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久真的心

  “现在我们都在这儿也没有什么用处,你还是回去和手下的人交待一下,我们要花不少时间来处理这件事情的。”

“那我们首先要找的是那个包工头,他应该是主要责任人。”王昶总算恢复了平静,“人是他找的,在他手底下干活。出了事情他脱不了干系的。”

“那好吧,我们先去找他。现在我们必须做两手准备:第一准备伤害赔偿;第二准备材料递交劳动仲裁委员会。我们不知道事态会怎样发展。”

“对,我们精诚合作。”王昶对申哲伸出了手,申哲伸手握了握,他面无表情地说:“对,精诚合作。”他们双方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别的东西,可是他们谁都不愿意点破。尽管他们彼此都不喜欢对方,可是为了共同的利益他们还是站在了一起。

申秋在门外边不安地踱着步子,李久真远远地跑了过来。她不想让病中的父亲听到她们的谈话,她只有让申秋在外面和她交谈。申秋并没有开口,只是盯着李久真看了一会儿。李久真随便找了一件宽大的T恤衫套在身上,因为刚刚擦完地板出了一身的汗,领口上有汗水洇湿的痕迹。

“这算是你的风格吗?”申秋冷冷地问她。李久真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点了点头。

“不,我说的不是衣服,而是你临阵脱逃。”申秋真努力压制自己不对她发脾气,在接到王昶在百忙之中给自己来的电话她才知道他们根本没去登记。她有些懊恼,在她看来李久真根本没什么了不起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性格柔顺,相貌一般,她如果找到王昶这样的男人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份。可是这个在她面前大气都不敢喘的女孩子居然有胆量不去登记,她恼火极了,在她的身边还没有一个像李久真这样的,说不做就不做的人。

李久真没有感到不安,她在见到申秋的那一刻不再感到拘谨,不再感到卑微。她第一次勇敢地直面申秋讲话:“我不能和他结婚,我早说过我们俩不合适的。”

“理由呢?嗯,你离开他总是有原因的吧。我想这世上每一个人做事都是有原因的,你总不会----无缘无故地离开他吧。”

李久真理了理自己头上的乱发,她不想对申秋讲理由,因为那理由她无法开口说。

“你爱上别人了?”申秋的神色有些古怪,她继续逼问李久真。李久真感到自己很压抑,她不想说的事情如果有人硬逼着自己说她会很难受的。可是面对申秋她不得不编织一个理由。

“就算是吧,我不想和王昶在一起。在一起我们两个都会很痛苦的。”“就算是吧,这也算是回答吗?”“对不起,大姐,王昶根本没有我想的那么好。”“他对你那么好你却这么说他。”

“可是我们并不相爱,他不爱我我也不爱他,我们两个在一起很别扭的,这样很好吗?换了你你会和一个你根本不喜欢的男人在一起生活吗?”

“如果他很有钱的话我会这么做的。”“为什么,你并不缺钱。”李久真不解地问她。“钱对一个人来说越多越好,我喜欢钱多。”“可我不,我挣的钱够我花的,这我已经很满足了。所以我不能嫁给一个我不爱的男人。”

“可你必须嫁给他,因为他是我给你选的。”申秋对着她吼叫道,“你听明白了吗,因为我想让你和他结婚?”“我为什么一定要听你的。”李久真依旧不解地问她。“因为你认识了我,就必须听我的。”申秋恢复了原来的表情,不再歇斯底里了。

“可我不,我的生活是我自己的,我该怎么走应该我自己说了算,不论是谁都不能使我改变什么。”申秋第一次对自己表现出来的傲慢激起了李久真的倔脾气。

“你以为你能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去吗?你以为你爱上阿哲就不疯狂吗?你这么在乎你自己的感受,可是阿哲以前和那么多的女人有过性关系,你就能容忍他吗?”

“我没说我能容忍他,我也没说我爱上的是他。我不想让你再插手这件事了,因为我的生活已经是乱七八糟了,我已经快要发疯了失去理智了,我不知道现在我该怎么做是正确的,该怎么做才能回到从前,可我现在知道一点:我不能嫁给王昶,永远都不会那么做。”李久真也气愤地冲着申秋大喊起来,“别再问我理由了,因为我根本不想说,因为那理由你也不会想听的。现在我最想做的就是回到我的家里,好好地睡上一觉,彻底地忘掉以前的事情,重新开始。”

“久真,我不是想剌激你,我只是想让你再考虑考虑。”“好了,谈话已经结束了。”

“久真----”

“不,我说了,结束了!”李久真跺了跺脚,转身走开了。她想了想又转身回到了申秋的身边,她尽力不让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别再那样说申哲了,不管他做过什么,他还是你弟弟,这事实永远都无法改变。”李久真说完转身跑开了,这时她的泪珠再也控制不住飞离她的眼睛,她什么不想去想,只想找个地方静一静,理清楚自己一团乱麻般的思绪。

王昶终于走出了公司,他害怕再去面对死者的家属,去面对调查人员的一次又一次地盘问。在处理这些事情上面他感到远远不如申哲,申哲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人总能拿出十二分的耐心去应付。王昶有好几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知道这和此时他的心境有很大的关系,他万万没有想到李久真会在那时逃离自己,这让他对自己究竟有多大的吸引力产生了怀疑。在申哲面前他不能表露自己内心是怯懦,他还要支撑下去。在接到申秋措词严厉的电话以后,他终于忍耐不住走了出来。外面很闷热,天空中的云层积得很厚,一场暴风雨已经不可避免要来临了。他几乎是强迫李久真离开事务所的,他看不到自己的脸,不过他能想像得出此时自己的脸上决不会好看,因为他此时真的是恨透了这个外表温顺的女孩,他几乎都能听到自己咬牙的声音。李久真从上车以后就没有和他说话,王昶没有开车,只是把车停在那儿,因为他无法压制自己内心的怒火,一时也不知怎么开口。他们两个就这样僵持着,李久真不想这样坐在车里,她打开了车门。王昶重重地重新关上了车门,他阴沉着脸问她:“还想就这样一声不响地溜掉吗?”“不,我只是想去买个磁带。”李久真缓缓地回答他,她没有说谎,她真的想到对面的音像店里去买点音乐之类的,调节一下气氛。王昶不再说什么,跟着她下了车。李久真在店里转了几圈,挑了一盘肯尼G的萨克斯。她慢慢地走回车里的时候就知道和王昶的最后摊盘就在眼前了。

当旋律优美的《回家》从录音机里传出来以后,李久真全神贯注地听着,这一刻她曾经是那么害怕出现,一直在不停地躲避着,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应付,可是等到这一刻真的到来时,她的内心反而平静了,这没什么可怕的,一切都会发生,这是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改变的事情。王昶从后视镜里看到李久真那张平静的脸,他再也忍耐不住了,伸手关掉了录音机。

“为什么不打招呼就离开了?”

“我想听完这首曲子。”李久真平静地对王昶说。王昶吃惊地转过头来:“我在和你谈论我们的将来,可是你只想听那该死的萨克斯。”

久真的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