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白骨

  吃罢饭,众人将星梦公主送出府。

沐芷晴和星梦公主没有多深厚的感情,自是无话可说,到是夏灵若有些不舍星梦离开,典型的把王府当自个的家了。

沐芷晴懒得看她那做作的样子,决定午膳送窝头给夏灵若,看她能坚持多久。

叫管家备了马车,她准备去看殷慧兰。

洛铭宸却说:“一会儿与我一起去一个地方。”

沐芷晴本想一口回绝的,这些日子他不是和夏灵若形影不离吗,她打定主意这些天都不要理他的,但转念一想她还有求于他,也好借此机会在问一问可有打听到神医的下落,于是点头答应了。

洛铭宸没有骑马,而是和沐芷晴共乘一辆马车。

马车走出没多远,躲在暗处的夏灵若双手紧握成拳,目光阴毒的看向走远的马车。

沐芷晴,终有一天我会将属于我的一切都抢回来的!

马车上,尽管沐芷晴和平日没什么两样,但洛铭宸还是发现了她对他的一丝冷淡。

假若是平时的话,沐芷晴只要是与他单独在一起时就会像糖一样黏在他身上,要么会拉着他的手与她十指交叉,要么就会直接坐到他怀里对着淡然自处的他撒娇耍懒。

现下她安分守己的坐在一旁,反倒让他不知所措了。总觉得将她抱到自己怀里他才会觉得踏实。

但看到沐芷晴淡漠的脸色,便又将自己那股冲动压制了回去。

马车不知走了多久,沐芷晴问:“我们要去哪?”

“神医白骨今日开宴,邀请我们去看他奏乐。”总算她是说话了。

“你找到他了?”不得不承认,洛铭宸手下办事的效率还是很高的,这么快就找到神医了。

“是,他与我是旧交!”

“那为什么不直接请他去六王府为蕙兰看病呢?”他们去有什么用?

洛铭宸无奈一笑,向她解释说:“白骨虽然医术精湛,但——”

“但脾气古怪,而且不轻易给人看病对吗?”难道所有神医都一个脾气,一种嗜好?

洛铭宸轻笑,“怎会,只是诊费有些不同罢了!”她哪里来的古怪想法?

“白骨本是云国皇帝专属御医,寻常人他是不会看诊的,即便是我去请也是有极高的要求的。”洛铭宸道。

“什么要求?”沐芷晴到来了些兴趣。

“他虽为神医,但是他更精通韵律!他的要求便是要我赠与他一件前所未有的乐器。”洛铭宸难得这么有耐心的说给她听。

难怪神医要开宴奏乐了!

大概走了一个时辰左右,车夫才将马车停下。

沐住晴下了马车,便见眼前景色秀丽,风景如画,但因为是冬季的关系,路两旁的植物还是稍显零落枯败了些。

洛铭宸说:“这是海棠山庄,原先司马陵熙作为质子时我赠与他的别院。白骨之所会住进这里极有可能是授了他的意。”

沐芷晴了然的点点头。心中一闪而过的疑惑,洛铭宸不知道司马陵熙也来了吗?

山庄门口有人出来相迎,沐芷晴便没有问他知不知道司马陵熙来了的事!

沿路走来,沐芷晴觉得这海棠山庄假山嶙峋,小桥流水倒真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住处。

前面带路的人将他们领至一间宽敞清静的大厅说:“我主人请翼亲王和王妃在此稍等片刻,一会儿会奏一首曲子请二位欣赏,主人吩咐请二位一定要仔细聆听!”

洛铭宸和木芷晴对视一眼,不明白白骨这是要搞什么名堂,即便要听演奏不也得主人先出来招待吗?

沐芷晴正要开口质问,洛铭宸将手搭在她肩上示意她稍安勿躁。

沐芷晴点点头,与洛宸在椅子上坐定,且看他们究竟要意欲如何!

那人将手轻拍两下,顿时旋律四起!

沐芷晴感叹着房间的巧妙布局,墙面四壁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竟然可以传音,而且音质犹如洪流般激昂荡漾,连绵起伏!只是不知那些奏乐的乐手影身在哪里了。

沐芷晴四处打量,一曲方罢,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到是洛铭宸一直凝神细听那首曲子。

大厅里又恢复了来时的安静。

只见一名长相俊朗的年轻男子大笑着步入厅中,爽朗的笑声停罢,男子对着洛铭宸道:“别来无恙啊翼亲王!”

洛铭宸起身学那人的样子双手一揖,回敬道:“白神医客气了!”

一旁的沐芷晴双眼瞪大,难以置信的看着所谓的神医,心想他是不是太年轻了点?她还以为他是神医的徒弟呢!

白骨客气一笑,将目光移到沐芷晴身上,笑道:“莫非这位就是王妃了?”

“正是内人。”洛铭宸轻笑点头,看着沐芷晴的眼神中闪现出一丝柔光。

“哈哈,某人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白骨大笑着说,对他口中的某人毫无惧意。

二人会意,但笑不语。

几人言笑罢,白骨一脸正色问道:“王爷可有准备好我要的东西?”

洛铭宸无奈一笑,说道:“北武不比云国,能工巧匠居多。现在病人情况危急,恐怕等不到我为你制出稀世乐器了!”

白骨听后不为所动,无奈道:“那真是可惜了,你我相熟多年,我这什么规矩你是知道的,没得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就破例吧!”

洛铭宸脸色冷凝,眸光暗沉,声音不自觉冷了一分,“没有转还的余地?”

白骨看着洛铭宸冷下来的脸色,忽而笑道:“怎会!凭我们的交情我也不能太绝情呀!刚刚你们听的那首乐曲怎样?”

“曲调悠扬,如梦似幻,极为动听!”洛铭宸道。

白骨轻笑道:“王爷给的评价虽少却也是极高的!不过我给王爷的机会便是——请王爷说出这首曲子里由哪些乐器所奏?”

沐芷晴与洛铭宸同时怔住,这是什么问题?

沐芷晴愁得眉眼都皱在了一起,暗自叫糟,她刚刚好像没怎么仔细去听。求助的看向洛铭宸。

洛铭宸仔细回想道:“起首为筝,琵琶穿插在整首曲中,萧起笛落,扬琴与竖琴贯穿全曲——另外两种乐器,本王孤陋寡闻实在是分辨不出!”

洛铭宸歉意的看向沐芷晴,他无能为力了!

白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