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哭泣

  老爸接着说道:我命里无子无女,可我非逆天而行,结果害了你。你能长这么大,真的是个奇迹。

你刚满月那天晚上,无缘无故的咳嗽不止,高烧39度,一咳起来就险些憋过去。当时你大伯不在,不巧又下大雪,我和你妈只得用小被子裹着你,轮流抱着去十里外的马庄看病。路上你哭着咳,咳着哭,最后你妈也跟着哭。当时我就想,是老天要把你夺走吗,你才刚来到人间一个月啊,我们一定要救你,不能放手。到了马庄折腾到了两点,给你打了针,喂了药,你终于睡着了。当年诊所里没法留宿,于是我和你妈抱着你原路走回了家,到家后,你妈的脚又红又肿,疼的直掉泪。那时我就发誓,是我害苦了你们母子,我一定要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你一岁半的时候,还不会走路,只会在地上爬。那个夏天我带你们回老家,大人们都在屋里说话,你一个人爬了出去。过了很久,邻居张大哥抱着满身是水的你来了,他说他看到石灰池里有个小孩屁股一动一动的趴在水里,就把你捞起来了。你喝了满肚子的清石灰水,要晚一会,就坏了。我和你妈吓个半死,从此更小心的照顾你了。

你七岁那年,上小学一年级,下课趴教室外的窗户边玩耍时,从天而降的半截砖头正中你头顶,不知哪个调皮学生扔的。后来我听老师说她用手帕捂你伤口,手帕都滴出血来。

死亡好像每隔一段时间都要亲近你一次,可每次生死关头,你总能化险为夷。子元,你是个不平凡的人,虽然你没有生命线,但只要你有强烈的求生意志,任谁也夺不走你的生命,你明白吗?子元,你二十二岁了,早已成年,爸妈不可能保护你一辈子,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去闯了。

王子元没有说话,他静静的走回房间,关上了门。坐在床上,用心的做一件事,哭泣。

这两天里,他知道了太多的真相:从一个正常的大学生变成了是人非人的怪物,没有生命线,生命随时会终止。以后的路,在哪里,要怎么去闯?自己属于上天眷顾外的那一类,该怎么办?

我这样还算活着吗?我这样活着算什么?难道是要证明一个概率问题吗?

人为什么要活着?是啊,为什么呢?

一切全成了问题。

喂,夏千寻,在干嘛呢?

没事做,在体育场吹风看小说。

哦,什么名字?

一般的散文小说,你呢,还好吧,听你的声音怪怪的。

我——想你陪我聊聊天,可以吗?

嗯,可以,不过我不太习惯,我是说通过电话。

咱们就设想对方坐在自己身边,闭上眼睛感受,随便聊聊。

于是,王子元真的坐在了体育场的看台上,夏千寻也出现在了王子元的房间里。

感觉好一点了。夏千寻说。

你能感觉到我的存在吗?

夏千寻长吸一口气说,能啊,能听到你的呼吸声,觉得你离我很近。

第十四章 哭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