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再见的、最初的、又重遇的爱(24)

  一通电、话,林远被李知秋拉扯着,一块儿外地出差。

临上飞机前,给陆清婉打了电、话。

陆清婉的脑子浑浑噩噩的,一天只趴在桌子上眯一两个小时休息,眼底的黑眼圈明显。听着电、话,她手里也忙个不停。

林远絮絮叨叨,先抱怨从天突降的苦差事,又感叹归来无期。她分神听着,偶尔应一声。提到尹向澜,林远就来气,教导陆清婉:“别一味忍让,该爆发时就爆发,有什么事,我担着!”

陆清婉愉快的笑:“你放心吧,我也不会只是受气的。”

最后,长久的沉默后,林远支支吾吾:“清婉,你、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一路顺风。”

“不是这个!”林远有点怒。

话筒里沉默,她思索着,那边电、话已被人夺过去,另一个戏谑的声音传来:“亲爱的小鹿,‘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要登机了,记得想我哦!”

电、话已挂掉,陆清婉还拿着话筒发愣。那个,是李知秋吗?临别了狂发诗情?

真难为他了,虽然有点对不上情境。

后来,无论何情何景,李知秋变身为酸腐诗人,都会来这一句,让人耳朵长茧。提意见了,他嘿嘿一笑:“别难为我了,打小学的洋文,没读过半句唐诗宋词,只会这一句。”

为什么会这一句?

它读起来特顺溜,嗖嗖的,似火箭升空,从嘴里蹦出来。

生活完全被尹向澜主导。日子,过的是昏天黑地,日月无光,惨绝人寰。在强大的压力下,陆清婉觉得自己都变成了超人加机器人的结合体,麻木、忙碌,无休无止。

已经是规定期限的最后一天。下班时间,尹向澜罕见的没拉上她,一个人先走了。陆清婉松了一口气,又开始处理手中的策划案。

这几天,不分昼夜,剩下的不多,做完了,回家还能睡上一个好觉呢!

连续三天未睡,她的心里都迫不及待想象着,躺在床上睡觉的感觉。

肩头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她抬头,顾念平站在她的面前冲她笑。

“你怎么还没走?”

“刚忙完手中的工作,进来看看,没想到你还没走。“顾念平回答着,随意找个地方坐下,看她还在忙碌。

他也听说了尹向澜难为她,各种各样的理由找茬发难。这几天,看着陆清婉忙的恨不得生出七手八脚,他跟她说几句话,都不忍心占用她的时间。

他只能看着,看着。心中的无力感压抑沉重。

今天下班,他特意留了神,见尹向澜先走了,逮着机会进了里面的办公室。

在熟知的人面前,陆清婉一脸悲惨状:“明天有人要判我的死刑。我想着再努力一把,把工作漂漂亮亮的结个尾,总能死里逃生吧。”

顾念平笑了笑。他对策划一窍不通,没法帮助她。就不再出声干扰她,安静的坐在那里。

最起码,她不是独身奋战。还有他,陪着她。

空间里,只有陆清婉的手指灵活的敲打在键盘上发出的声音。

也一点一点,敲打着时间。

顾念平无事,随手拣来一份报纸翻阅。再抬头留意时间,已是晚上八点多。

看陆清婉还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就没打扰,悄无声响的出去。

再回来时,招呼陆清婉吃东西。

办公桌上腾出的小片地方,摆满了热气蒸腾的饭菜。

饭香扑鼻。

陆清婉惊异的挑高眉毛:“哇,还是你了解我,这些菜都是我爱吃的!”

他的心里,喜悦顿时涨的满满的。

尹向澜是临时起意返回公司拿文件的。其实,也不是一份重要的文件,也不急着用。

总觉得心里老是记挂着什么,就回来了。

在外面的大办公室,看见从门缝透出的灯光,在迷雾里穿梭的心有了方向。

他加快脚步,走近。透过虚掩的门,看见陆清婉正和一个男人对坐着吃饭。她眼底的青晕明显,却笑的甚是开心。那个男人,他也认识。是和陆清婉一起从景华过来的职员。

他的手,在裤兜里攥紧,眼神酝酿着风暴。转身,走出大办公室。

在电梯间,vip电梯前摆放着一块告示牌“此电梯正在维修,请停止使用”。他一手扯过,放在普通电梯前,才走进电梯。

陆清婉吃的很满足,这是几天来,唯一一顿甚合心意的饭。她心怀歉疚,要把顾念平打发走:“谢谢你的饭哈!天色都晚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我还有工作没做完。等忙过了这阵,我做东,请你吃大餐。”

顾念平温和的笑:“你忙你的,我在一边绝不打扰。”

“都已经吃过你的饭了。再浪费你的时间,我会更愧疚的。”

不想让她为难,顾念平讪讪点头。退到外面的大办公室,索性也找些工作来做。即使她看不见,不领情,他还是要在身边守护着她。如此,就好。

十一点多,终于完成了工作,陆清婉伸个懒腰:总算解放了!收拾完东西,关了灯,在大办公室里,看到顾念平。

“你?????”

“我不是在等你。临走了想起有个拓展方案不对,就抓紧时间改一下了。”

两人一起去乘坐电梯。顾念平很惊奇:“我去买饭的时候,维修的还是vip电梯,这会儿就修好,普通电梯坏了?”

陆清婉不在意:“兴许只是正常的维护检修,我们还是乘坐vip,享受下平常得不到的待遇吧。”

电梯在下降的过程中,显示器突然熄灭,电梯快速往下坠落。陆清婉只来得及“啊”的惊呼一声,本能性的扶住轿厢。

下降了十几秒,电梯毫无预警的,完全停下来。电梯里的灯光,随后全部熄灭,一片黑暗。

“清婉!”顾念平叫着她的名字。

“嗯,我没事。电梯好像坏掉了。”

“我想,是有人把告示牌放错位置了。”

两人翻找出手机,打算打给外面的人求助。拨了号码,却没有网络信号。

用手掌使劲拍了拍电梯的门,顾念平大声呼喊着:“喂,外面有没有人?我们被困在电梯里面了!”

没有回应。

陆清婉依靠在电梯的角落里,让顾念平停下来:“算了,这么晚了,公司里肯定没有人了,不会有人听见的。”

“所以,我们、就要在电梯里度过这一夜了?”

“是啊。”黑暗里,陆清婉稍一叹气,“你跟着我,悲催的厄运总是不断。”

连续几天的过度操劳,压在心头的重担卸下,疲惫倦怠扑面而来。再不计较处在何时何地,陆清婉蜷缩在电梯一角,沉沉的睡过去。

顾念平借着手机的昏暗光线,挪到她的身边,轻拍拍她的肩膀:“清婉,这样睡会着凉的。”

毫无反应。

他脱下西装外套,把她包裹严实。也在她的身边蜷腿坐下,把她的头揽到肩上,让她睡得更舒服些。

小小的、四方的黑暗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样少有的亲密时刻。

他的心里,意外的满足。

珍惜的,想要更好地记住。他把手机举到脸前,仔仔细细的看着她。也只有这样的时刻,他的目光才敢肆无忌惮。

目光落在她殷红略显干燥的唇上。俯身,略迟疑,最后把吻落在她的额头,一点而过:“你,不知道,或许假装不知道,我,已经喜欢你很久。”

“???????”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是厄运,也甜蜜。”

再见的、最初的、又重遇的爱(2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