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裳湘遇险

  姜虞衣微微苦笑,想起宫宴未散裳湘宫中,那时离皇后遇刺安宁身死周帝震怒姜虞衣下狱不过一个时辰。

==

裳湘宫。

姜虞衣捧了衣转过屏风,姜冬妩背对着她,叫她知晓了面前这个人并非燕国公主。

这时,姜冬妩转身,“小衣,你帮本宫穿衣。”

白挽华只说让她确认安宁身份,现今在宫中姜虞衣也就不轻举妄动,轻巧巧地道:“是。郡主。”

姜虞衣恭顺地上前,低头为她整衣,眼角余光有什么寒光闪簇,一只手执着短匕首飞快朝她脖颈处袭来。

姜虞衣生性谨慎早就防着她出暗招,纤腰往后一折,长发如瀑在空中散开如一匹滑亮绸缎,脚步向旁边躲开。

那只手步步紧逼,招招狠辣夺人性命。

这样不要命的打法在不伤人的情形下,体力迅速流失,姜虞衣应付起来也很吃力。

这样下去不行!她看见匕首寒光幽幽朝她袭来,脑海飞快思量一下,咬了咬牙用肩膀迎了上去。

一股鲜血喷射而出,艳红色彩照亮昏暗天光。

姜冬妩似没想到她不躲不避,怔了怔,动作慢了几分。

姜虞衣眸光一闪,要的就是你一瞬失神!

她脚步噔噔噔后退到墙边,用力往墙上一蹬,整个身体像枚炸弹冲了出去,脑袋砰砰砰连连地撞在姜冬妩肚腹上。

姜冬妩吃痛快速后退,可姜虞衣怎么会让她逃脱,柔韧有力的长腿缠着那人双腿,狠狠一绞。

两人纷纷倒在地上,电光火石尘土飞扬间,姜虞衣紧紧攥扣着姜冬妩双手重重一扯,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在她惊愕目光中单手拔下肩膀匕首,温热鲜血喷洒两人满脸一身。

光影沉浮间姜虞衣将染血匕首横在姜冬妩脖颈处,朝她一笑露出森森白牙,白玉面孔鲜血斑驳配上这笑有几分鲜红狞厉之美,“我该叫你什么?姜冬妩?还是,安宁?”

“或许,您该叫我,谢静琬。”女子微微一笑,道,“……亦歌公主姜冬妩。”

姜虞衣挑眉,“你认识我?”

姜冬妩,哦,不,现在应该叫她谢静琬。谢静琬讥笑道:“天下谁不知道燕国喜欢自己亲哥哥不知廉耻的亦歌公主姜冬妩?”

什么?喜欢亲哥哥?姜冬妩她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姜虞衣额角青筋隐隐跳动,眉心微蹙,凝着她隐隐含着仇恨的眼睛,低道:“你恨我,为什么?”

“因为你是燕国公主。”谢静琬目光赤红,“为了燕国我的段郎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为了燕国我堂堂太师府小姐远赴敌国为质,为了燕国我遭人囚禁欺辱,这一切都是燕国的错!而你,你是燕国公主!姜冬妩,你说,谢静琬该不该,恨你?”

“哦。谢静琬,你的遭遇确实令人同情,可是,这不是你能杀人的理由。”姜虞衣淡淡道。

谢静琬面容癫狂的大笑,“哈哈哈,理由!你跟我说杀人的理由,你跟一个疯了的人说理由!姜冬妩,杀人需要理由吗?谢静琬本也没想活,拼了一条贱命,也要为我段郎报仇!姜冬妩,今日你必死!”

裳湘遇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