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顾虑

  医者悟性要高,悟人间生死,悟自然万物,悟四时规律,悟阴阳盛衰,能悟出,则治病得心应手,搭脉便知病之轻重缓急,祸福趋势。

听上去很抽象,有点玄。

这就是中医的感觉,你可以称它为神察。

哦,我以后慢慢学习,可大伯也不用过度担心啊。

你若掌握了点皮毛,便出去给人诊病,即使你不是医生,也是很危险的。

那我就扎扎实实的跟你学真本领,我能吃苦的大伯。

孩子,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大伯只是个中医,目前中医的形势并不乐观,西医完全的科学化,正规化,即便是个小感冒,西医开出的单子也会详细的说明,哪里哪里感染,用药如何如何服用。这些,都是中医比不上的,还有打针,将药剂直接注入身体,快捷有效,中医更是望尘莫及。

大伯,你不是担心我,你是担心中医尴尬的地位。希望在人间,希望在未来嘛!

呵呵,但愿吧。所以子元,你在学的时候不能只限于理论,你得学会点能拿的出手的本领。别到紧急关头,你说你没带银针,你说你没有氧气瓶为病人续命,病人发病,你一出手,就得妙手回春。

就像,就像那天你救那老爷子一样吗?

差不多吧。

大伯,你说的我会记住的,以后我一定用心学。

正说着,药铺里来了一个人,那人有二十来岁,脸白白净净的,头发属于长在男人头上算长,长在女人头上算短的那一种。王子元心说,这么年轻的女人,得了什么病?可是那人一说话就把王子元吓到了,声音,分明是个男人的。王子元吃了一惊,不对啊,他······她胸前不是挺的很高吗,怎么是个男人,可能她声带比较粗。

那人见了大伯就说,王大夫,你看我这胸,怎么长这么大,我是男人,以后怎么见人啊!

男人!你是男人?什么病?王子元傻了,等着大伯处理。

大伯让他坐下,问他具体怎么回事。

他说他是外村的叫胡龙,二十五岁,在c市开了家理发店,最近几个月生意惨淡,因为他家对面也开了一家,而且装修的更好。客流量越来越少,每天对面的老板出入都趾高气扬,他在自己店看的清清楚楚。

我气啊,能不气吗?我一气就吃不下饭,你说这人怎么能这样。后来我气得肚子疼,就去附近的诊所拿了点药,可吃了之后,肚子不疼了,我胸口开始疼了。再去拿药,吃了后胸口不疼了,两边开始痒了。起初我还不在意,痒还不是小毛病,但到后来慢慢的鼓起来了,而且一天比一天大。我见胸前有了反应,不敢再去诊所了,怕被人笑话,就暂关了小店,回到家找父母商量。家人说王大夫医术高明,我就来了,王大夫,你可得救救我啊。

小胡,你别急,坐下我看看。大伯淡定的说。

胡龙坐下,把短袖前面的扣子解开,露出了胸膛。只见他胸口两侧的**鼓起,有核桃大小,却不是红肿所致。

舌头伸出来。大伯说。

王子元见胡龙舌苔白腻,质暗,像是有瘀斑。又见大伯把了把他的脉,闭上眼沉吟了一会儿,对胡龙说,你的病好治,但主要的病不在你身上,在你心里。病好之后尽量的放开心胸,少动气,你还年轻,以后的机会多的很,何必跳不出眼前这关呢。

嗯,我想好了,病好了我改行,小店改成其他。可是王大夫,我这病真能治好吗?

第五十二章 顾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