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大理少卿

  大理寺。

幽幽长长廊道,最深最黑的一处囚室收押着由周帝中央皇权直接下令拷问的燕国余孽。

五步一暗哨,十步一卫兵,重重叠叠最精密的机关暗器,一只苍蝇都不可能逃脱监视无声无息的飞过。

姜虞衣盘腿坐在地上,嘴角微勾,嗯,穿越异世第二次待在监牢,“二进宫”的感觉,还……不赖。

突然,耳边漫过轻盈脚步声。

空气中,传来薄薄一声轻笑。

“身陷囫囵而不惊,身处陋室而怡然。姑娘气度非凡,挽华佩服。”

来人纤细身形包裹在黑色羽氅下,抬手放下风帽露出一张美丽温柔的面孔。

白挽华。

姜虞衣抬眉,穿过监牢栅栏看她一眼,“因为我知道,挽华姑娘必定查明真相,不会让小衣蒙受不白之冤。”

“小衣姑娘如此信任挽华,挽华的荣幸。”她轻笑,然后转头对着身后道,“上官大人,请开门。”

姜虞衣这才注意到还有第二个人的存在,那人从白挽华身后走出来,一身白锦明月皎皎清风疏朗,笑吟吟道:“挽华小姐好大的面子,在这个紧张时分竟能说动东宫的那位前来探监。哦,不,也许是梨姜女帅好本事,太子殿下也不舍得拒绝她。”

上官仪言语犀利,白挽华想着这位大理寺少卿一向跟她不对付,眼中掠过怒色,面上还是笑的温婉,“无论挽华还是上官大人,都是为主子办事。待此间事了,我家小姐定会携厚礼上东宫拜谢太子殿下,上官大人又何必为自家主子鸣不平?”

这是说他是东宫走狗了?上官仪冷笑道:“挽华小姐口齿伶俐,上官仪自愧不如。但关在这里的是重犯,小姐不要耽搁太久,不然上官仪无法向圣上交代。”

见他恼羞成怒,白挽华难得孩子气的高兴了一小下下,道:“上官大人只需开门就好,至于挽华什么时辰走就不劳大人费心了。”

上官仪斜睨她一眼,从袖中掏出一串钥匙接连打开监牢的三重枷锁,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白挽华裙裾轻摇的从他身侧翩然而过。

身后,上官仪重新落了锁。

“姑娘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刚才隔着一道栅栏看得不清楚,此时细细打量才发现姜虞衣的样子十分狼狈,俏脸衣裳都是干涸暗红色血迹分不清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发髻散乱衣料破碎处于囚室,偏生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白挽华担心她身上有伤硬撑着不说,这才问道。

姜虞衣托下巴津津有味的看戏,刚才白挽华气势太犀利,她一时没反应过来白挽华的温柔样子,低着头沉默半晌忽然低低道:“挽华,你怎么不问我……安宁是不是真的公主?或,我是不是真的……杀了她?”

白挽华蹲在地上,裙裾散开华艳绮丽的花,微笑着掏出手帕替她拭去脸上血污,嗓音轻柔的问:“那么小衣姑娘告诉挽华,安宁郡主是不是你杀的呢?”

大理少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