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空棺(六)

  “我说豹子头,这次我带你来,可是看在我们多年的交情上,一般人,就是跪下来求我带他来这里,我也不一定理他。”雄哥不冷不热道。

“呵呵,雄哥,如果知道是今天这种情况,你就是拿着一杆枪顶着我,我也不来。”豹子头斜眼望了望雄哥,冷笑道。

“我说过这只是一次意外。”雄哥的语气软了下来,但当他说到“意外”这两个字时,突然,他想起什么,嘴唇蠕动了一下,没再往下说。同时,我看到他脸上的肌肉不自然扭动了一下。

“嘿嘿,怎么不接着说了,是不是怕林子里那些死人听见。”豹子头冷笑道。

“意外这两个字可不能随便说。”坐在那里一直吧嗒吧嗒吸着烟的老头,突然插话道。过了一会,他又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这个林子里已经好久没出事了。”

他的“了”字刚说完,一个婴儿的啼哭声突然钻进了我们每个人的耳朵里。

我猛地瞪大眼睛,寻声望去,发现婴儿的啼哭声正来自我们刚才发现坟墓的地方。

其他人也都两眼盯着那边看,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悚的表情,特别是三眼,几乎吓得要跪倒在地上。

“谁去看看?”好半天,雄哥才说了一句。

大家都把眼睛瞄向豹子头,因为只有他如今看起来还算镇定点。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他的脸如今涨得通红。

“都是一群胆小鬼,一个婴儿的哭声也能把你们吓成这样,还说什么要挖坟,盗宝贝,我看都是狗屁。”豹子头一仰脖,把瓶子里剩下的酒也灌进了肚子里。

他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打着手电筒,跌跌撞撞,深一脚浅一脚,朝着婴儿的啼哭的声东倒西歪地走了过去。

“我们也过去看看吧。”萧雨对我说道,我点了点头。

“对,大家都去看看,一个婴儿有什么好怕的。”雄哥在后面说道。同时我听见他在后边拉动枪栓的声音。

可是就在豹子头快要走近坟墓时,突然,婴儿的啼哭声消失了,整个树林又变成一片死寂,除了我们的脚踩在枯叶上面的沙沙声还有我们每个人的喘息声,其他的,连风似乎也停止了流动。

豹子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他又扭过头,裂开嘴,朝我们笑了一下:“我当是什么呢,原来是假牙。”我们的手电筒照在他的脸上,却发现他的笑容瞬间凝固住了,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一滴红褐色的液体刚才啪嗒一声砸在他的脸上。

“血,”他把手放到眼皮底下看了看,然后慢慢地抬起头。我们的手电筒这时候也跟着他的仰望的角度缓缓地抬高,突然,我们看到一团黑糊糊的东西。每个人都张大嘴巴,慢慢地,我们看清楚了,那个黑糊糊的东西竟然是一个血肉模糊的婴儿,婴儿的眼珠在手电筒的照射下看起来就像两个摔破的紫葡萄,正一点一点地朝外面渗出红褐色的液体,啪嗒一声,又一滴血砸在了豹子头脸上,这会他没有用手揉,而是不顾一切地朝我们这边狂奔,其他人也都不顾一切地转身狂奔。特别是胖子,几乎撕破喉咙,喊道:“我的亲娘啊,鬼啊。”

第七十章 空棺(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