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再见的、最初的、又重遇的爱(38)

  上车时,她特意坐在车子后排的位置。

尹向澜发动引擎的手一停滞,调笑:“你可真牌大,请我当司机。”

“那是别人的位置,我有自知之明。”陆清婉意有所指。

“你在介意刚才看到的。”尹向澜的语气肯定。

“副总,您误会了。”陆清婉脸上挂着职业疏离的笑,“我强调过了,我有自知之明。”

她的意思,是不会再奢求他身边的位置了?尹向澜抿着唇,脚下用力,加快车速。

陆清婉把窗户摇下。冷冽的寒风吹进来,吹淡了车内萦绕的暧、昧遗味,也侵袭着单薄的身,带走不该有的情绪。

聚会是在G市最大最繁华的夜店“红粉蓝颜”。它实行的是会员制,是各界顶尖名流才会出入的场所。在入门处就有接待,看过尹向澜出示的纯金会员卡后,带着他们去聚会的地点。一路穿过精致奢华的长廊,分厅里的霓虹灯晕点不时落在身上。最后停在最里面的包厢门前。

厚重的房门打开。烟雾缭绕,衣着不凡、养尊处优的男子,身着暴、露,举止轻荡的歌女。一室*******陆清婉突然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尹向澜才不顾她的感受,拉着她向里面走去。

里面的人还是熟识的,看到他进来,就打招呼:“尹总,我们可把你盼到了。最晚来的,按老规矩,罚酒三杯。”尹向澜笑笑,不置可否,挤在那群男人中间让出的位置,接过酒杯。

陆清婉被丢在一旁。

尹向澜刚坐定,就有两个妖娆女郎跟过去,一左一右,挨坐着他:“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尹总裁吧。我们领命,向你敬酒。”他墨色的瞳眸,半眯着,在昏暗的灯光下,益发的流光溢彩。轻扯嘴角,没有笑意,就迷了女子的神智。

两个女郎殷勤献的更厉害。

陆清婉移开目光,环顾四周。沙发被他们这群人占满了。形形色色的男女,搂坐在一起,或调情,或举杯共酒。还有不怀好意的目光,时不时的打量站在一旁的她。陆清婉看旁边有个椅凳,空闲着,坐了过去,离开他们有些距离。

屋子中间,一个歌女拿着话筒在唱歌。一首没有听过名字的外文歌。她的声线稍嘶哑,唱出的歌少了一般女子的清丽婉转,倒多了一份历经坎坷的沧桑。别有一番韵味。

可惜这里没有一个人懂得欣赏。一曲唱完,见她转身,陆清婉朝她微笑,传递鼓励赞美的眼神,正对上她有些讶然的目光。

歌女出去了,宽敞的包厢里只剩下调笑声。那群男人,很明显可以看出,都在刻意恭维着尹向澜和另一个男人。

他白衣白裤包裹着纤长的身材,及肩的黑发,长相颇阴柔。他们叫他“冯少”。

陆清婉也颇有耳闻,G市最大的房地产公司当属“至高房地产”。当家的老爷子,在商业上颇有头脑,盖一栋楼盘火一栋。G市有名的建筑楼盘都出自他的名下。冯老爷子的女儿海嫁,旅居英国。儿子早年车祸去世,留白法人送黑发人。幸而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孙子,颇得老人欢心。

在他十八岁的时候,冯老送他的成人礼就是至高房地产25 %的股份。此事在当时甚为轰动。大街小巷,报纸网络,都在讨论探究着这个身价过亿的天之骄子——冯盛。

在光环和溺爱中长大的孩子,走到哪里都前呼后拥,是众人巴结拉拢的对象,此刻也不例外。他坐在人群中间,眼神散漫,修长白皙的手指擎着高脚杯,轻轻摇晃。对周围的喧闹,他始终抿着嘴角浅笑,保持沉默,眼神偶尔扫过和他隔着两个人的尹向澜。

同样是男人中拔尖的。尹向澜一身深色西装规整,眉眼深邃,面容冷峻,举手投足间是王者的沉稳。冯盛的打扮看似休闲随意。偏白的肤色,瘦削的瓜子脸,笑的时候眼尾上挑,恣意风流。

再见的、最初的、又重遇的爱(3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