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媳妇

  众人默然,一个个都进入到她的故事里,去感受她的苦和乐,仿佛那就是一生。

生活,生和活。

老婆婆继续讲着。

我等啊等,等了两年,还是没抱上孙子,后来全良告诉我,他媳妇不能生育。

不能生育就意味着我抱不上孙子,我苦恼的几天都没说话,媳妇哭着跟我说她不好,怀不上孩子。后来我想通了,我自己的儿子都不是完完整整健健康康的,凭什么要求人家完完整整呢,这都是命,你不认不行。

人这一辈子,上天给你安排什么,你就接受什么,因为你得活下去。

原本我以为没孙子就没孙子吧,只要儿子俩人过的好就行。可才没过几年,有天媳妇下地干活,到了中午也不回来,我急得到地里找她,发现她倒在地里,脸色苍白。

送到医院后被确诊,肝腹水晚期。天呐,为什么会得上这个病呢!

没得救。

全良知道后,从打工地一路奔回。他回来的时候,我看见他的眼血红血红的,不知道路上哭了几回。

没得救也要救!全良叫着,带上钱去了医院。

俗话说,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我们家可好,钱没有多少,病却得了个大的。老天,我们家没过几年安稳日子,你就这么狠心。

媳妇每天与病魔斗争,每天吃大把大把的药,却每隔一段时间还要从肚子里抽出大量的水。那抽的是水吗,是我儿媳妇的命啊!

三个月后,媳妇没了。她走的时候,全身只剩下皮包骨头,体重只有30公斤,肚子胀的很大,可手脚缩的像枯死的树枝。

她不想死啊,硬是撑了三个月。她说她还要孝顺我,她说她跟着全良过日子还没过够,她说她做的新衣服还没舍得穿在身上。

她还是断了气,在全良的眼前断了气。全良埋了她后,大病了几天,高烧,呕吐,险些死过去。我拍着他的床沿哭:儿啊,你要死了,你要娘咋办,娘也死了算了。

唉,人啊,死不了就得活着,不管多难,都得活着。

全良指着自己的胸口说,娘,我这死了。从此,全良干什么都是懒洋洋的,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一直到三年前,全良忽然倒下了,中风导致全身瘫痪,只能每天躺在床上,像个活死人一样。

我都64岁了,还能埋怨什么呢,骂天不长眼吗,没力气了。家里就剩我们母子俩,儿子还是个不会动天天得让人伺候的活死人。难啊,可我哭不出来,因为眼泪早流干了。

活着,咋这么苦呢!

千寻,你怎么哭了。沐月儿擦着眼泪说。

我,我不知道,听着听着就忍不住。你们不都流泪了,还说我。婆婆,你的命真苦。

全良病倒后,性情大变,脾气也坏了很多。我理解,一个大男人,整天像个死人一样要人喂水喂饭,端屎端尿,那样活着还不如死了。可我不能让他死啊,从他出生我们娘俩相依为命,到最后还是我们娘俩,他是我的亲儿子,我不能让他死啊。

不管他脾气变多坏,我都忍着他,他对我发过脾气后,就哭,说他对不起娘,说他活着没意思,说他想死。

第二十四章 媳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