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午夜惊悚

  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同时张大嘴巴,恐惧如冰冷的潮水一般袭遍全身。

我回头望了望萧雨,却见他正低着头发呆,想喊他,喉咙却像被什么堵住了,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僵硬的身体好不容易才挪动到门后面,我机械式地把手一点一点地挨向门,同时屏住呼吸,倾听院子里有什么异常的动静,而就在我惊疑不定、踟躇不前时,却突然听到萧雨在后面喊道“你在搞什么”,我吓了一声冷汗,同时猛地把门拉开,眼睛盯向窗户外面正对着的位置,可是除了黑黢黢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这时候萧雨不知道什么已经站到了我的旁边,他把手电筒打开,四处照了照,可是整个院子里空荡荡地静悄悄地,除了风声,什么也没有。

当我们把门重新关上以后,他表情不太自然地问我道:“你刚才看到了什么?”我害怕告诉他以后,会增加他内心的恐惧,就胡乱编了一句:“没什么,我只是感觉房间里的烟味太重了,想把门打开,透一下气。”

“恩,要不你晚上到我妈房间睡,我在这睡。”他一边吃着饼干喝着矿泉水,一边说道。

“不了,还是你到你母亲房间睡,我在这睡好了。”我想了想,道。

“恩,那也行。”他又把一个苹果放到我手里,“今天晚上兄弟招待不周,明天回去了,我再好好犒劳犒劳兄弟,‘大餐’不用说,酒吧桑拿一条龙。”

“呵呵,酒吧考虑考虑,桑拿就免了。去那种地方,你女朋友知道了,还不跟你闹分手。”我笑道。

我本是想和他开开玩笑,缓解一下心理压力的,却没想到他的眼神忽然变得忧郁起来,盯着桌上的蜡烛,似乎想起了心事。

“怎么了,雨?”我紧张道。

“奥,没什么。”他如梦方醒,神情慌乱道,“我想我们该洗脸睡觉了。”他拿起桌上的手电筒,然后打开门,道:“走,厨房里有热水。”尽管我断定他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但他不说,我也不好问。

厨房在西厢房的旁边,里面的锅灶只有在古装电视里才能看到,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用了。

我们洗漱完毕,走回到东厢房门口,他把手电筒递给我,道:“早点睡吧,明天上午我们还有事呢。”

“恩,我知道了。”我打开手电筒,帮他照路,直到他走到正房的门口,我才把房门关上。

房间里除了浓浓的烟味,就是死一般的寂静。想着刚才窗户上看到的那个黑影,我心里就直发毛。

“这辈子也没算白活,啥都经历了。”我自嘲道。尽管这样,我还是小心地检查了下窗户有没关好。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我望着渐渐燃烧殆烬的蜡烛,不禁想起了李商隐的一句诗。而在同时,我的身体剧烈地抖动了下,我想到了《聊斋志异》,我现如今所处的环境和《聊斋志异》里所描写的时间场景又何其地相似,而我刚才又恰恰读了一首诗,不正是书中的所说的“秀才”吗?

我睁大眼睛,望向窗户,祈祷刚才只是幻觉,世上没有鬼魂,更不会有“聂小倩”。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把一切抛到了脑后,仿佛掉进了一个洞穴里,沉沉入睡了,入睡时无梦

后来有种声音把我弄醒了,声音很怪异,惊得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心里想是不是风声,可是当我一步一步挨近窗户时,却听到的是一阵低低地哭泣声。我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我的眼睛想透过窗户看到什么,可是除了黑糊糊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我从桌上拿起了手电筒,同时轻轻地把门打开,我必须这样做,否则我可能被吓死。

可是就在我把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听到的那低低地哭泣声正是从对面的房间里传出来的,还有那窗户里射出来的幽幽的光,纵横交错冲击着我的中枢神经。

如今我已经感觉不到风的凛冽和寒冷,受到一种神奇力量的驱使,我慢慢走进了窗户。我猫着腰,看起来像一个盗墓贼,好奇、兴奋、疯狂和大胆这时已完全压制住了恐惧。

我现在想到的是这可能是一个梦或者是我的幻觉,它们都是不真实的,我如今只是在梦和幻觉中体验刺激。

我把脸慢慢贴近窗户,一种偷窥的兴奋使得我禁不住裂开嘴,偷偷地笑了起来。

我疯了,我想!

我必须这样认为,我必须这样想,这是我大脑营造出来的虚幻的场面,我只是暂时性的精神失常,不必要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否则我会崩溃。因为这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女人正背着我对着镜子梳头,她穿着古代新娘的衣服,头发有一半被她拢到胸前。

她一边梳着头,一边低低地哭泣。这是梦,我想。我用牙齿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剧烈的疼痛使我差点尖叫起来。

就在我要逃之夭夭时,却发现她不再哭泣,同时梳子也被她放到了一边,她开始慢慢地把脸转向我。



第二十二章 午夜惊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