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袖舞:第一废宠

红袖舞:第一废宠

vivibar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文 望不断天涯路

  还记得那是龙炎王朝擎天十八年秋,帝都大皇城。

秋雨稍稍的停息,初冬的冷就席卷而来。远处,白衣袭袭,金簪盘丝,孤楼单影,婆娑红袖舞,一画丽质若天仙。

龙炎国的秋天,枫林的颜色透着无尽的哀思,枫林深处,一座孤坟,荒草不似旧年。大红是龙炎国秋天的颜色,上至皇太后,下至宫女都在袖口织以红纱。皇宫贵族为金丝,宫女为长丝纱。帝王则多以金丝复合纱为主,太监及侍卫又以短纤纱;皆以红为国色,起舞而袖,万代江山皆红袖。

她一曲《红袖舞》下来,额头有了细密的汗珠子,微微喘息的停下来。倾城之颜,却是一抹莫名的哀伤。

她不是看了这些个秋色惆怅,而是失去了一个人,再也没有人在秋末,冬初,为她抵御秋霜,冬雪。

“禀蝶妃娘娘,都已经准备好了——”晴雪莞尔一笑,清脆的声儿如莺歌。这皇城到底是大红大红的气派,那些准备与她何干?只不过在她的心底,一抹心疼是听晴雪说起薇儿“你的妹妹,成了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

“举国同欢,不续朝纲,皇朝艰难,人离悲欢……”眉若含黛,殷红朱唇,青丝缕缕,女子吐息如兰。随即,引人不解地是那一抹似有似无的嘲讽之笑。

“娘娘……”,晴雪明白娘娘的意思一般,轻移碎步小嘴上柔声道。“皇上他……今晚在华阳宫,由皇后侍寝——”

“晴雪,你知道故国的雪有多美吗?他一定还以为如初,薇儿却不再唤我作姐姐——”她微启樱唇,玉兰气息;怀里那一抹寒冷,冰冻了自个儿心扉。晴雪一听,担忧的望着蝶儿,眼神儿满是哀怜,此刻蝶妃娘娘不是想起了某个人会想起谁?晴雪跟随蝶妃来龙炎国算是请降,自然知道一个亡国公主的心。

“美,像蝶妃娘娘一样美——”晴雪朝故国望去,然而高达7000多米的格尔木雪山一篇雪白,阻挡了那么多牵挂。倒是避开谈论今夜侍寝的薇皇后,让晴雪进退为难,“薇皇后不会再为难娘娘您了,再怎么说您也是薇皇后的姐姐!小皇子的事情,薇皇后耿耿于怀……”。

“今儿个,你也累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她娇俏的脸上,温馨的一笑像是不想在听下去的样子。玉手伸出,捋了捋晴雪的头发,她一向待晴雪如姐妹。微微叹息,玉指悄悄触在冰凉的脸庞,跟自己有着相近容貌的薇儿,此刻早就忘记了故国,“妹妹又如何……她又怎么会得到龙炎帝王真正的爱呢?”。

“奴婢想薇皇后会明白娘娘的苦心……一血国耻旧恨,早日回归故土!”晴雪跟在她身后,来回的踱了两步。清香茹曼,如淡菊,如雅荷。

“你不懂——”她截断晴雪的追想,而自己却忍不住想到了远处。“龙炎王这个时候要见我,你也不知何事吧?”

“晴雪愚笨,思索来思索去也不能思索哥来由明白,”晴雪的笑颜美丽,清新如晨雾。

“待会我去就是了……”她像是站久了,小腿有些累,脸上有些疲惫难熬的样子,就像是在坚持着最后一点希翼。她依旧会心一笑,隐去了脸上难过的样子。

“诺——”,晴雪不愿的望着,最后不安的请安离去了。晴雪看到不是她的开心,而是伤心。

青色的城墙如山,琥珀色砖瓦,挂着无尽的冰冷。玉兰横围,金殿垂心,褐色笨重的宫门紧掩,禁卫军怒目握刀。最顶端的楼阁,轻舞茵茵,望去天涯,才苏醒如今依旧是宫门深海。玉石横衔,乌鹊不见踪影。

留下她一个人,想着想着还是想到了那一座孤坟,乱草丛生,尸骨冰冷。她曾经冒着生命的危险,偷偷的跑到那坟墓前,却因为忍不住哭啼而惊动了那个随时会捏死自己的人。回来寝宫的时候,发现雨蝶宫的侍卫,太监,婢女全部都换了。而她看到地上残留的血迹才知道,因为自己的偷偷出去,龙炎王朝至高无上的君王挥袖杀了雨蝶宫除她之外的所有人。

这么久了,她又有了这样的念头,而那因为她而死去的孤魂时刻提醒她,不可!

楼阁再高,也望不断天涯路。独自倚在阑珊,一江秋水,一江独欢。断不是没有了活着的勇气,也依旧是为了那生死契阔。如若今生是无了缘分,月圆时候,撩人只不过是黑夜里幽灵的衣裳,离去的是人,依旧令她牵肠挂肚,念念不忘。

楔文 望不断天涯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