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况且,那本不算嫁,算不得夫妻,姜虞衣这么心高气傲的人,怎么可能接受施舍?

白挽华急急道:“大人明鉴,这绝不可能。”

大理寺卿负手而立,冷笑道:“你们这一人一句的,本官都不知谁真谁假,不过,单小衣,你今天是走不了了。”指着姜虞衣命令侍卫道,“将这个女子收监。”

“大人还是慢着吧,本宫有话要说!”女子声音娇俏清脆。

众人一惊,今天还真是一波三折,犯人到底还关不关呢?

不过,这第二位女子是谁?

但抬头一看,一行人华盖仪仗缓缓走近。

为首那人环佩长裙,肌肤雪白,容貌窈窕。

正是贺仪公主——苏眉。

大理寺卿快步迎了下来,朝周帝最宠爱、这个皇朝最尊贵的公主微微一揖,道:“老臣见过公主。”

苏眉一笑,如莹光流素,“大人乃国之栋梁,苏眉区区女流之辈,大人折煞苏眉了,该是苏眉向大人行礼才是。”

说罢,她容姿曼妙地盈盈一礼。

众人赞道:贺仪公主当真美貌才情举世无双!

大理寺卿严厉的面貌见着妙龄女子脆生生地称赞也缓了缓,和蔼笑道:“不知公主来是有何事?”

苏眉笑道:“本宫是奉父皇旨意,前来请大人放人。”

大理寺卿面色一变,苏眉像没看到似的怡怡然继续道:“当然,父皇知大人清正廉明刚正不阿,遂命本宫向大人陈情。”

皇帝关人,皇后救人,结果这女子自己承认了是凶手后,现在皇帝又无缘无故地要他放人。他不是愚忠,若没有道理,便是皇帝的话也敢直言反驳,他刚想发火,却听苏眉轻言细语地解释。

大理寺卿面皮微红,轻咳一声,道:“公主请说,但如果没有道理,便是皇上来要人,本官也是坚决不放的。”

苏眉点头道:“本宫知道。只是,这话也不该是本宫来说的。”

众人一愣,却见贺仪公主轻轻一击掌,从苏眉身后的公主仪仗中缓缓走出来一个曼妙身影,低着头不见容颜。

众人猜踱,这不过二八的少女又与本案什么干系?

上官仪轻轻一笑,瞥了眼白挽华。也许是白挽华身边的姜虞衣。

却见后者就算一波三折惊变乍起的审问,就算大理寺卿将她再次下狱也波澜不惊的神情闪过一丝惊喜一丝忧虑。

他嘴角微勾,扫了一眼风华无双的白挽华和容貌窈窕的苏眉,慢慢地收回视线。

“你是何人?与安宁郡主一案有何关联?”大理寺卿冷声喝问道。

堂下女子低下头道:“奴婢灵珠,是燕国亦歌公主贴身女官,在来大周途中与公主走失。奴婢听说公主噩耗,求了楚王殿下向陛下陈情见旧主一面,以悼哀思。”

“可是,宫中安宁郡主她,并不是奴婢旧主。”

众人哗然,安宁郡主竟然不是燕国公主,那么真正的公主是谁?她去了哪里?或,被假公主杀害?

大理寺卿代众人问出:“那真公主是否活着?她去了哪里?”

女子答道:“公主活着。”她微抬头,看了一眼苏眉,后者逆着光笑得明媚,她低头,咬咬牙低低道,“真的公主,就在现场。”

四周呼吸寂静了一瞬,不知是谁问:“是谁?”

女子抬眉环了一眼四周,伸出手缓缓指向堂中站立的人。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