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信王的目的

  “疯子!”姜虞衣眉眼厌恶地一巴掌拍下他的手。

这里她一刻也不想多待,随手丢下一片银叶子,移步向外走,她还要回去看梨姜呢,哪有美国时间陪他发疯!

苏意温和的笑着抬手续茶,也不出声阻止她离开。

她才走了三步,苏意慢吞吞吐出的一句话让她硬生生顿住步伐,他道:“姜冬妩,你明白本王在说什么的,你只是不敢承认而已,你以为一味的逃避能解决问题?还是你低估了大周姜后的权势?”

逃避?她从来不知道什么是逃避!于是,姜虞衣转身、折返、坐下、喝茶。

苏意递给她一杯,她接过,仰头一口气喝了个精光,然后双手撑着桌子气势汹汹地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姜皇后的心思你不会不懂。”他摇着茶杯,也不喝,慢悠悠地开口。

“是。我知道。”她目光灼灼,“可天理何在?律法何在?难道她还能强迫我嫁给苏俨不成?”

他笑,有几分嘲讽,“不要小看了一个母亲对幼子的疼爱,何况,她不仅仅是一个母亲,还是大周的……皇后,你觉得律法对她,有用吗?”

“苏意,目的!”姜虞衣拿了茶盏儿往后靠了靠,调整了个舒适的坐姿,不疾不徐开口,“皇后如何我如何,又与你有什么干系?你何必费劲告诉我这些?单单是来警告我不要违背皇后旨意吗?”她双眸嘲讽,缓缓摇头道,“我不信!一个字都不信!”

他啜了口茶,“本王希望公主能嫁给阿俨,不论你信或不信。”

“为什么?”

“他相思无望,本王希望他余生能快乐些。而你,是最好的选择。”

她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据我所知,太子苏纵才是旭王一母同胞的兄弟吧?”言下之意,旭王的幸福与你无关。

“姜后对本王的母妃有活命之恩。”他淡淡解释道。

姜虞衣反诘道:“那又如何?报答姜后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我不会同意嫁给苏俨为妾的。”

他轻笑道:“公主是介意正侧之分?现在公主身份不同了,皇后许以正妃之位也不是不可。”

姜虞衣摇头道:“不是。只是我觉不会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这是我的底线。”

“公主会答应的。”苏意斩钉截铁。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有自信,但我还是一句话——不嫁!”姜虞衣站起来,朝他一揖,移步往外走,“多谢信王的茶。”

背后苏意端坐着身形不动,沉声道:“本王给公主时间考虑,若公主改变主意……”

“不会。”姜虞衣这一次没有停下脚步,裙踞轻摇地走出红袖阁大门。

她站在红袖阁的门口,看着繁华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闭眸感受清晨的阳光暖洋洋洒在身上。

一切都很美好,真好!何必为了不相干的人或事坏了一天的好心情?姜虞衣睁开双眼,笑容明媚的拾阶而下。

天色还早,回女帅府看梨姜也不急在一时,她就买了串红艳艳的糖葫芦顺着街道边吃边玩。

街边捏小面人儿的手艺人、画金灿灿糖画的摊贩、色味飘香的阳春面,对她而言都是新奇的,虽然以前在旭王府也出来过,但那时没有这样闲适的情调。

姜虞衣凑在小摊前看捏面人儿,“好可爱,我可以捏捏看吗?”

捏面人儿的老人笑道:“可以。三个铜板一个。”

“好,我要捏。”姜虞衣笑着摸腰间锦袋,余光瞟向旁边,霎时面色一变,丢下一句话匆匆离开,“算了,我不要了。”

黑袍人在大街人~流中以玄妙的步法穿梭,姜虞衣忽远忽近地跟着他,或是说跟着他从她这里拿走的东西。

他从她身上拿走东西令她毫无察觉,可见黑袍人的武功要比她高明得多,而且不是他故意放慢速度,姜虞衣根本追不上他。

帝京街道已到尽头,黑袍人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钻进了幽深小巷。

姜虞衣冷笑着跟了上去,以为她会怕吗?才不会!

信王的目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