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两个相爱的人之间,……最美好的事情

  李久真停止了挣扎,她拼命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可是眼泪还是流了出来。她看着申哲血红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对他说:“性是---性,是,两,个,相,爱,的,人,之,间----”“听起来有点儿意思,接着说。”申哲恶狠狠地笑着对李久真说。

“性,是两个相爱的人之间最美好的事情。”李久真说完以后,仿佛用完了她全身的力气,软软地躺在那里。申哲看着她,他那张英俊的脸上有着一种从未有过的表情,他就那样望着李久真,不知过了多久,在那段时间里李久真头脑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申哲慢慢地从她身上起来,他发动着汽车,象疯了一样朝前开去,李久真坐起身来,看着他发疯的样子,她真的有些害怕。可是她不知道该对申哲说什么,申哲铁青着脸不吭声,李久真看到时速已经超过了120,她有些担心地抻了抻申哲的衣服,申哲没有理她,依旧加大油门往前冲。

“别这样好不好,这样下去会出事的。”李久真用颤抖的声音对他说,申哲根本没听到她的话,依旧飞一样地往前开。

“这样下去我们会死的。”李久真尖声地叫了起来。

“你想死吗?”申哲问她。

“不,我不想死,我还要照顾我的爸爸,没有了我他怎么办?”李久真刻想的是自己卧病在床的父亲,自己如果出了事,他是不会活的。

申哲猛地刹住了车,李久真收不住身子,差点儿撞到了车窗上,她在那儿稳住了心神,这才回头看了看申哲,她吃惊地看到,一向玩世不恭的申哲的脸上流下了眼泪,他把头转到一边,不让她看到,可是李久真还是看到了他脸上的泪水,她想替他擦掉眼泪,可是手伸了一半又缩了回来。

过了好久她才打开车门走了出去,在路边她拦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好奇地看着她问:“怎么了,你们吵架了?这么好的车都不坐,真是太可惜了。”李久真懒得回答他的问话,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之后有很长时间申哲不再和李久真说话,而这时的李久真正在和王昶商量结婚的事情,她无暇顾及到申哲的感受。在薛青的怂恿下李久真散开了扎了多年的马尾辫,到理发店去烫了个直板,一连几天她都不能适应长发披肩的感觉。这一天她正在埋头研究帐务,无意中扫了申哲一眼,看到他正不错眼珠地看着她。李久真有些不解地看着他,她这才注意到申哲这一段时间瘦了很多,眼睛显得更大了。

“为什么看着我?”李久真一想到她对申哲说过的关于性的问题,脸就会不自觉地发烧。“没什么,只是觉得你变了。”“----是吗,变成什么样了。”“不知道,反正没有以前的样子好看了。像你这种打扮的人大街上太多了,你这样反而没有了自己的个性。”申哲说完就后悔了,“对不起,是我多嘴了。”

李久真没有说什么,中午回家的时候她照了照镜子,在镜子面前她站了好长时间,最后拿出以前的发卡把头发卡上了。

“阿姨,我这个样子好看不好看。”她忍不住问了王萍一句。王萍看了看她说:“挺好看的,把把头发散开更好看,为什么扎起来,做一次头发要好多钱的是吗,这样子又扎起来太可惜了。”“----可是有人说我那样不好看。”“你男朋友说的,那他要是那么说了你就扎着吧,别人看着再好看也白搭,得他看着好看才行。”王萍又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李久真把手放了下来,她想还是扎起来吧。

下午上班的时候她故意在申哲面前走了一趟,申哲抬头看到她又把头发扎了起来,愣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李久真不解地问他。

申哲只是笑,没有说什么。李久真不知为什么,在那时心里特别难过,她以为申哲会说点什么,可是他什么也没说,他不愿意再和自己多说什么了。李久真有些黯然地低下头,她早早地离开了申哲的办公室,申哲看到她走出去,没有说什么,当他看到李久真珠泪欲泫的样子心里动了一下。他从窗户里看到李久真并没有推着自行车离开公司,而是独自一个人在楼前的花园里坐着,她的背影是那么单薄,那么无助。

“在想什么?”李久真抬起头来,看到申哲站在自己面前,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摇了摇头。“想喝点什么吗?小林那里有咖啡,我们去喝一杯怎么样。”

“谢谢,我不想喝。”李久真站了起来。“那你为什么不高兴?”申哲关切地问她。“是你先不高兴的。”“我?”申哲有些惊奇地问道。

“是的,你现在从不主动跟我说话,我不问我想干什么不想干什么,我改变了发型你都不注意,总之,你现在根本不会注意到我的存在。”李久真有些委屈地对申哲说,她没有掩饰自己的真实情感,这几天来她确实感到委屈极了,申哲对她的冷淡让她不知所措。

“----你,很在乎我对你的感觉吗?”申哲想了一下问道。

“是的,你不和我说话,我就不知道你对我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在恨我。”

“不,我从来没有恨过你。”申哲过了好久才轻声地回答她。“可是----可是----”李久真无法说出自己真正的感受,她有些着急,她突然之间不会表达了。高大的柳树垂下的枝条不时地拂在她的脸上,她想不起来要把它们拿开,她感到脑子里乱极了。申哲默默地看着她,伸出手捧住她的脸,低下头在她唇上吻了起来,李久真感到有一股电流穿透了自己的身体,她的躯体在那一刻有了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感觉,她微微闭起了自己的眼睛,很自然地迎合申哲,她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只知道申哲的嘴唇离开自己的嘴唇以后她还能感觉到那种美妙。天哪,她不相信这一切会是真的,王昶的吻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感觉,就是这种让她全身像通了电一样的感觉,这大概就是别人常说的来电吧,她从没想过这种感觉会来自申哲的吻,为什么自己要嫁的那个人从来没有给过自己这种感觉。一想到王昶她变得不安起来,她在干什么,她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做对不起王昶,他才是自己要结婚的对象,可是现在她却和申哲在一起。想到这儿她的泪不知不觉又流了下来。

“为什么女人这么爱流泪。”申哲笑了笑,替她拭去泪水。

李久真无法回答,她心里乱极了,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她本能的反应就是自己在做傻事,她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第一次意识到它是一种束缚,时时在提醒着自己王昶才是自己要嫁的那个人。

她清醒以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快点离开申哲,她推开毫无防备的申哲,转身跑开了。她感到自己的脸在发烧,以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即使和王昶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没有过这种感觉,她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在心里不停地自责。她觉着以后不能再这样失去控制了,这样的话会对不起王昶的。

“我做错事了,爸。我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我明明恨他可是却不能抗拒他,也许我会成为那许多女人之一,不久就会被他忘记的。他根本不值得我这么不安,根本不值得。”李久真轻轻地看着父亲,他已经睡着了。李久真知道,只有等父亲睡着了她才会说出来,她害怕看到父亲的目光,他的目光告诉自己他什么都知道,他的身体虽然倒下了,可是他的思想却从没有停下来过。李久真停下手里的动作,替父亲轻轻地盖好被子,转身走了出去。

院子里月色很美,很少见到的一个繁星满天的夜晚。她悄声地走到院子里,夏夜的凉风轻拂过她的脸颊。她痴痴地看着夜空,夜空很深邃很平静,她看到一颗流星滑过夜空。她笑了,流星在城市的夜空中是很少见到的,她想自己一定是一个很幸运的人,能看到它。她突然之间很想有人分享她的快乐,她进屋拔通了王昶的手机,李久真听出王昶的声音有些不耐烦,他在尽力压制自己的情绪对李久真讲话。李久真拿着话筒一时不知该不该对他讲,王昶问她有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

两个相爱的人之间,……最美好的事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