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清幽的栀子花(10)

  闹钟准时的在四点四十五分响起。

陆清婉困倦,习惯性地伸手去摸,却没摸着。

刺耳的铃声继续聒噪。她才响起,睡觉前怕自己关了闹铃睡过了头,就把手机放在了离床最远的那个墙角。她赤脚跑过去,关了手机。快速洗了把脸,就乘电梯上了顶楼。房门未开,她就站在门口等。

整五点。

林远打开fang门,就看到站在门口的陆清婉。

他并不惊讶,只淡淡说:“走吧。”

酒店的大门口,老王已泊车等在那里。陆清婉指引着林大少过去,老王忙满脸堆笑,向他致意。

他越过老王,直接跨进驾驶座,又让陆清婉坐进副驾驶,才对笑容僵在脸上的老王说:“你可以走了。”

车子在夜空中划过一道银光,向前驶去。

“我初到这个城市,对它完全不了解。今天想请陆小姐作陪,在G市转转,算是我对它的初步了解吧。”

陆清婉点头。不过又暗自奇怪:为什么不趁着白天,在太阳底下一切清清楚楚。这个时段,太阳即将破晓,天色将亮,又能记住几条街道?

不过也不用担心,霓虹灯将这个城市点亮。一排排路灯,一直向前蔓延。林远摇下车窗,夜下微凉的风在整个车厢里流窜。拨乱秀发,抖动衣衫。

道路上鲜少有车辆。这是与白天相反的,安静。G市的白天喧嚣,夜晚太过浮华。只有从黑夜过度到白昼的这段时间里,才被还原它本来的面貌。

车子驶出了商业区,在商业区边缘破旧的住宅区游荡。

陆清婉在旁边适时解释:“再往前走,就是老城区了。商业中心再如何扩大,如今都没有动这片城区的一砖一瓦。”

林远把车子停下,解开安全带,对陆清婉说:“我们下去看看。”

老城区破落,更显寂静。空荡的街道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两个人并排走着,陆清婉告诉林远,这条街是德化街,街上有家火锅很出名。前面是个露天菜市场,待天亮了,讨价还价声就不绝于耳???????

林远突然打断她:“陆小姐是本市人吗?”

她摇头:“我只是在这片城区住过,所以还算了解。”

两人就这样走走停停,转悠了大半个时辰。天已亮了大半。

昨晚扭伤的脚现在还没有消肿。就这样穿着高跟鞋走了这么久,脚踝又开始隐隐作痛,身上也渐渐无力。

已经往回走了,陆清婉暗暗告诉自己要坚持住,到车上就好了。可是身子还是不听使唤,愈发疲软,甚至连眼前也一片模糊。她终是支持不住,身子矮了下去。

林远看到她突然蹲在地上,赶紧过去扶住她:“陆小姐,你怎么了?”

“没事,只是有点低血糖。”她虚弱一笑,还在假装坚强:“给我一颗糖,就好了。”

林远举目四看,商店都没有开门,上哪里给她找糖?

她微凉的手放在他的胳膊上:“我的包里有。你去拿,我在这里等你。”

林远一把把她抱起来:“正好要回去了,我可不想再回来跑一趟!”

怀里的人瘦弱,可毕竟离车还有不远的距离,他渐渐吃不消:“你看似瘦小,还真沉!”

陆清婉闭着眼睛,忍住浑身的不适,微微一笑,声音浅淡:“我都说了要你独自回去,你偏不!”

林远看着她的笑容,好似看到了经受暴风雨后脆弱的花。没有说话,只是加快脚步。

到了车跟前,他单手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把她放进去,又找到她的包,翻出糖。撕了包装纸,塞到她的嘴里。

看她渐渐恢复了些气力,才坐回驾驶座。

“你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吗?”

“也不是。只有太忙碌又没有吃饭的情况下才会这样。”

林远不说话了。想着昨夜那么晚她还等在酒店外面,估计晚上还没吃饭吧。天还没亮就又被自己拉出来,不用说,罪魁祸首就是自己。

“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吃点早饭吧,我也饿了。”

清幽的栀子花(1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