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予墨。你觉得乔羽怎么样?”

“挺好的。”

“我是问你,你对他有没有感觉?”

“你什么意思?”

张雅涵气得牙痒痒。

“泰扬哥说:乔羽对你一见钟情,而且,你还是人家的初恋呢。”

“你开什么国际玩笑,他都快三十的人了,还什么初恋,你说谁以前没有个暗恋的人。”苏予墨有些不相信好朋友的话。

“真的,听说以前他家里出了些变故,对谁都会拒之千里之外,所以也就没几个好友,名门闺秀以前对他趋之若鹜,可是,你也瞧见了,那个冰块脸似乎只会对你笑,和我握手都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所以,那些女孩子都没办法接近他,也只好作罢!就算有几个胆大的女孩子,他也是果断的拒绝,以至于有些谣言,不过看他对你那样,那是不可能的了。”

听到张雅涵的话,苏予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雅涵快点睡觉啦,明天还要上班呢!”

“好,睡觉,你自己好好思量思量,不过我看你也对他动了心,另外别忘了你还有个李涛呢。”

“你快点闭嘴睡觉。”苏予墨有些心烦意乱。

张雅涵不再说话,吃的太饱就会犯困,不一会她就进入了梦想,而可怜的苏予墨却被张雅涵的话语弄得心神不宁。

原本,自己一直认为也许李涛就是自己感情的归宿,虽没有心动却拥有安稳,可是遇到了乔羽之后,短短的时间中似乎充满了太多巧合,也充满了太多心动,让自己的心在不知不觉中沉沦,明知道前面是不可预知的危险,仍然会以身试险,虽然告诉自己不要期待不属于自己世界的东西,却仍不自觉的去看他,去想他,而李涛,静下心来,认真思考后,才真正明白,对于他只是介于友情与亲情之间不再掺杂其他。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自己这么多年没有和李涛在一起的答案。在冥冥之中每个人都在以一种形式守候着真正属于自己的幸福,或者是等待,亦或者是待在其身边。对于,李涛,一个那么好的朋友,守护自己那么多年,自己现在才给他一个残酷的答案,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愧疚,不想去伤害他,也许保持适当的距离才是最好的选择,而乔羽?虽然自己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可是,地位的悬殊,生活的差距,一切又会那么复杂,自己该何去何从?

苏予墨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索性什么都不想,依旧遵循自己的做事原则——顺其自然吧!在面对艰难抉择的时候,也许,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虽然后来睡着了,可是早晨起来苏予墨还是顶这个黑眼圈,张雅涵笑着说:予墨快成大熊猫了。苏予墨很是气愤。

昨晚的盛宴对于苏予墨来说好像一场梦,让人有些难以置信。努力克服了李涛这个心理障碍后,差距横亘在苏予墨与乔羽之间,苏予墨心中依旧有些烦闷。

又过了几天,期间李涛打了几个电话,明白自己心意的苏予墨语气有些疏远,她不愿因为自己而再去耽搁、伤害他。也许这样的结局会由朋友变成渐行渐远的路人甲乙,苏予墨觉得这也许是最好的方法,不过,这也让苏予墨自己觉得自己有些残忍。

原本精神十足、活力四射的苏予墨也变得抑郁了,连陈泰扬的笑话也变得犹如听天书一般,陈泰扬虽然不是个花花公子却也是个谈过几次恋爱的人,明白现在的苏予墨也许正在纠结中,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某些心结需要自己去解开。

又是一天休假,乔羽的电话打来,苏予墨没有接,她现在还没有下定决心如何去做,虽然几天不见,有些想乔羽,可是依旧将电话置若罔闻,心底需要一锤定音。

乔羽打苏予墨的电话一直没人接,虽然有陈泰扬的照顾,他还是有些担心,一边向秘书交待公司的事情,一边整理自己的东西,几分钟后走出公司,开着车,还在不断拨打苏予墨的号码。

最后纠结完了的苏予墨,终于下定决心: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跟着自己的心走,就当现在自己是个穿上水晶鞋的公主。苏予墨的迟疑给了自己思考的空间只是苦了乔羽。

接了电话,满耳充斥着乔羽焦急的声音,苏予墨心中前所未有的甜蜜,也有些心疼,一边对乔羽说开车要当心,一边赶快起床。挂了电话,苏予墨换好行装,梳洗完毕,走下楼去。

一头青丝在脑后挽起一个简单的发髻,简单的耳钻,熠熠生辉,再配上有一点水墨画的白色及膝连衣裙,个子不高的苏予墨显得娇小、韵味十足,依靠着宝石蓝轿车的乔羽看到愈来愈近的人儿,眼前一亮,心跳有些加速,不施任何粉黛却也这般美丽、灵气逼人,真是难得。

苏予墨远远就看见犹如蓝色绸带一样耀眼夺目的跑车旁边却有一个更加耀眼夺目的男子,苏予墨的心跳也开始加速起来。

苏予墨对着乔羽笑了笑,乔羽温柔地说:“丫头,快上车吧,你还没吃早餐吧,我们先去吃早餐。”

“嗯,好。”苏予墨听到乔羽叫自己“丫头”,充满着和自己父亲叫自己“妞妞”时不一样的爱,不过心中却充满着同样地美好与幸福。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