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救治

  醒来,王子元早已全身冷汗,忙看左手,如常。恶梦,幻觉,还是真实?大伯会知道的。起床,洗漱完毕,早已日上三竿。吃完厨房里大伯给他温着的饭,王子元走进前院的药铺,准备询问大伯。

药铺里乱哄哄的,发生了什么事了?王子元拄着拐杖,加快了步子。

一老人躺在长凳上,双目紧闭,满头大汗,脸色通红,喉间不住颤动,已处于休克状态。抬他来的三个儿子及家属拉住大伯哀求,王大夫,你救救俺爹,他这是咋了?

王子元见大伯走过去,伸手把了把老人的脉,摸了摸老人紧闭的下巴,又俯身在老人胸间听了一阵,便猛的将老人翻过身来,抬拳捶向老人瘦弱的背。

你干什么?儿子们又惊又怒,忙扑过去阻止,但他们才一动,就听到啪的一声,拳背相交。

老人的嘴动了动,呻吟了一声,像是要醒来的样子。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谁也没有再动。

啪——更响的一声,仍是拳背相交。老人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痰,悠悠转醒。

爹!儿子们高兴的乱叫,然后就是对大伯千恩万谢,说刚才错怪大伯了。

大伯说,没什么,乡里乡亲的。老爷子气虚微弱,又出了全身大汗,需要多调养。我开几服药,按时吃药,过几天就没事了。

一群人领了药,称赞着离去了。

大伯,刚那老人得的什么病?王子元坐下问。

你不是要跟我学吗,那你先说说,他有什么症状。大伯有意考他。

他——不省人事,脸色非但不苍白而且通红,还满头大汗,喉咙里有痰却吐不出来。

嗯,前面的都对,后面的错了。痰不在喉,在肺。大伯指着自己的胸口说,他大汗淋漓,脉象洪大而乱,胸满,呼吸若鸣,是痰引之故,属实热症。痰塞于肺,呼吸维艰,故憋的满脸通红,加上年老体虚,血不上荣,一时间昏迷不醒。

哦,原来大汗淋漓属实热症。王子元若有所悟。

又错。大伯纠正他,汗量多,使**大泄叫大汗。大汗也分虚实。实症就是你刚才所见,至于虚症,表现为脸色苍白,呼吸短促或气息微弱,四肢发冷,脉象微弱。

人热了出汗,这也错了?王子元糊涂了。

这个没错。人体内阴阳不平衡或受邪气侵扰都会出汗,正邪交锋,逼汗外泄。若汗出不止,如刚才那老爷子一样,再过些时候,那汗要变成亡阳之汗。

亡阳之汗?

本身出大汗,就是阳气外泄,正气渐伤的过程,若汗出过多,可能导致阳气泄尽,那时就回天无力了。

哦——王子元听的一知半解,随口应着,回味大伯的大汗论。

来,子元,大伯给你调理调理腿。

王子元坐下,把腿伸给大伯问,不用给我金针渡穴吗,银针也行啊。

哈哈,你电影看多了吧。你的腿早接上了,现在我不过帮你加速恢复。要活血通络,用什么针,看我手上功夫。说完大伯双手瞬间灵活起来,或拳或掌,推按掐摩拉,只看的王子元目瞪口呆。

不对劲!

第五章 救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