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殷梨溪

  底牌尽出,可韩寂凌稍稍增强了一点灵力在这一剑上,殷梨溪所有的防线逐一崩溃。一道身影从比试台上飞出,伴随着尖叫,眼看就要重重地砸落在地上,另一道身影以快得惊人的速度飞掠下比试台,飞一般的速度使得他的身形竟是模模糊糊。

闪电般冲下比试台,稳稳地接住了满脸恐惧、几乎要哭出来的殷梨溪,韩寂凌戏谑地笑道:“怎么样啊,殷姐姐?玩够了吗?要不要再来一场?”“你!”殷梨溪羞得俏脸通红,樱桃般小巧玲珑的嘴巴张了张,却什么都没有说。

他怎么会这么强?爸爸给我的火心蛇鞭可是天阶灵器啊!虽然不及世间十分罕有的天阶神器,但也已经是非常稀有的了,而他再强,只是一把灵力幻化出来的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破开自己的防御和攻击?换做普通的剑,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伤她分毫的啊!

此刻,殷梨溪满脑子的问号,而眼前的韩寂凌似乎就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一想到她本自信满满,结果被逼得底牌尽出还输得如此彻底,落得这般丢人的下场,韩寂凌居然还戏弄她,殷梨溪就一肚子的火。抬头再碰上韩寂凌戏弄的眼神,殷梨溪漂亮的大眼睛里顿时蓄满了水,柔软的睫毛湿湿地垂挂下来,低低的抽泣声传来,竟是直接哭了!

“喂,不是,你,你哭什么啊?我,我又没伤到你。我已经手下留情了好吗!”韩寂凌最见不得女孩子掉眼泪,见到殷梨溪直接在自己面前哭了,慌了手脚,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哭声渐渐止住。殷梨溪知道,韩寂凌说得对,他那一剑若是直接挨上,自己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安然无恙。是韩寂凌在最后自己还没有受到伤害时及时将那一剑绝大多数?的力量转移收回,才保她周全。

但此刻,殷梨溪绝不会想要去感激韩寂凌的怜香惜玉,她愤怒地瞪着韩寂凌,指尖光芒环绕,击中毫无防备的韩寂凌,然后灵巧地一跃,脱离韩寂凌的怀抱,狠狠地说道:“你居然敢抱我?我让爸爸杀了你!”

要知道,这殷梨溪可不是普通人,她父亲殷均立可是蒂亚尔谧的王爵,手握生死大权,而她又是独生女,自然十分得父亲宠爱,谁见了她不毕恭毕敬?从小泡在蜜罐子里长大,基本没吃过什么苦,甚至连修炼殷王爵都舍不得殷梨溪吃苦,派人找来各种各样名贵、稀珍的药草,炼制成丹药给殷梨溪服用。有时候,一颗上好的丹药能抵得上几个月的苦修、苦练。

从小吃各种名贵丹药长大,加上殷梨溪资质本就不差,只需要练习秘术的使用方法,再练练敏捷度、力度,殷梨溪就已经是家族中年轻一辈里拔尖、少有的奇才了。

“哎,兄弟,赶紧道歉吧,看看能不能哄哄她,她你可得罪不起。”剩下一位还没有和韩寂凌较量的少年,看到殷梨溪生气了,一边幸灾乐祸一边好心提醒韩寂凌。

“我要是不抱住你,你可就直接掉在地上了。现在好了,我救了你,你不感谢我就算了,反而朝我发火。什么素质啊!”韩寂凌才不管殷梨溪是什么人呢,他只讲理。

凡是稍微了解殷梨溪的人,听了韩寂凌的话,纷纷对他表示深深的同情。看着殷梨溪渐渐冷下来的面容,几个少年一边“啧啧”赞叹:“不管什么表情,永远都这么好看啊!”一边同情地望了望韩寂凌,不约而同地转过脸去,一副不忍心看见韩寂凌被殷梨溪狠揍的样子。

“哇啊啊啊啊!你,你的头发怎么飘起来了?还,还变成了红色啊!”韩寂凌的惨叫声传来,“你,你你你想干什么!救命啊!”不用说,殷梨溪“暴走”了。这是她父亲一生中最成功的一部自创神诀——《璘火变天》,经过改编传授给了殷梨溪。这部神诀中蕴含了一头太古凶禽的部分力量,使用神诀即可借用这股力量,遇到强大的、敌不过的敌人时可以用来拼一拼或者保命。殷梨溪将这部神诀修炼得炉火纯青,基本可以自由轻松使用它了。而现在,这部神诀竟被用来对付韩寂凌了。

一股强大的压迫感铺天盖地地袭来,好奇挠得心里痒痒的,几人又忍不住转回脸去,而被韩寂凌虐过的两人更是带着兴奋准备好好观赏韩寂凌被狂虐的精彩一幕。

殷梨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