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如卿所愿

  此处,姜虞衣蹲地沉思。

远处,少年骑马疾驰的矫健身影和飘飞的紫色衣袂在苍翠山林时隐时现,噔噔的马蹄声以雷霆之姿由远及近。

姜虞衣缓缓站起来,山间晨风扬起她乌黑长发和明紫衣裙,层云之上漫天彩霞艳华为她纤细削瘦的身形镀上一层灿烂金光。

三千尘土飞扬中紫衣少年急急勒住缰绳在她面前停下来,骑在骏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眉目桀骜地说:“昨日逃走的女子,是你?”

“是!”姜虞衣微仰起精致线条流畅的下颌,姿态高贵浑然天成,掷地有声。

这一场穿越至今,见识过太多封建皇权之下暗黑血腥死亡,从小军人世家出身的她怎么可能接受?

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珍惜,他们怀揣满满期待降临,第一次啼哭、每一次成长都是欢喜,生命长成如此艰难。

可这里却人命不过是书卷上的数字,杀戮血腥收割人头却又如此简单。

她非是手中未染鲜血的纯白少女,可这样的无辜滥杀血染黑土,鲜血献祭皇权路,她要怎么冷心冷血才能无动于衷?

若苍穹之上真的有神,可不可以告诉她,这一场难道就为了让她见证皇权路、万骨枯?

忍!忍!忍!

灵珠、燕国贵女、魏和的哥哥、燕奴......一直在忍,戾气如深黑海底幽绿水草横冲直撞挣脱、冲破胸口,喷薄而出。

不!不!不!

不能再忍!

所以,不论是血腥杀戮皇权艰危,还是云涛怒卷宫廷诡谲,如果朝着她,那就,来吧!

姜虞衣必定以一腔心头热血、三尺血肉身躯,迎之。

苏俨眉目桀骜,怒极反笑,“你好!有胆识!你可知惹怒本王的后果是什么?”

姜虞衣嗤笑一声,“王爷不过以权势压人,为难区区女子,有本事我们公平公正较量一场!”

苏俨翻身下马,将缰绳丢给随从朝她走来,边走边道:“你很聪明,也很镇定,面对敌人面不改色,是我见过第二聪慧的女子。不过激将法对本王来说没用!权势也是一种能力,如果能便宜行事,本王为何最大化利用手中权利?”

是的,他说的一点不差,有权势不用的才是傻子!可是,现在的情势岂非对她很不利?

姜虞衣心沉了沉,素白面容上唇畔却翘起笑容弧度,慢慢道,“王爷所言非虚,是小衣班门弄斧了。”

“小衣?”苏俨面色古怪的瞟她一眼,问,“你叫小衣?”

姜虞衣心中好奇他为什么变得古怪,却是不卑不亢地点头,“是。单小衣。”

“王爷——”她还想开口说些什么掌控主动权,苏俨近乎粗暴地打断她,“好了,说吧,你要怎么比试?文?还是武?”

姜虞衣虽奇怪他突然改变的态度,但机会难得,不可错失,“两者皆不是!”

“你是在耍本王吗?”苏俨阴恻恻的露出一个嗜血笑容。

“不!王爷,我们就来比比,王爷的亲卫与我谁厉害,我可不可以在一个时辰内离开重重守卫包围的狩猎场?”

话音刚落苏俨就果断的否定,“觉无可能!”

姜虞衣不急不躁地微微一笑,“一定可以。”

“王爷也可以派人击杀我,生死不论!”少女素白面容神采飞扬,漆黑眼眸流光溢彩,表情是掌握全局的强大镇定。

苏俨想起那个令他恨得牙痒痒的女子,他伤情失意,她殿前簪花。

若她知道,若她知道他这样,她一定会朝他明艳冷笑:苏俨,朗朗乾坤,大好锦绣河山,你堂堂三尺男儿怎可被情网束缚?

这么相像的高贵威仪冷傲睥睨,真想让人狠狠、狠狠地......捏碎。

......

“如卿所愿。”

如卿所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