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凶兆

  放心吧,我没事的。高木忽然语气轻松起来,我也是随便发发牢骚,说完就好多了。对了,我最近在写一本书,研究东西方的美术和文化差异,才写了一半,到时候你们也来捧捧场。

学生们都笑着点头,表示一定。进了学校,高木和他们分道,说再见的时候,借着灯光,王子元发现高木老师的额上出现了悬针纹,再看高木老师的脸,脸色虽如常,但是却隐隐透出戾气,实在是大凶之兆啊。

高木老师······王子元叫住了正要远去的高木,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

还有事吗?高木转身问。

哦,没事,就是像今天的小事,高木老师别放在心上,我们中国有句话叫退一步海阔天空,希望老师能放开怀抱。其实,这里有美的东西。

好,你说的我会认真考虑的,再见。高木说完,转身走了。

悬针纹,悬针纹······王子元在心里念叨着,悬针纹是额头上竖着下来的一条线,出现此纹者,若配以戾气,必有大凶。

王子元刚学相术不久,对人的脸开始感兴趣,他发现每个人的脸按相术来看都不一样,命数各异。有的人三停匀称,有的人眼波流转,有的人大耳有福,有的人大嘴坦荡。然而高木老师的脸色实在是凶兆,可王子元觉得自己根基尚浅,相术相人,也是有很多讲究,有三大不相:带着情绪者不相,有病在身者不相,城府极深带面具无数者不相,这些都是相不准的。

或许,高木老师是带着情绪的吧,他那么认真的一个人,生气是肯定的。那就是说,他脸上的大凶之兆并不准确,那真是太好了。王子元笑了。

怎么了子元,看你一会神色凝重,一会又笑的,想什么呢?夏千寻问。

哦,没什么,我在看高木老师的面相,觉得他最近要有事发生,不过我算错了,他没事的。

哈哈,你还算命!半仙儿,来,帮我算一个,看看我和小石的缘分多少。辰阳说起了醉话。

你个大色狼,沐月儿指着辰阳开始批判,从外面回来你就一直让人家小怡扶着,便宜还没占够啊。

石晓怡不好意思的笑笑,小声说着没关系,眼睛却一直盯着高木远去的方向。她看高木的时候,觉得高木身上冒着邪气。

辰阳叫了起来,听听,听听,人家都说没关系呢。我啊,是放开胸怀,高兴嘛!年轻,有活力,怎么不好好享受,不能让青春都给狗吃了!你们说是不是?

是是是,你醉了。众人都笑他。卢超问他,那个小谷,在我们餐厅,你怎么不追她,以前不是一见那个白衣妹妹就没魂儿了吗?现在每天都可以见面,机会难得啊。

快别提了,我帮她,能是出于喜欢吗,你们也太小瞧我了,我是本着高尚的救世情怀才帮她的。现在一切解决了,她走她的路,我喝我的酒。

好酸啊,只怕人家忘不了旧爱,接受不了你吧。沐月儿奚落他。

随你怎么说,反正我是自由之身。以后,我得跟小石多联络联络感情,是吧小石。

石晓怡不理他,众人哄笑起来。

第六十章 凶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