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今夜宫宴

  姜虞衣一脸懊恼,手指在墙缝抠啊抠,明明她身形气息隐藏的很好,为什么被发现了?

苏俨阴恻恻声音又传来,“单小衣!”

哼哼,在心上人面前就是睿智的正人君子,对她就是小气幼稚的纨绔王爷,姜虞衣暗暗翻了个白眼,不过,苏俨的心上人,她真的很好奇啊……

“听见了,我马上就进来!”姜虞衣站起身动了动蹲在墙根麻痹了的腿,没好气的喊道。

门帘微微掀开一线,她身影轻盈的闪了进去,抬眉,突然眼睛一亮。

此时暗犀色书房天光昏暗,素衣薄裙的女子不施粉黛,容貌清秀干净,一双美目暗蕴智慧的光芒,看透人心。

她就是昏暗里唯一一抹亮色。

嗯,是个美人。苏俨性格幼稚但眼光不错,姜虞衣心中粗略评价了下,削瘦身躯背脊不屈,面朝苏俨也不行礼,道:“不知王爷唤小衣何事?”

苏俨也习惯了她没大没小,瞥了她一眼,轻声问:“方才的谈话你可听到了?”

姜虞衣漫不经心点头,今早一觉睡到大天亮已经是稀奇,苏俨可不会这么好心体谅她昨晚熬夜折腾,于是她便存了三分心思。

再加上偶遇香仪,她神情奇怪,心中疑惑越发扩大,支走了香仪才听到了这一席话。

陈律、裴将军、亦歌公主、凤凰关惨案、今早密谈……

与她有关,又似乎无关。

命运枷锁千丝万缕重重网罗……原来,避不了、逃不过!

这时,素衣女子轻笑道:“敢问姑娘,可愿相助挽华?”

声音轻轻柔柔,没有因她是亡国燕人不屑鄙薄,很诚恳温柔的淡淡一句请求,似乎她不答应也没关系。

可是,她为什么不答应?灵珠未找到,魏和也失去联系,若能离开,那相聚也一定不远。

姜虞衣一笑,“小衣愿意帮助挽华姑娘,不过……”语气顿了顿,清亮黑眸看了一眼苏俨。

苏俨会意,从书架暗格拿出一方紫檀木盒在手里抛了抛,笑道:“你要的东西在这里,待你平安归来,必定双手奉还。”

姜虞衣生气的将视线移向别处,哼哼道:“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苏俨笑,伸出手掌,郑重道,“本王等你来拿。”

姜虞衣抬手迎上他的手掌,轻轻一击,道:“放心,不会放在你那儿太久!”

白挽华看了两人一眼,眸光微动。

旭王殿下很关心这位小衣姑娘却犹未自知。

这样也好,有些人注定只能葬在心上不能宣于口中。

若少一些心心念念,就能少一分思念痛苦。

她低头微微一笑,“那么挽华多谢殿下。”朝姜虞衣盈盈一礼,“也谢过小衣姑娘。”

“各取所需,何必言谢。”

“不。小衣姑娘和殿下的事,挽华不问。但女帅府欠姑娘一个人情,挽华不忘。”白挽华固执地道。

姜虞衣也不坚持,若在帝京长居,她的性子免不了开罪权贵。

女帅啊听起来就很牛叉,生死之际她的一个人情或许能扭转局势。

额,虽然以她的聪明才智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她问道:“对了,挽华姑娘何时需要小衣帮忙?”

白挽华微笑道:“今夜宫宴。”

今夜宫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