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事后,自己还打电话给闻成桦炫耀了一番,得到了他的夸奖之后,才像个孩子似的满足地挂了电话。

倒是斯斯几次打电话过来都说自己有了男人就不要她了,丁冉夕只好边笑边一个劲地说姐姐我错了,然后继续说说笑笑。

这天,丁冉夕刚捧着几本借来的书,往外走,就遇到了迎面走来的程萧。这个意气风发的学生会主席,曾经几次私下里问自己要电话号码,但都被自己拒绝了,因为当时直觉地不想和一个全校的名人有太亲密的关系。瞧,人家还不是一样过的很好,不久后照样搂着女朋友在大家艳羡的目光下进进出出。

兀自神游了下,丁冉夕还是笑着和程萧打了招呼,程萧也笑着点了点头,稍稍聊了下各自的近况,就互道再见了。

生命就是这样,大多数人只是留下脚印,而不会为你停下脚步。

五月中旬的天气已经越来越接近夏天了,S城是一个接近海边的城市,所以气温还算缓和。不过老天也是有脾气,许是憋得有点久了,所以当丁冉夕穿着一件短袖和同样一身清凉的吴晴晴走到酒店门口看到这倾盆大雨的时候都有点傻眼。

两人都没有带伞,正急得跳脚的时候,丁冉夕就看到一身黑色西装的闻成桦,手里举着一把深蓝色的雨伞,从厚厚地雨帘中向自己走来。

即使这样的状况下,雨中走着的人根本看不清样貌,但丁冉夕就是知道这个一身风华的男人就是闻成桦,有时候对一个人的感觉就是无法用语言解释的。

闻成桦走到丁冉夕面前虽然不远的距离,但还是湿了大半,把伞塞到丁冉夕手上,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到丁冉夕身上,然后重拿回伞,另一只手揽着丁冉夕,准备向停在不远处的车子走去。

这时丁冉夕才记起了旁边的吴晴晴,于是冲吴晴晴招了招手,说:“晴晴,过来跟我们挤一下,坐我男朋友的车回宿舍吧。”

吴晴晴摇的一个头像拨浪鼓似的,对丁冉夕说:“不用了,你们先走吧,我在这等下小毛她们一起就行了。”心想,作为土生土长S城的老百姓,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年来名声大振的闻知建筑的闻总呢,那可是一个传说啊,这么大的气场,我还是不靠近了吧。

丁冉夕也不疑有他,就和闻成桦走进了雨幕。

车子直接开到了闻成桦家,丁冉夕是第一次见到他的家,却莫名地觉得这样的宅子很有家的感觉,不奢华,却很有韵味。或者说,这更像是花海中隔离尘世的一座城堡,嗯,很有闻成桦的feel。

进了大门,两人换上干净的拖鞋,往里走就是一个敞开的空间,整个地板都是木制的。中间放了张矮矮的玻璃桌,四周围着沙发,在往里是一张铺着方格布的餐桌,靠左是通向二楼的木制楼梯,门边是一个用透明玻璃围隔出来的厨房,厨房和楼梯之间的墙上挂着一个很大的宽屏液晶电视,而楼上的房间应该就是做卧室用了吧。

丁冉夕看着这空荡荡的房子,觉得有点冷清,于是问道:“桦,伯父伯母不在家吗?”

关上门后,欲揽着丁冉夕往二楼走的闻成桦闻言伸着的手臂微微一顿,复又揽着丁冉夕向楼上走去,边说:“他们已经去世了。”

丁冉夕有些紧地握住搭放在自己腰腹上的手,着急地说:“对不起,桦,我不是有意提起的,你不要难过。”丁冉夕真的很想拆开自己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不是浆糊,老师哪壶不开提哪壶。

闻成桦看丁冉夕一脸的内疚样,抬起另一只手揉了揉眼前黑黑的发顶,笑着说:“嗯,先去洗澡吧,当心感冒。”

丁冉夕听出闻成桦话语里的笑意,才放下心来。

走进房间,闻成桦指了指卫生间的门,对丁冉夕说:“里面洗浴间墙上的柜子里有干净的浴衣和毛巾。”说完就转身关上房门出去了。

丁冉夕站在洗手台前,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身处的地方,是闻成桦洗澡的地方,想象闻成桦脱光光了洗澡的样子,打住打住,自己还真是在色情的道路上狂奔了,不就是洗个澡么。

想归想,丁冉夕还是像只偷了腥的猫一样,脱下隐形眼镜,开心地洗完澡,擦着头发走出卫生间。房间里并没有人,偌大的房间里,放了一张尺寸足够大的床,两边床头各放了一张小桌子,墙的一边是一个大衣柜,另一边是拉着厚窗帘的窗户,然后床的对面也就是门这边的墙沿放了张长沙发。

于是,丁冉夕坐到沙发上,毛巾搭在脑袋上,掏出包包里的手机给斯斯发了条短信:我现在刚在闻成桦房间里洗完澡,接下来怎么办?快点我急需高见!

这时,闻成桦推门而入,两个人身上都是一样的白色浴衣。

丁冉夕忙把手中的手机扔回包包里,抓下头上的毛巾,然后猛的一下站起来,完后又觉得自己这行为有点傻,顿时就不知道手脚该往哪搁了。

浴巾的领口里露出大半精细的锁骨,湿湿的长发随意地披散着,温婉的眉眼也水水润润的,闻成桦有点不自在地别开眼,递出手里的吹风机。

找到沙发傍边的插座,就做到沙发上开始吹头发,由于没戴眼镜,眼尾扫到衣柜前朦朦胧胧看到闻成桦脱下浴袍在换睡衣的时候,赶紧低下脑袋专心致志地吹头发。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