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火焰莲花

  苏眉盘腿散漫坐在小案几后端了酒杯轻轻摇晃,眼含深意,唇边笑意漫不经心。

在她身旁伺候的芳菲轻声问道:“公主,您何必要答应白挽华?”

苏眉眼神淡淡扫了她一眼,“本宫要做的事情需要向你禀报么?嗯,芳菲?”最后一句含着些许沉沉的怒气。

芳菲一凛,小心翼翼道:“可是,公子那边……”

“他那里本宫自会解释,若你自作聪明,本宫就送你回去。反正,这不也是你一直希望的么?”苏眉嘴角微勾,举杯仰头一饮而尽,举手投足间蕴藉风~流。

“奴婢不敢。”想起如果违背了公主意愿送回公子那里的下场,芳菲身子害怕的抖了抖,立马噤声儿。

苏眉看着她玩味一笑,“呵呵,你是真的不敢,才好……”

芳菲从来害怕公主威仪,不敢多言,只道:“公主,夜间风大,容芳菲先回裳湘宫将您的羽氅带来。”

“去吧。”苏眉随意地摆摆手道。

芳菲轻轻吐了口气,施然一礼,低下头悄然退下。

==

此时。

裳湘宫内殿。

姜虞衣敛袖垂眉静静地站在水墨茜纱屏风外,一灯如豆照亮幽沉大殿,那人身影被灯火琉璃拉长映在茜纱窗纸上,宛如鬼魅。

“小衣,你来裳湘宫任职多久了,怎么从来没看见过你?”姜冬妩温和柔美的声音自屏风后传来。

姜虞衣听着她悉悉索索脱衣,滑腻的衣料轻展滑过吹弹可破的肌肤,想必是一段极好的景致,口中道:“小衣是淑妃娘娘身边的宫女,裳湘宫这段时间事多,娘娘爱护公主,所以命奴婢到裳湘宫伺候着。奴婢今天才来裳湘宫,安宁郡主因此没见过奴婢。”

“哦?这么说来也不稀奇。”姜冬妩拖着长长尾音,唇齿间音色清脆婉转,“但淑妃娘娘怜子之心,可歌可叹……”

屏风外,姜虞衣轻轻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假公主性格多疑,但淑妃是贺仪公主的生母,而假公主从来没见过她,苏眉给她安排的身份她并十分不担心会被她识破。

“衣来——”半晌,姜冬妩轻声喊道。

姜虞衣眸光微动,双手捧了衣服移步转过屏风。

一绫碧绿抹胸无袖长裙及地的女子背对着她,乌黑长发披散拢在一侧肩头,背脊雪白肌肤隐隐泛着玉色光泽,纤细白皙手臂上毫无瑕疵。

她眸光一沉,进宫前白挽华曾对她说,属于梨姜女帅的暗处力量渗透这个帝国的地下,庞大情报组织暗暗查访燕国亦歌公主从出生到现在大大小小的事。

一件一件巨细靡遗,一层一层精准分析,一级一级上报送到组织中央负责人白挽华手中时,都汇聚成了一个信息——

燕国亦歌公主右臂上有一块天生火焰莲花的胎记!

而,这位从凤凰关幸存的第二人,从骠骑将军府顺利逃脱,从大周皇后手中接下郡主玉碟的女子,右臂上并没有火焰莲花。

她不是,姜冬妩!

火焰莲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