果要唱的话,选哪一首比较好,差别太大的恐怕不太好接受,思来想去,觉得《烟花易冷》不管是词曲比较贴近这个时代,应该比较容易被接受。

调整了一下情绪,诺冰轻启朱唇。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如你默认生死枯等/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

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容我再等历史转身/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听青春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那史册温柔不肯下笔都太很/烟花易冷人事易分/而你在问我是否还认真

千年后累世情深还有谁在等/而青史岂能不真魏书洛阳城/如你在跟前世过门/跟着红尘跟随我浪迹一生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伽蓝寺听雨声盼永恒

诺冰的声音孤独中带着一丝希望,柔弱中带着一丝坚定,婉转悠扬,牵肠百转般的娓娓道来。诺冰都不能否认,她第一次发现,这个小公主嗓音实在是美了。

女子渐渐敛去了脸上的笑意,慢慢的似是沉浸在其中,而苏然则是看着诺冰,一双眸子隐隐闪着光亮。

主意(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